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劉敏 在苦難中追求愛與公義

532-large


 

中國基督徒作家余杰和劉敏夫婦,於二月24日下午舉辦的一場公開講座中,分享他們信仰的心路歷程時說,在追求自由與民主的路上,雖然受到很大的酷刑折磨,但上帝用聖經經文安慰他。現在他和妻子、兒子到美國,有一個自由安全的環境,相信上帝將給他們更大、更重的託付和使命,希望未來能夠「如鷹展翅上騰」。

 

教會接納不受歡迎的人

這場由橄欖華宣出版社和本報主辦的「他與她:在苦難中追求愛與公義」講座,余杰介紹他們夫婦在北京成立的方舟教會,從三對夫婦成立小查經班開始,後來雖然人數僅有4、50人,但是上帝給這個教會的異象和使命是去愛、接納、關懷所有願意聽福音的人,包括一般不被接納的人。有一位弟兄,在天安門事件中腿中了一枚子彈而被迫截肢。之後的十多年,持續受到迫害和騷擾,甚至連擺一個小攤維持生活也被禁止,心中非常不滿;直到信主後才脫胎換骨,成為一個充滿平安喜樂的新造的人。但是,由於這位弟兄的「敏感身份」,有些教會不敢接納他,害怕被警察跟蹤上門,影響聚會的安全。方舟教會卻向他敞開大門,熱情歡迎他來。

他表示,十幾年來新興城市教會取代過去鄉村教會,成為發展快速的區域,成員多半是受高等教育、年輕的專業人士。教會對專業知識份子傳福音有負擔,為此教會辦一份刊物,從法學、政治和社會學角度,討論一些與民眾生活和生命惜惜相關的公共事務議題,期望透過雜誌成為教會、知識份子和文化界的橋樑;他們也希望做出第一流的文藝作品、音樂、繪畫,因有的弟兄姊妹是畫家、音樂家和詩人。

 

從文化見證信仰

他認為,兩千年以來,佛教之所以能在中國大陸扎根,與其透過文化進入中國有很大關係,例如一部《西遊記》家喻戶曉。基督徒能否創造出浸透聖經真理的文學作品、小說、詩歌、繪畫、音樂來做見證,是上帝放在我們這一代很大的文化使命。

著有《火與冰》、《生命書─聖經中的大智慧》、《香草山》,以及最近出版的《我無罪:劉曉波傳》的余杰,最近和一位弟兄合作在寫華人世界基督徒訪談,對象涵蓋兩岸三地和華人教會的牧者和機構負責人,以及各領域的專業基督徒,期望藉此讓大家有機會取長補短共同扶持,在傳福音的路上能走得更遠。目前他在美國的教會參與很多的服事,如果一天參與服事,一天不讀經、禱告,生命就會枯竭,他的信仰與生命幾乎融合在一起。

劉敏說,她從小到大唯一的愛好是讀書,從此改變她一生的命運。有一天她讀到余杰所作的《火與冰》書,受到感動,給作者寫了一封信。她在信中寫道:「在這片不再蔚藍的天空之下,如果還有一雙眼睛與我一同哭泣,那麼生活就是值得為之而受苦。」余杰也神奇地給她回了信。幾個月後,他們第一次相約見面,兩人一見鍾情。他對她求婚,她不假思索地答應,立刻辭掉了工作,隻身來到北京。

雖然他們的婚姻出於一個文藝女青年的浪漫想像,看到一本書就寫信給作者,獻身給作者,本應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事實上他們婚後面對生活的磨折和壓力,尤其余杰是中國異議份子,所有重要節日和重要使者來訪,全被軟禁在家,出門要坐警車。她在外工作也常更換、受到影響。在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之時,他曾被綁架到北京郊外,受到酷刑折磨,為考量孩子還小,經過禱告決定到美國。

她和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是很好的朋友,有一次教會一名女孩愛上一個盲人,想嫁給對方,她聽完後覺得有點擔心,就對劉霞說。劉霞卻說,嫁給誰生活沒有問題?嫁給不盲的人問題更大。她也期勉會眾,不論嫁給甚麼人,兩人若能順服上帝的心意,上帝會賜予力量,任何問題都不是問題。雖然他們過去在大陸面對死亡或警察的磨折,但上帝也為他們挪開一般夫妻的疏離、乏味或吵架,給他們夠用的恩典。

 

「余杰現象」帶給教會省思

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曾慶豹老師,形容余杰與劉敏的苦難就是《火與冰》。「在苦難中追求愛與公義」題目,更顯示當代中國基督徒的苦難更多來自於對世界的愛所帶來的。「余杰現象」可以反應中國教會特殊現象就是「公共基督徒」出現,他們進入公共世界,和世界一群人一同受苦。華人基督徒傳統保守,「余杰現象」很難發生在台灣,主要是一般華人教會形態缺乏對公共事務敏感,也缺乏公共事務的思想家,一般主流教會認為他們「找麻煩」。在劉曉波獲諾貝爾獎時,教會也沒甚麼反應,平日對公共事務缺乏信仰視角。藉由余杰到來,期望對台灣教會和基督徒社群帶來一些啟發是他比較關注的。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