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浩劫奇蹟更珍愛家庭

291-large
(圖片/catch play提供)


【◎洪善群/救世傳播協會會長】

 

家人是什麼?絕不只是片面刻畫的:「我的家庭真可愛,美滿幸福又安康…..」實際上家人間的相處,會有個性和情緒的不協調,人際關係的摩擦,甚至權力的平衡…。

適逢春節過年前夕的此刻,也許有些媳婦正為一年一度的大團圓,與公婆妯娌間的相處而頭痛,唯這種不愉快即或存在,即或齟齬不斷,但我們仍然選擇「要」在一起,在外或工作或就學,風雨再大都要回家-這就是家人,這就是家,這就是親情之間的「愛」。

 

重新定義家的價值

目前正在院線上映的電影《浩劫奇蹟》(The Impossible),係由2004年發生於南亞大海嘯中泰國普吉島度假村,一家五口來普吉島渡假,真人真事改編。影片故事表面上說的是一場世紀浩劫之驚悸恐怖,事實上由我來看,有兩個值得深思的視角,一是重新定位了家的意義;其次也在普世傳媒對人性提出質疑的聲浪中,再次幫助觀眾把視角拉回洋溢人性之美-「愛」的傳統價值裡。

本電影由西班牙名導胡恩安東尼奧巴亞納Juan Antonio Bayona所執導,曾經創下在西班牙搶先上映後蟬聯五周票房冠軍,並打破經典大片「鐵達尼號」的票房記錄。

影評更是給予極高的評價,《Variety》刊物的影評大讚「椎心刺骨的優異演技,純熟精准的典範手法,這是一部令人驚恐的絕佳製作。」《Rolling Stone》(滾石雜誌)則說:「驚心動魄的畫面加上演員的精湛演出,令人歎為觀止!」

 

演員演技不遑多讓

除了電影整體敘事內容出色之外,演員的演技也不遑多讓。在電影裡飾演娜歐蜜華茲大兒子的十六歲演員湯姆荷蘭Tom Holland,不僅得到美國國家影評協會(National Board of Review)最佳突破演出男演員獎及其他多項提名,更是讓西班牙名導胡恩安東尼奧巴亞納Juan Antonio Bayona大讚:「湯姆的演出流露著細膩的情感,看起來是那麼的渾然天成,他是我看過最有潛力的年輕演員!」

由好萊塢演技派女星娜歐蜜華茲Naomi Watts,飾演女主角-亦即是母親一角,更以精湛的演技,入圍了號稱「奧斯卡風向球」的金球獎最佳女主角。

電影一開始是描述瑪莉雅(娜歐蜜華茲飾)和亨利(伊旺麥奎格飾)帶著三個兒子,一同前往泰國共渡聖誕節,換句話說是很例行性的度假,在飛機上媽媽依然嘮叨,爸爸一幅事不關己的自顧自,甚或與孩子聯合陣線,小小調侃了媽媽一番,導演在這時候埋下伏筆,當飛機遇到亂流,廣播請旅客扣上安全帶,孩子們則是一派天真外加因被嬌寵而特有的酷模酷樣,在一陣紛擾過後,他們依照指示,扣上座位上的安全帶。原以為飛機將搭載他們去向一個計劃已久的休憩,不料就在碧海藍天的渡假聖地中,萬呎巨浪正等著他們…。在生命中,什麼是我們可以依靠的安全帶…?

 

不可能中「找到」家人

當滔天巨浪來襲,導演的鏡頭緊扣住女主角瑪莉雅所伸出的手,這隻手試著越過海上的漂流物,去拉住對面快被沖走的孩子。《浩劫奇蹟》的英文原名The Impossible,宛如在無能為力的天災之下,人們還有多少的可能性掌握在自己手中,變成了電影敘事的核心。

是的,本片一則探討相對於不可擋、無可擋的巨大天災中的人之渺小及脆弱,次則描述天災之中,苦難是如此巨大,人們是如此無力,問題是再無力,我們仍有自由意志,可以有所抉擇,當二十二萬人死亡,屍骸遍野,普吉鳥度假村如一玩具模型,在海中漂流,電影中敘事主軸的父親亨利與母親瑪莉雅,面對家人完全「失去」的絕對可能性,突然日常生活一切不愉快、摩擦,都變得如此可貴(或許在度假之前,他們也曾如一般夫妻般,因雞毛蒜皮小事,而揚言要離婚?)

是的,之於家人而言,「愉快」並非最高價值,在浩劫中,「找到」並「在一起」成為唯一的終極目標。

電影中父親四處奔走,再絕望、再疲累,也絕不放棄,務要找到妻兒。母親在惡水中不斷與孩子「錯過」,唯務要找到的動力是如此巨大,以致「錯過」無法成為放棄的理由,「堅持」於是成為無可取代的唯一行動。在人群中錯過、再找;在病房中錯過、再找,只要有一線希望,就絕不放棄。

這情節及心情對基督徒而言,該有多麼熟悉?這豈不就是牧者在暗夜山區,務必尋找失落羊羔的心情?為什麼放下99隻羊,務要去尋找失落的那唯一?豈不就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嗎__DATA__人之於手足、骨肉如此,天父之於屬祂的眾兒女,找尋焦慮之情,永不放棄之愛,亦復如此?

導演在情節敘事及節奏處理上,展現了對觀眾情緒張力的極度掌握性,即或觀眾進場時,大略已知片尾即將是大圓圓結局,但觀賞過程卻忍不住為每個「錯過」焦慮、扼腕,最後又因尋獲而大大鬆了一口氣。導演捨棄了討好又取巧的懸念處理,在人物心理及表情中,去呼應觀眾的內心世界,從而得到共鳴。導演對自己敘事能力的自信及功力,亦在此間呈現。

後現代主義完全籠罩下,全球所面對的是結構主義的被解構,所有中心思維及主體,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人們個別自我的極度膨脹,致令人人都可以是個「小宇宙」,可以是獨立存在的個體,換句話說,人人是不需要他者的,是可以自我自存的,在解構主義的盛行下,又以家庭所遭遇之破壞為最,以往一夫一妻制,成為古老落伍的傳說;劈腿、小三由以往絕對的負面,某種程度被加上一股流行的色彩。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更只合在線裝書裡尋覓,還有一股潮流正慢慢湧來,那就是「不婚」-選擇性的不受婚約拘束,享受沒有責任的兩性關係。

 

失去家人才知可貴

然而這些潮流或思想,都只合在承平之時,人們或於夜店或在繁華的都市裡,酒酣耳熱之際所相互標舉之用,換句話說基本上是經不起考驗的。

在人們無可抉擇之際,當下的本能反應只有我要,我要我的家人,我要找到他們。

後現代主義固然解構了家庭意義,但「浩劫奇蹟」這部電影,卻透過真人真事揭諸了一項千古真理:它把已解構的家庭價值,再度解構-負負得正,你不需要家人?你可以自己一個自給自有自存嗎?一旦你真的失去了,你會不會找?你要不要找?即或自己已奄奄一息,方才驚覺猶念滋在滋的,依然是自己那有待尋找下落的家人。

失去了才知曾經擁有的可貴。本片的真實遭遇提醒人們「珍視家人」,即或爭吵、不愉快,都要緊緊連結。

 

患難中顯示人性愛

另一項致令本影片更值得一看的是,人們於患難中所顯示的人之善-「愛」,在影視作品之主流均朝向人性批判之際,如此闡揚人性的「愛」,無異搬磚塊砸自己的腳,然而導演技巧性由細節切入,致使這些人之善,跳脫了傳統濫情式的情節鋪陳,而更加感人。

試問,患難中人人自顧不暇,何來人之善?媽媽瑪莉雅帶著好不容易尋獲的兒子,猶要去尋找死生未卜的家人時,她目睹一個被壓在巨石下的孩子。

「不要。」兒子拉著她。

「不,我們要。」瑪莉雅回過頭救出這個孩子。

兒子的反應是人性,瑪莉雅的反應也是人性,問題是那瞬間,人性的那一端得勝?

最後當瑪莉雅與兒子在醫院時,兒子看到那個獲救的孩子也與他的父親重聚,瑪莉雅用具體行動教導了兒子「為善最樂」的真理。

另一幕是父親亨利遍尋不著家人,又無法向家人報平安時,真真是間關萬里,他身處於大批難民之中,無助到極點,忍不住嚎啕大哭,這時一支手機靜悄悄遞了過來。

「我捨不得用,怕沒有電,你拿去用吧。」那人低聲說道。

亨利接過後,趕緊向歐美的家人報近況,匆匆幾句便掛了電話。

「還有很多話沒講完,你繼續用。」那人卻低聲肯定的說。

滿目瘡痍的人間,生死繫於一線,唯一一支可以與外界聯絡的手機,用與不用之間,閃爍了急人之危的良善與恩慈。

片尾,一家五口,好不容易終於團聚,他們坐上飛機,如啟程時般扣上安全帶,但此時安全帶的意義已截然不同:安全帶究竟能免人們於多少危難__DATA__人們於末世劫難中,可以抓住的安全又有多少?這些問題必然會在觀眾腦海中醱酵。

然而誠如本片中飾演3個孩子父親亨利的伊旺麥奎格說:「《浩劫奇蹟》說的不是只是一個家庭的故事,而是當時所有人的故事,也可能是全世界都會發生的事。」對這一家人來說,在大患難中,他們體會到家人可以團聚的可貴,也更了解什麼是真正的安全帶?飛機的安全帶,只能免於亂流的衝擊,但是在極大患難臨到之際,窄窄的一道安全帶根本無濟於事,唯獨上帝,以及上帝所埋藏於人性之間,充滿祂獨生子榮光的人性之「愛」,才能在苦難人間,產生滋潤、扶持,並支持伙伴永不放棄的力量。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