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74-large
作者(左)倚靠上帝遠離煙酒,重新過一個自由人生。(作者提供)


【廖憶蓉(花蓮博愛浸信會會友)】由於祖母信奉一貫道,小時候我就跟隨祖母到處拜拜;長大後,更是到處算命,拜各種偶像,祈求神明保佑我的人生,卻沒有任何偶像能保住我的婚姻。

曾有一位命理師,不但沒有勸合還勸離,鐵口直斷的告訴我,某年某月某日就是我離婚的日子。帶我去算命的大姊每天提醒我:「快到了,趕快離婚吧,否則快來不及了。」就這樣,我結束了婚姻,回到花蓮療傷,但因想念兒子,每天躲在棉被裡哭泣。

藉酒消愁愁更愁
由於擔心父母親會難過,我只好與姊妹淘在外面喝酒玩樂,藉此忘記痛苦,後來更是煙酒不離身將近廿年。我忘了我的雙手曾習有美容好技藝,卻用雙手來拿酒杯和抽煙,過著沒有目標,一天算一天的生活。在家人和朋友面前,我又裝成一副很快樂、很堅強的樣子,但內心深處卻很想離開晦暗的人生。我的母親後來因糖尿病右腿截肢後,我就很少聽到她開口說話了。

有一次回到家中,看到母親獨自躺在床上流淚,我抱著她痛哭失聲,但那也是我最後一次擁抱媽媽了。當母親離開人世後,我的酒喝得比以前更兇,過著不快樂的生活。

民國九十六年十二月父親突然因心肌梗塞離開人世,一句話也沒有交代。面對人世無常,我沒有勇氣走完這無依無靠的人生,致使我與弟弟更不快樂了,只好不斷以爭吵來發洩彼此的情緒。直到九十九年七月,我巧遇幫父母辦理喪事的蓮花葬儀社的古永燈夫婦。

古大哥告訴我:「憶蓉,改天我帶妳去新竹。」酒精作祟下的我,在不清醒的情況下,竟然回答說:「大哥大嫂,你們人真好,要開車帶我去新竹,我沒去過呢,炒米粉很好吃,配碗貢丸湯更讚。」這時古大哥卻說:「不是帶妳去新竹,是帶妳去信主。」真是尷尬,但此刻稍為酒醒,我聽進去了,且答應要去信主,從此我的生命出現了新的契機,進而翻轉我的生命。

哭求上帝戒除酒癮
隔年七月的一個星期天,古大哥來電說:「十點半我們在進豐營區臨時會堂的樹下等妳」。天氣很熱,大嫂手上抱的兩歲小孫女已滿頭大汗了。當她參加主日崇拜時,手卻不斷的舉起大聲說:「阿們、阿們」,我被她可愛的模樣感染了。敬拜時,詩歌實在好聽又感動,樂團伴奏好熱鬧,使我深愛參加主日崇拜。

現在,主日崇拜是我一週中最重要的事了。去年二月19日,主日崇拜張牧師帶我們讀到經文,是在以弗所書五章18節:「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我體會到神似乎在對我說話。當時正當Makiyo喝酒滋事的新聞每天上頭條;小組長在慕道課上也不斷耳提面命,感覺很像在說我。但我安慰自己,我喝醉,但不至於放蕩,只是情緒發洩愛哭而已。

直到有一次喝多了,半夜起來嘔吐好痛苦,我哭著向神求:「親愛的天父,救救我,我不敢再喝成這樣了,難受死了。」從此喝酒不再成為我喜好的事,入口的感覺好苦,一點都沒有以前好喝。因著神,我戒酒成功了。

追求真理遠離試探
三月7日開始上基要真理班,更是精彩人生的開始,我與弟弟忙著上課、讀經、研讀清晨嗎哪,參加小組聚會、主日崇拜,已經沒有時間吵架了。感謝主,讓我與弟弟感情可以修復。

我與弟弟每次下課後,弟弟第一句話總是對我說:「姊姊,牧師今天上課的內容好像是在講我們。」沒錯,因為違背上帝的話語,我們受到的綑綁太多了,於是我告訴弟弟:「在結業前,要把煙戒掉。」

事實上,戒菸的過程很煎熬,還要面對許多試探。上完第九課後,張牧師說在停機坪的我們準備要起飛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小組出國去玩,準備回程時,我想起在免稅商店訂了兩條菸,可是身上錢都花光了,就急著跟小組的弟兄姊妹借錢,可是大家都說沒帶。

正感到有點失望時,我突然聽到張牧師的聲音在廣播:「各位弟兄姊妹要起飛了,請登機。」我被嚇得一身冷汗醒來,幸好是一場夢,夢裡沒有買到菸。感謝主,我在夢中得勝了,如今戒菸也成功了。最開心的是,我把煙酒的錢省下來,可以做建堂奉獻,真的好快樂。

親愛的朋友,您的心中渴望平安和喜樂嗎?生活中是否背負著太多的勞苦重擔,想放下又不得釋放呢?只要您願意來到全能的神面前,將重擔卸下,祂說:「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馬太福音七章8節)只要你能真心信靠祂,你就能得著從神而來的祝福。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