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東方閃電邪教改稱全能神教會 大量滲透港台與海外(一)

570-large
全能神教會小冊子


【王弟兄(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碩士)】

黑龍江人趙維山於1990年代初,創辦了『東方閃電』,又稱為『全能神教會』,後來在河南省正式建立,在各地迅速發展。趙維山從跟隨他的信徒當中選了六人,加上他自己,一共七人稱他們為『神的化身』,給他們每人都起了新名:全備、全榮、全知、全能、全權等,他自己則是『全權』,是這七位『神的化身』當中的一位。

在這七位當中除趙維山之外,大半都是女性,所以整個運作都是由他來領導,包括行政與錢財等。這七位『神的化身』中的『全能』,後來就成了現在東方閃電中所謂的『全能神』,也就是被趙維山所神化了的『女基督』。他們所傳播的乃是這位『女基督』所說的信息,然後編輯成書,並製作他們的詩歌光碟。出去傳播時,向人說,『想不想認識全能神的作為?』但從來不告訴人他們自己的真名字和地址,卻一再打聽,並索取帶領人的電話和地址。

由於他們使用的方式包括各種言語、書信或文字的恐嚇、下迷藥、色誘、囚禁、暴力傷害等傷害社會和家庭的各種破壞和影響,受到中國政府的取締。2001年,趙維山從中國偷渡到了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乃在美國開始發展。

親身接觸
由於他們在中國大陸破壞性很大,尤其是對一些愛主的信徒和各處的家庭教會,筆者從九零年代開始研究他們。那時他們已經有了網站,但僅非常草率,到了今天,他們的網站已經相當具有規模。我最初接觸到東閃,乃是在2000年的九月。他們先到了美國東岸,還參加了一些教會的活動與聚會,接著來到美國西岸,並滲透到筆者所在的南加州教會,被筆者識破。

有兩位中年女士來到週六晚上的一個家庭聚會,在會中講說她們在國內受到政府如何的迫害。因為從八零年代起,許多家庭教會中的基督徒受到政府的打壓,海外的信徒都好奇,想聽她們的親身述說。但是我注意到她們沒有講過主耶穌的名字,卻有幾次講到『全能神』的名字和作為,她們所說的關於信仰方面不多,且有點奇怪。第二天,她們來參加主日擘餅聚會,聚會中間還站起來講。因為我在另一處聚會,沒有聽到。

週一晚上,我所帶領的一個聖經研習班,四十多位學員在一個弟兄的家中有愛筵。那天我因有事晚到了十幾分鐘。我一進門,這兩位女士立刻迎了上來,抓住我的手和手臂,表示親熱。我感到奇怪,這不是一般信徒見面時的表現,立刻抽回了手。在場的學員都看見她們熱切迎接我,和我握手的場面,以為我跟她們很熟。後來我清楚這是他們的詭計,在信徒面前裝作跟帶領弟兄很熟悉,使得其他信徒沒有戒備心。

第二天早晨,有幾位學員帶了幾本書和光碟來,跟我說,這是昨晚那兩位『姊妹』給她們的,有一位姊妹說,她讀了幾頁,整晚頭都疼得厲害,問我是怎麼回事。我接過來一看,驚呼『不好了,這是東方閃電的書!她們混到我們中間來了。』這幾位學員也說,那兩個『姊妹』昨晚跟大家要了名字和電話號碼,尤其還特別標出哪些是帶領弟兄。我立即召集所有學員,警告大家,絕對不要跟他們接觸。

但是那天,我回家後,發現我電話留話機上已經留了她們打來的幾通電話,哭訴她們在國內如何被政府逼迫,希望我們能有人同情她們,聽她們的故事等等。我和另一位弟兄就約了她們第二天見面談。見面時,我問她們,他們的書上說,耶穌已經過去,而且聖靈太虛太玄,看不見也摸不著,所以現在全能神親自來了,讓人可以看見,聽見而相信。那麼你們親眼看過這位『女基督』沒有?她們兩人支支吾吾地,後來勉強說,沒有。這不是自欺欺人嗎?

那天晚上,在另一處的教會禱告聚會裡,我發現其中一位女士也在場,但不敢來找我了。聚會完了,我還在跟一些信徒談話時,有一位弟兄跑來,手上拿著東西,說,有兩人在停車場發放這些東西。我跑到停車場,看到有兩位拖著行李箱,到處向剛剛散會的信徒發送書籍和光碟。我制止他們,他們就跑掉了。

第三天晚上,我們教會有一個大聚會,我到了會場時,發現停車場的每一輛車的擋風玻璃上都放了他們的書和光碟。我請服事車輛的弟兄將那些書收集起來。正收時,那幾位發放書籍的人就抗議,並大聲叫喊說,美國是言論自由的國家等等。我警告他們,如果他們繼續搗亂,我立即叫警察來,因為停車場是我們私人的場所,我們有權利禁止他們。他們才悻悻然地離開。

這三天的事件一發生,我立即發佈一封『對信徒的警告信』,並製作一本『認識異端-警告提防東方閃電』的小冊子,警告各美國各地信徒。後來,也製作了一片聲音檔的光碟,好給一些不識字的信徒聽。這些信和小冊子都擺在『真理辯證』的網路上,給全球各處的基督徒使用。故此,當時並沒有看見他們有多少的破壞。

半年之後,各地教會的負責弟兄都收到一本由他們寄來的滿了各種咒詛的書,上面有他們所編輯的許多國內帶領人,當他們拒絕東方閃電或全能神教會,立即有各種恐怖的死亡和家人遭難的情形出現,他們以這些編造的故事來威脅教會帶領人。但十幾年過去了,這些威脅並沒有發生什麼果效,東方閃電在美國也沒有產生什麼勢力。

2001到2002年,筆者在中國大陸訪問教會時,曾經遇見一些被東方閃電以介紹工作、婚姻為誘餌被騙的信徒,他們被迫相信『全能神』,就是他們所推出來的『女基督』。當他們拒絕時,就被打斷胳膊或腿腳。有一位逃出來的姊妹,拄著柺杖,流著淚,在聚會中向信徒陳述她如何受到各種殘酷的對待。另外,我還讀到一些信件,講述有幾位教會的帶領人,被臥底的東閃人員假借他們來自一些真理貧乏的城市,那裏有許多飢渴的信徒需要他們前去幫助。

是這幾位傳道人(有男有女)就被帶往那城市去。在路上他們被下了迷藥,當醒過來時,發現全身赤裸裸地和另一名異性擁抱在一起。那在昏迷中,卻不堪的情景已經被拍了照片,然後東閃人員以這些相片要脅,使這些傳道人宣誓為『全能神』效力。2002年夏天,我和幾位教會帶領人一起在南加州舉辦了一場座談會,舉發東方閃電的邪教信仰和不法作為,並發送了新聞稿。

接下來幾年,在香港和日本一些地方,也陸陸續續聽到一些東方閃電滲透和破壞的事。這些事包括在會所門口發放他們的宣傳書籍和光碟,向信徒說他們在國內被逼迫的事,向信徒要帶領人的名字和電話號碼等等。我們也一再地將警告信和小冊子發給信徒,提防他們,這些東方閃電的接觸並沒有產生什麼破壞。但是在國內,不僅是在內陸地區,一些沿海地區的教會和家庭開始受到東方閃電的嚴重破壞。

他們的對象
他們針對的對象不是還沒有信主的外邦人,都是一些愛主、服事主的帶領人或牧者,或一些對真理不清楚的年青信徒。有好幾處的整個教會都被破壞,不但家破人亡,更使得主的見證完全失去。有些地方,這些東方閃電人士可以潛伏在教會當中兩三年之久,才冒出來,需要特別小心。

從去年起,他們開始轉變方向,大肆出擊,向社會大眾展開一連串的攻勢。2012年,由於市面上流傳馬雅人日曆所誤導的『世界末日』謠言,東方閃電更以這為藉口,在中國各處散發傳單,要人在世界末日之前,接受『全能神』。中國政府也拘捕了幾千個東閃人員。結果,十二月21日的所謂世界末日沒有發生,但東方閃電的宣傳沒有停止,卻傾巢而出,以『全能神教會』的名稱在香港、台灣等地區各大報紙連續刊登他們的全頁廣告,內容乃是直接將他們書籍中『全能神』的信息放在報紙上。

東方閃電在香港葵青、屯門、元朗、上水等地更有積極的活動,在地鐵出口、人多的購物商場門口和公園門口等處擺攤,豎立他們的『全能神教會』招牌。他們連過年時都不停止,反而趁這人多的時候,大量向外宣傳。這些報紙的廣告費用相當可觀,而且他們在各處派遣人員擺攤,發書等也要相當的經費。這邪教組織後面有一個龐大的財源,才能夠有如此巨大的財力,不可輕視。

他們臥底、宣傳、引誘的方式
香港最近有一位傳道人被該教派引誘而被開革,後來悔改,也在網路上作了見證。東方閃電也曾誘騙並囚禁教會中的帶領人,他們會偽裝成『渴慕的道友』,臥底在教會和家庭聚會中,參加查經班、小組聚會、愛筵、加入基督教機構,甚至還入讀神學院等等。但有兩個主要的標誌,就是他們不講耶穌,僅說『全能神』,另一個是會向你要名字和電話,地址等,特別要你教會中的帶領人和牧者的資料,卻不會將他們的資料給你,或者給你一個假的。

他們在人多的地方擺攤發送宣傳單張、全能神信息的書,內容多與世界末日和要強迫你接受全能神有關。他們會利用人好奇的心,或使用各種溫情攻勢持續不斷的探訪、電話關懷,對於被滲透的教會則採取挑撥利誘、分化離間等製造嫌隙的手段,以及虛構一些神蹟事情來欺騙一些好奇的信徒。人若不信或接受,則會以厲害的言語恐嚇、色誘、下迷藥、囚禁、暴力傷害的手段。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
2012年東方閃電邪教改稱全能神教會 大量滲透港台與海外(二)
2012年東方閃電邪教改稱全能神教會 大量滲透港台與海外(三)
2012年東方閃電邪教改稱全能神教會 大量滲透港台與海外(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