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以利亞小館 「待用餐點」分享一份愛

1029-large
台南以利亞小館營造一個分享上帝愛的空間。(蔡明憲/攝影)


 

國外「待用咖啡」的觀念傳進台灣之際,在台南開設以利亞小館(ELIJAH BISTRO)的基督徒老闆「歐吉桑」李弟兄,將之前用餐點幫助社區有需要鄰舍的行動,化作「待用餐點」(Suspended Meal)概念,不到半個月已有超過130道待用餐點,等著分享給每一位有需要的朋友。

 

顧及受助者自尊心

走近台南南門路與南寧街十字路口旁的以利亞小館,門口掛著「WELCOME LOVE HOUSE」的牌子,這是一位常客告訴「歐吉桑」他對這家店的感覺:「歡迎來到上帝愛的家」!

進到店裡頭,爐具上滋滋作響的聲音,是李弟兄與幾名工讀生忙進忙出的預備著各道義大利麵佳餚。當一碗現煮香醇的南瓜濃湯端到客人面前,心裡頭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吧檯前,一位女性常客結帳時,在菜單上多畫了幾道餐,並主動跟李弟兄說她要付「待用餐點」,為的是讓有需要的人也能享用。

李弟兄趁著空檔坐下來,這日白天,他才剛與鄰近國小的校長討論,如何邀請校內弱勢家庭的親子,在顧及他們自尊心的前提條件下,有機會享用店內的待用餐點。他跟校長初步有個共識,用獎勵方式,母親節就是一個絕佳時刻。

李弟兄有感而發地說,推出待用餐點以來,客人與工讀生的回應很熱烈,他拿出一張菜單,裡頭密密麻麻畫了超過30道餐點,這是一位客人付了3000多元都要「待用」。但現在他的煩惱是如何落實待用餐點給需要的人,因為擔心需要的不敢來店內用餐,就是卡在華人文化中的「面子」問題。

 

營造愛的服事空間

其實,李弟兄推待用餐點不是為了趕流行,而是他幾年前在台北時,親身經歷到工作事業與身體健康一夕間全出狀況,曾窮到連一份餐都買不起。

「神為我開了一道門。」李弟兄說,那時他回到故鄉台南,生命也重新回到主耶穌面前。原本對餐飲一竅不通、甚至連電鍋都不會用的他,因著教會烘培課程學會異國料理,到現在能開設以利亞小館,他深知這一切冥冥中都有神的安排。

也因此,李弟兄認為自己不是開設餐廳,而是營造一個愛的空間,也是他的「服事」,包括用餐點幫助弱勢學生,或是「以工換食」讓有需要的人能用工作換取餐點,到現在的待用餐點,為的只是讓這份上帝的愛能持續地分享出去。

 

站起來後也去幫助別人

李弟兄以過來人的經歷說,每個人人生中都會有低潮及困難的時候,需要別人的幫助。現在接受待用餐點或是其他方式的幫助,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當需要被幫助的人,有一天重新站起來時,能回過來用同樣的心去幫助別人,讓這份愛繼續傳遞下去。

「歐吉桑」最近回絕了多個新聞媒體拍攝之邀,因為他知道真正去幫助人,不是在媒體畫面下刻意去做出來的,更不能接受媒體為了畫面而「消費」被幫助者。也因此,李弟兄不希望報導刊出自己的全名及照片,因為幫助人不是高舉自己,而且所做的上帝都知道。

問他推動待用餐點最喜樂的是什麼?李弟兄非常感恩很多客人主動參與這項愛的行動,給他很多動力。看到有需要的人接受待用餐點這份從神來的恩典時,「再忙都值得,做菜愈做愈開心!」李弟兄笑著說。

 

新聞小辭典:待用餐點(Suspended Meal)

起源於義大利「待用咖啡」的故事分享:

我和朋友來到一個小咖啡館點了我們喜愛的咖啡。正當我們端著咖啡準備坐下時,又進來了兩位客人。他們徑直走到櫃檯前對服務員說:「五杯咖啡,兩杯給我們,三杯待用(Suspended)。」

他們付了五杯的咖啡錢,端著兩杯咖啡走了。

我問朋友:「什麼是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

「等一下你會明白的。」

又有一些人進來,兩位女士各自要了一杯咖啡付過帳走了。隨後,有三位律師付了七杯咖啡的款,一人一杯,另有四杯待用。我帶著對待用咖啡的疑惑,欣賞著咖啡館前廣場上陽光明媚的冬色。這時,進來一位衣衫不整看上去像乞丐的老者,他輕聲的問服務員:「請問現在有待用咖啡嗎?」

這個其實很簡單,有人提前買了咖啡存在咖啡館,讓那些付不起咖啡款的人能夠享受一杯溫暖的咖啡。這個待用咖啡的傳統開始於義大利的Naples,現已傳遍全世界的各個地方。在有些地方,不僅可以買待用咖啡,而且可以買待用三明治或者一個晚餐。

(資料來源/以利亞小館)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