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福音的債 莊萬益一家堅守大社

322-large


 

對許多委身基層宣教的教會來說,當選擇落腳鄉村偏野,或針對城市弱勢基層傳福音,埋首十年、廿年、卅年仍舊成長受限,這時常會經歷被親友嘲笑、弟兄姊妹質疑、外界不看好。依舊堅持下去的,真的就像聖經所說一粒麥子落在地裡「死了」,對神的信心超越一切,以至於能「無感」於人的批評,專守在神的呼召裡。

對高雄大社人來說,一定曾見過有人穿梭巷弄裡為大社禱告,或者在接送孩子上下課時收到福音單張…,這就是大社恩典福音中心每一個傳福音的背影。

 

回本族本鄉 愛勝過環境挑戰

走進大社恩典福音中心的大門,左手邊映入眼簾的是「愛是永不止息」六個大字。「愛」,成為莊萬益傳道夫婦回應返鄉宣教呼召,至今走過十個年頭的起點。

認識莊萬益的人,只要彼此留過聯絡資訊,幾乎都會收到來自大社的代禱信。信的那頭,莊傳道帶著彷彿向家人訴說家事的口吻,詳述著福音中心的近況,為著某福音隊能夠前來配搭而感恩,為著弟兄姊妹個人的需要一一提出代禱,也將牧家的代禱事項列出,盼各方夥伴們一起用禱告託住這塊基層福音的家園。

2002年,原在北部基隆服事的莊萬益,因著年紀老邁的母親跌倒受傷,就帶著妻子暫時回到故鄉大社。原定短時間照護母親生病的打算,卻因為對母親得救的負擔與照護母親的愛,而選擇留下來。神藉此帶領他回到家鄉,看見「本族本鄉」的福音需要。

他向神求一個印證:「要拜偶像多年的母親能夠信主」。隔年,神回應了他的呼求。於是,莊萬益在神學院老師的建議下,從家庭禮拜開始,展開家鄉的福音工作。

對莊萬益來說,出身基層的他不只深知基層福音工作的挑戰在哪,更體會傳道人回自己家鄉傳福音的掙扎,「對家鄉人來說,你所說的不會比你所行出來的更為重要」。但他想到,出身基層的他在都市中得到福音,難道不應該還這福音的債?於是他在呼召與印證中,起了向基層宣教的第一步。

 

福音盃馬拉松 波折不斷

起初,莊萬益在家中設立恩典之家,家裡、公園、空地都是聚會場地。第一年沒有同工配搭,也沒有資源,一家5口維持了一年的主日崇拜,所有人都不去想這樣的服事還可以持續多久,只知道要繼續堅守主日,有機會就做工。然而,此時卻經歷師母流產,讓莊萬益倍感挫折,信心大受打擊。但神透過多人的關心代禱,沒讓這場「福音盃馬拉松」賽程因此停下來,也再加添祝福給這個家庭。

第二年,一對美南浸信會的宣教士夫婦來大社找尋同工,一位弟兄也表示願意來配搭事奉,神學院也開始差派福音隊,其他教會也開始有福音隊前來,神的工作開始起步。

第一年的缺乏,讓莊萬益學習謙卑,並深感同工與後援福音隊支持的重要性。

人力增添後,事工展開,莊萬益夫婦從社區最有需要的地方開始,到老人院作關懷,進入國小晨光教學,回應國中得勝者的需求,也持續跟進福音隊探訪過的慕道友。

他說,對這塊土地來說,不斷撒種是必要。但撒種不見得會當下看見果效,傳道人要向基層傳福音,心志與心臟都要夠強,會看見福音的種子開始撒在好土上。而禱告,一直都是重新得力的最佳利器,於是他透過一封封代禱信,除將大社福音近況帶出去,更把力量從天「領下來」。

2007年,有鑑於恩典之家空間的有限,莊萬益與同工憑著信心把福音中心的現址承租下來。展開新開始之際,一起打拼的宣教士夫婦卻必須回國,從其他教會前來支援的弟兄也回母會,一下子斷了同做工夥伴們的重要支援,新的會堂空間也顯得冷清。

但這次經歷,莊萬益學到何為知足,也明白同工還是必須靠傳道人自己栽培建造,不能光仰賴外來支援。

 

敏銳社區需要 行動甚於說教

在基層邊做邊學的莊萬益說,敏銳於社區需要開展事工,是向基層建立關係的第一步。基層本屬守舊保守一群,透過新的刺激,能夠促使他們去想、思考所拜的神有何不同。「帶領基層的每一個人信主,都是一件困難的事」。

他相信,要基層信主本不是靠知識或理性判斷,而是能否感受到教會身體力行的愛與關懷。十年下來,莊萬益也常思想該如何突破。即便居民都知道教會,要如何讓他們踏進來?他相信,教會肢體間活出愛的見證是必須的。此外,他也盼城市教會能找機會來鄉村看看,或許對基層福音工作會有另外看見,事工上也能成為考量。

走過基層服事的開拓,莊萬益呼籲,許多因基層宣教信主或家人是基層的人,應要像尼希米如此對家鄉福音工作有負擔。也歡迎假期回鄉的弟兄姊妹能到基層教會看看,為教會代禱或給牧者打打氣,總能讓基層教會擁有多一份走下去的力氣。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