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少年PI談的是上帝

228-large
李安的少年PI談的是信仰和上帝。(圖片/福斯電影提供)


【記者洪秀玲採訪報導】在冒險故事的背後,蘊含豐厚的信仰和人生哲學,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全球上映引起極大迴響,電影中的故事有兩個版本,也引起觀眾熱烈討論,為何相信PI和老虎一起共患難的第一個故事,是跟隨上帝的人?

上帝是甚麼?看完電影的觀眾有很多的解讀,李安也不給答案!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入圍奧斯卡11個獎項,打破李安《臥虎藏龍》10個獎項的記錄,而在台灣的票房更是衝破五億,日前李安也特地返台答謝台灣觀眾支持,對於大家希望了解他在這部電影中想表達的意涵?李安受訪時表示,儘管電影觸及了伊斯蘭教、印度教、猶太教、基督教,但他說那些「都是幌子」,他談的其實是上帝,不是宗教。

電影改編自楊‧馬泰爾的小說,李安認為原著的猶太教味道較重些,而他對東方宗教有興趣,又加了些印度教、佛教背景。但是李安所要講的是上帝而不是宗教,「宗教只是人在尋求上帝過程的一個社會性、組織性的行為,在PI的故事裡我用動物來演出故事,就是將人和社會性隔絕,當這些都沒有的時候,在海上獨立漂流時,面對的將不是宗教問題,而是人與上帝問題。」

李安說,上帝是甚麼?很難以理性言語說清楚。各個宗教如回教、佛教等都會告訴你「祂」是甚麼?但當我們面對祂時,真的接受信仰考驗的時候,其實你甚麼東西也摸不著。

最重要的是,「在面對困苦和疑惑的時候,我們要怎樣抓住一個可以信仰的力量?」李安認為上帝是甚麼很值得探討。每個人的生活、信仰、經驗都不一樣,所以大家看這片子,想像和解答的方向都不一樣。

事實上,這部片子不僅在歐美受到基督徒歡迎,穆斯林和一般宗教信仰者也都各有領受和感動。李安自己也親身經驗到從亞洲、印度、大陸到台灣、日本、歐洲、南美,集體反應都很不一樣,他覺很有趣,而他其實也是個OPEN ENDING概念,讓大家自由去解讀。「我覺我像電動玩具設計者,把程式做出來,大家自己去玩。」但他要聲明的是,「不管是書、電影,都是在探尋上帝的滋味,而不是探討宗教的理論。」

電影中主角少年PI從小對宗教有濃厚興趣,甚至一次接受三種信仰,那李安的信仰是甚麼?

李安之前在電影宣傳時接受路透社採訪,曾談到自己的信仰。他從小就接觸基督信仰,因為李安的母親是受洗的基督徒,所以小時候母親都會帶他週日上教會,14歲以前李安每天禱告四次。只是在學校裡,同學看他禱告會取笑他,以致後來他就不禱告了。

李安說不想特別去談是否虔誠的問題。但他認為,自己的確遇到上帝在哪兒、為什麼有人類、生命往哪裡去、我們存在的意義等問題,而這些都很難用理性去討論。

做為電影人,李安自覺心思敏感,也喜歡去多方探究。他認為生命與靈性有關,沒有靈性的生命是黑暗、荒謬的,而人們對於「未知」其實有種情感上的依附。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少年PI、孟加拉虎?李安喜歡用這樣語句來帶出他的每部電影。

這是李安喜歡用在每部電影的Slogan,就像他之前拍的片子,《臥虎藏龍》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玉嬌龍,《斷背山》、《綠巨人浩克》也是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斷背山、綠巨人,甚至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色戒。

李安說,一般人表面上總是克己復禮,但不論他是用暴力的浩克還是其他,都是人內心存在的一種秘密,這一神秘性我們自己都不了解,只有透過藝術,才能觸摸到這一感性的部分,他的電影要講的就是這東西,希望以藝術觸動大家內心不可知和不可理喻的部分。

少年PI的故事有兩個版本,李安把第一個故事描繪得極為精美並充滿視覺震撼,但第二個故事卻一個鏡頭都沒有?

對於第二個故事為何不用影像來表達?李安笑說,首先是影像會「慘不忍睹、不好看」,另一是一種平衡的概念。「我花了70分鐘把一個故事講得自己也覺蠻好看的,第二個故事只有15分鐘表現的話,在份量上沒有辦法平衡,所以我做一個極端決定,一個非常地視覺化,一個完全沒有,對我來講這是個很好的平衡,所以我寫劇本時就已這樣決定。」

李安在片場時還是針對第二個故事拍了一些鏡頭,不過並不是描繪情節,而是一些屬於潛意識、像佛洛依德的東西,「很怪的影像,我不好意思講。」後來他決定不需要,觀眾就聽演員講故事就可以了,「觀眾可以從演員的表演中得到蛛絲馬跡去判斷,我覺和第一個故事極度視覺化是很好的平衡。」

對於網路上依照電影中各項隱喻出現的第三、第四個故事,李安開心地表示,大家一直在討論內容,一直進戲院看,就是給他很大的滿足,因為「不是我創作了甚麼,而是我可以和大家溝通讓我很滿足。」

而網路流傳的版本,李安也看到了,他笑說有些評析家點出的隱喻,「許多我其實都沒想到」,但他很歡迎這樣討論,李安當然有自己的版本,但他不想講,「我不想成為標準答案」,他說,電影的故事從小說而來,但他做了些發揮,已經和原著有些不一樣了,而觀眾當然也可以自由發揮和選擇自己的版本。

李安把選擇權交給觀眾,也正如評論家所言,信仰宗教者從電影中看到信仰的力量;無神論者從中看到對宗教的否定與稀釋,心靈純淨者與疲憊於現實都市的人傾向於相信第一個故事,而內心黑暗的悲觀主義者,相信第二個故事,甚至認為背後還隱藏更殘酷的真相。

少年PI在電影技術上的表現十分成功,證明李安不是只能拍小品電影,但李安還在思考未來方向。

李安認為技術其實是為藝術服務,他的電影不論規模大小,探討的還是人性和情感深處,只是技術是昂貴的東西,相對拍片時的壓力也大,不能賠錢。李安相當欣慰少年PI這部以藝術為本,用技術呈現視覺效果的影片做了很好的嘗試,而票房的成功更是一大鼓勵,證明藝術和技術可以相容不牴觸。

但李安坦言拍這部片四年來壓力很大,電影剛開始宣傳時,由於成績如何不曉得,內心非常忐忑不安,雖然工作人員都覺拍這部片很驕傲,但也都做好要賠錢的準備,「我也工作得心力交瘁。」

李安坦言拍完PI之後他也在思量,「以往我都是拍小品、小成本電影居多,現在少年PI這樣影片我也能拍,好像可以繼續往視覺方向,但很貴,一半以上成本都在視覺,我要繼續往此方向?」有時李安也會想再回去拍小片比較簡單輕鬆,未來如何他自己也不曉得,就是看甚麼可以刺激他創作的心情。和安潔莉娜裘莉可能合作的《埃及豔后》一片,他要看過劇本再說,因為成本高要好好評量,「創作上我目前是空白狀態,我不急,休息醞釀中。」

破記錄地獲奧斯卡11項提名,李安說,如果獲獎最想感謝台灣。

少年PI的場景主要在台灣拍攝,李安表示他也想回來拍國片,但苦惱的是好題材難尋,而國外則是不斷送來一些很具吸引力的題材,以致他後來變得拍攝英語片居多。

但他對台灣的情感深厚,他嘆道:「沒有台灣就拍不出少年PI。」當初來台拍片,也是希望給台灣電影工作者有機會參與好萊塢大片,「我拍片習慣留下一些軟硬體,我帶來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創作團隊,我想把好東西留在台灣。」在台拍攝期間,李安感謝大家熱心支持,而他在這邊也格外自在,像進出自家廚房一樣,可以發明一些新的拍片方式做實驗,這在其他地方是做不到的。

對於眾所矚目的奧斯卡獎項,李安表示,「老實說,奧斯卡我沒有很放在心上,如果有獲獎的話,我想最大好處是我可以在全世界面前謝謝台灣。」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成績輝煌
上映國家:60多個
全球票房:破4.5億美元(約135億台幣)
台灣票房:破五億台幣
金球獎:三項提名,獲最佳電影配樂獎
奧斯卡金像獎: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共11項獎提名

相關文章:
人的有限  上帝的無垠–少年PI電影觀後感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隻老虎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