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差傳總動員 伙伴連結很重要

181-large
莫陳詠恩博士(由左至右)、王寓文長老、沈正牧師三位講員從教會、神學和差傳機構不同角度,談普世宣教總動員。(李容珍/攝影)


 

「今天談跨文化宣教,很多差會感嘆沒有宣教士?」、「宣教士從何而來?」在台灣舉行的第四屆世界華人差傳機構主管研討會,以「華人教會差傳的前瞻」為主題,15日晚上在「國度視野、伙伴連結─普世差傳總動員」研討會中,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總幹事陳世欽牧師指出,他和一些差會接觸時,發現常是我們有異象、計劃、藍圖,就是沒有人─宣教士。「宣教士」因著時代環境有不同定義、不同需要,他相信,在這時代要用不同角度、方式、管道來完成普世差傳事工。

台北信友堂宣教事工部沈正牧師表示,華人差會總是覺得很不容易召到宣教士。教會應當是產生工人和宣教士的地方,需要認真花心思來做;神學院沒有宣教系,認為宣教課程只需要部分選修?當傳統宣教士進不去時,帶職宣教士才進得去的需求愈來愈大,教會也需要看見。

 

莫陳詠恩:發現文化盲點

中國神學研究院莫陳詠恩博士在會中談到「傳統理解引發的問題」說,包括福音本色化的阻礙、長期性的倚賴、差派的一方失去重整神學的機會,以及教外人士的批判,都是目前存在的問題。

她說,「差傳宣教」不是單向的,是雙向的,不單是我們去教導他們,他們也教導我們。當她到宣教的地方,會發現到文化上的盲點,例如香港人注重效率、成功,事情要辦得到;但是到宣教工場,也需要重視另外的事情,例如人情。他們為了人情可以放棄效率,為了關係可以放棄成功。

當她到另外的群體當中,也有另外文化價值的時候,才知道我們原認為是重要的,在不同的文化當中有不同的理解,這也是差傳和接受的雙方都同時得益處的事。

談到「教外人士的批判」,她表示,過去基督教被認為是帝國主義經濟的侵略,同樣的,我們不要以為華人在外面很受歡迎,現在已經不一定,因為華人在外面常常賺錢,而且賺錢的手法更不好,是我們需要注意的。

她用「差傳金字塔」形容,最上面的是本土教會,旁邊是母會、差會、宣教士一起互相配合,本土教會是很重要的伙伴。

她也提到實際的建議,包括宣教士生活水平需要考慮一下,儘量維持認同那裡很好的傳統。另外,對當地教會同工的支持,也需要很小心,因為很多時候我們看到貧窮國家,有宣教士支持教會的本地同工,比較享受物質供應,她建議應該以當地生活水平來決定,包括金錢的運用。

誰來決定金錢的運用?例如我們需要會計和計帳的方法,到了當地會覺得不信任他們,他們也不明白為何建堂的經費不可用來做款待的錢,因為他們認為,款待也是建堂的一部分?因此在當地進行大型建設,要非常小心處理。

 

王寓文:教會自行差宣教士

前廿幾年,地方教會聯合差傳協會從以「工人導向」為主,近年來改為「異象導向」。秘書長王寓文長老指出,當我們派一名宣教士到海外做跨文化宣教,有很多的伙伴,包括主日學老師、很多同工願意為宣教士出錢、代禱支持,以及教會的長執和差會的領袖。甚至宣教士派出去後,有人幫忙做跨文化訓練、造就和學語言…,最後才去撒種、傳福音。差傳不但是差錢,終極目標是差出合乎主心意的「工人」,傳福音到未得之地。

他也提出「宗派型的差會」或是「大教會自行差派人出去」,是現在流行的趨勢。台灣有超過半數宣教士,是從教會直接差派出去。但他也提出反思,教會連結起來差派人出去,優點是宣教士和教會的連結關係及支持系統易建立、教會間互補及互相建立扶持、降低教會整體認同跨文化宣教的障礙,以上優點若能持續,就不會造成失根的宣教者。

但可能的侷限是:地理跨越、文化跨越、支援力量和心志眼光到哪裡?這些缺點必須由強化差會角色功能或是靠近工場端的夥伴差會來改變。

教會型態的差會想要發展跨文化宣教的時候,他觀察有四個危機:內部管理、遠端遙控、關顧支持、教會牧師及長執換人。差會及宣教者也有失根於堂會的危機:宣教者歸屬感失落、宣教者與差會關係變化、宣教者與支持系統關係變質(例如很容易變成只是金錢的往來關係)。

王寓文認為,一個健康發展的教會+合乎主用的宣教者+體貼主心意的差會,是很重要的,才能成為很好的伙伴關係。每個人都是英雄,我們都是聯盟中的一份子,每個人都不可能單兵作戰,都彼此需要,從這端到那端都要做得好。如果教會太突出、差會太突出或宣教士太突出,都不能扮演好大使命的任務。

 

沈正:花心思動員教會宣教

沈正牧師說,去年他有機會去探望一個宣教士,其實他很早就答應對方,可是過了兩年,對方對他會不會去早已不抱希望,最後他終於撥出時間和師母過去。他到這位宣教士服事的據點,有一個晚上,宣教士請他們吃飯,當地從台灣、香港和美國等地過去的一些宣教士也過來,他們說要看一個「怪獸」!原來多名宣教士中,他是第一個主任牧師願意到工場探望宣教士的人,這讓他感到非常驚訝,也不知道自己能做甚麼。

在與宣教士相處那段時間,和對方一起吃飯,坐著不舒服的車子去各地探訪,他很享受,也有很多的學習。那名宣教士對他說,這是對方在當地很長時間以來,非常快樂的時光。「我帶給他甚麼?其實他帶給我很多。」沈正說。

教會如何使宣教動員,而且持續動員起來?沈正指出,這需要花心思、認真來做,也需要有人為宣教的事,縱使軟弱仍然堅持站在那裡,從信息、禱告、行動,持續在教會動員。

他認為,弟兄姊妹需要被重覆性的教育,過去兩、三年,他方教會每一堂主日崇拜,一定有幾分鐘時間為宣教事工禱告。剛開始弟兄姊妹有很多疑問,還有人提議取消,過兩、三年後,如果一個主日沒有,弟兄姊妹還會覺得奇怪。因此,教會要持續讓弟兄姊妹在靈裡感受到,其實這是他們該做的事情。

 

教會需對宣教產生善性循環

沈正說,厚植教會的宣教實力,不是教會差多少宣教士,也不是花多少宣教經費,而是整個教會有多少弟兄姊妹真的關心宣教,為宣教禱告?這是可能在灰心與不灰心中,堅持持續在教會的動員。

弟兄姊妹需要被教育,除了成人主日學的教育之外,更寶貴的是機會教育。如教會有50%弟兄姊妹關心宣教,為宣教禱告奉獻,或在一生當中撥出一段時間到宣教工場去,了解宣教的實際情況,就會在教會產生「善性的循環」。當教會被宣教的氣氛凝聚以後,或當參與宣教事奉的弟兄姊妹成為長執的角色,會帶動教會關心宣教,不論在成人主日學教育、兒童主日學、文字事奉,或是在崇拜、牧養上都渴望參與宣教,當這些長執被興起後,力量就會出來。

 

求神在孩子間興起一人

沈正說,他有機會參與差傳分享時,總是提醒教會為一件事禱告,就是求神在我們或孩子中間興起一個人或一個家成為長期宣教士,從教會正式差派。當差派起步後,教會對宣教的認知和感受會不一樣。

他指出,教會推動宣教非常長的一段路,我們可以從很多角度來了解一個教會宣教到哪個層次。從一個教會有無差傳年會、有無宣教差傳委員會、有無差派宣教士、短宣隊,以及有無信心認獻。最不易的是,教會有無宣教的政策?包括宣教士如何差派?

在宣教服事中,他一直在學習的功課是「宣教行政」和「宣教牧養」。在愈來愈完善的宣教行政下,我們是否有更多思想「宣教牧養」?「宣教牧養」不是要築起很多的牆,而是拆毀很多的牆。「牧養」是在真理教導中,引導弟兄姊妹走進來。他提醒,教會樹立很多牆,讓很多人進不來,進來的人也走不出去。差會是否也樹立很多牆?宣教士是否反而成為弱勢?感謝主,幫助我們在伙伴中、危機中走出來。

 

不同模式同樣宣教

王寓文也提醒不要作「失根的宣教工人」,他看見現在很多年輕人,募到錢後胸懷大志想出去,最後教會不讓這個人去,差會也不要這個人,最後受傷累累。他認為,是中間並沒有被教育、被提醒。宣教士要完成使命,需要許多人的協助,我們常傳講宣教「英雄事蹟」,好像一個人勇敢到當地去,卻忽略中間很多細節。若一個年輕人要做跨文化宣教,至少沉殿五到七年才會放出去。

莫陳詠恩認為,我們希望有工人做宣教,但從另外角度來看「全民皆祭司」,「全民都是宣教士」,每一個信徒本身就是宣教士。但是當我們有一個傳統宣教模式,有教會、差會,差人出去花很多經費,這個模式讓我們「偶像化、英雄化、專業化」這個行業,認為某些人進入這個行業做這事情,其他人沒有專業訓練就不能做。但我們是否可以嘗試「宣教非專業化」和「宣教非英雄化」?

她以牧鄰教會的細胞小組教會宣教網絡為例,他們只有四個月的訓練就差派出去,與一般的宣教訓練完全不同,包括沒有正規的神學訓練、沒有學歷或技能,他們是一群邊緣青年,但是他們在柬埔寨、印度貧民窟等地工作,讓人非常感動。

她說,一般宣教士是知識份子、中產階級,進到貧民區很難,他們反而容易進去。他們的做法或許沒有章法,但已持續做了十多年,而且他們勇於嘗試,也不怕失敗,這也是另外一種的模式,值得讓我們思考。

 

切勿反讓宣教士難產生

陳世欽指出,我們也相信多年來傳統的差傳事工,是無法被取代。意即當我們談很多概念的同時,有沒有可能我們的堂會、差會或神學院,可能也逐漸忽略根本的東西,導致現在灌輸給弟兄姊妹的概念,可能使我們在普世差傳的使命無法完成。

他說,當我們重新定義差傳或宣教士概念的同時,有沒有可能同時讓「宣教士」很難產生或被動員參與普世差傳事工,值得讓我們深思。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