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對文學藝術的恐懼》文學藝術只不過是娛樂消遣嗎?

387-large


【莫非(創世記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有許多牧者或基督徒會輕視文學藝術,因為認為這些在生活裡,只屬於娛樂消遣之流。而娛樂消遣,在信仰裡常被視為無用。從聖經中保羅所刻劃的基督徒生活,也好似天天若不是生活在屬靈爭戰中,就是在運動場上賽跑的奔走服事,怎麼可能悠閒無事地看一幅畫、聽一首歌、看一本小說,或是出門去看電影呢?
休閒娛樂不可或缺
因此,早期基督教會嚴苛地批評電影、小說和戲劇,認為對屬靈生活無所建樹,反而有怠惰心志的可能。講台對娛樂享受也嚴重地缺少教導和關注,認為打高爾夫球永遠不如禱告呼求。
然而耶穌服事、教導、醫治之餘,也行走人間,吃喝快樂,和人一起同坐席地聚餐。他向五千人講道,也會和朋友私下放鬆地交談。傳道書說:「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傳道書三章1、4節)既然天下萬務都有定時,休閒娛樂便應是生活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且怎麼使用休閒時間極為重要。許多人未注意到,人的心靈和思想品質,絕大部分取決於娛樂消遣生活的安排。也沒有什麼比消遣時在時間上的運用,更和道德責任息息相關。娛樂消遣也常被誤用或濫用,導致道德敗壞,心靈淪喪。
上帝也是藝術家
寫《荒原》一詩的英國詩人艾略特便曾說,「詩的誘惑」對智識尚未發育的年輕人,如同侵襲一間「空洞的房間」。放在現代框架裡,所有帶著放鬆、不設防心理的基督徒,就成了被網路劣質電影、錄影帶或色情圖像給衝擊,洗刷意識與感情的「空洞的房間」,如何能不慎?教會絕不應輕看娛樂消遣。若基督徒能接觸到好的文學藝術,可以是一種精神提升與靈裡祝福。
反之,若文學藝術純為享受,無任何訊息教化形式,難道就沒有存在的價值嗎?一盆生機盎然怒放的花,一幀剝落油漆的門框攝影,一幅斜陽下的老人面孔畫像,一首唸來輕快有韻的詩,一個說不出玩意卻傲然鼎立的雕像,對某些基督徒來說,會覺得糟蹋了傳福音的好機會,好像全是一篇篇沒有內容的講道,一場場沒有呼召的佈道。
然而有趣、有特色、有美感、有意境,都是藝術裡重要的特質。這些存在有沒有意義?當然有,其意義存在於與上帝的創意之間的關係。
超越理性的讚美
放眼望去,上帝創造了千奇百獸、奇花異果,又是多麼富有創意。光看上帝創造的各色魚種,有扁形、翹唇、榔錘頭等,就可看到上帝是帶著怎樣一種玩耍心思「出口成章」。
畢卡索說:「上帝真正只是另外一個藝術家,祂發明了斑馬、大象、還有貓。祂沒有真正的風格,祂只是不斷地嘗試。」上帝這位奇妙的藝術家,不但創造了萬物,也為人創造了美感,使我們有能力來欣賞祂的創造物。
從上帝的創造中,我們可以體會美的存在,正是為了述說神的榮耀,傳揚祂的手段(參詩篇十九篇1節)。美,是上帝的一種表述,一種語言。我們接收這樣的表述,解讀這樣的語言,就和上帝達到一種交流,而且不是從頭腦裡,而是從心靈裡來讚美神!
相反的,人們若忽略美,就是對上帝心意的辜負,也是對「創造美」這一場盛筵的惡意缺席,成為生命中的一種缺憾。有時會想,不知上帝會不會因此而感嘆?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