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從接受事實開始

1773-large
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我終於明白憂鬱症不是我正常生活的結束,乃是神所賜另一更美更豐盛生活的開始。我大大感謝我的神。


【◎許再炘(內湖信友堂會友)】

民國九十七年時,我一位朋友在電話中聊到他得了憂鬱症,需要長期服藥。掛了電話後,我沒有愛心與同理心的想著:你是上市公司中高階主管,太太不但漂亮還有份好工作,除了自住的房子外,另也有一間房子租人,孩子也很活潑健康…,這種優渥條件的人生都得憂鬱症,那我一個人要養家、付貸款還有兩個孩子,生活中有許多費用要付,我不是更應該得憂鬱症?

 

我竟得了憂鬱症

沒有想到,民國九十九年初,我嚴重失眠,容易疲倦,常常不開心,不時看中醫,除了吃藥外,醫生總建議我要常運動多休息。

 

九十九年七月因工作忙碌,加上那時太太開刀住院,我的睡眠品質雪上加霜,吃安眠藥後雖有些改善,但逐漸不開心也不喜歡與人接觸,常常沒有耐心聽人把話說完,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更糟糕的是有幾次我發現自己連開車都會害怕,連路邊停車入車格都必須花好久時間完成,在銀行寫個帳號常常要重寫好幾張,因為長長的帳號總是讓我東錯一個、西漏一個數字。甚至就連櫃檯的叫號聲變成催命符般的讓我緊張到不行。

 

我害怕和我的客人對談,常常把簡單的事說成很複雜,最後還說不到重點。簡直快失去生活的能力,同事說我臉上總是硬梆梆的看不到笑容,再好笑的笑話我都笑不出來。

 

學護理的妻子建議我去看精神科,她說這狀況已不是看看中醫或是吃吃安眠藥、鎮定劑可以解決。於是我暗暗去醫院看精神科,因為怕被熟人認出,還特別戴著口罩與帽子。

 

我一直不相信自己會得精神病,房屋仲介是我的工作,業務與談判訓練出我在人前表現英勇自信,這病要是被朋友知道不被笑呆才怪!

 

第一次門診,醫生與我談了許久,最後結論是:我的病需要長期服藥一、二年再觀察看看,除了憂鬱症還有社交恐慌症、壓力症狀群。然後醫生開給我安眠藥及叫「樂復得」的抗憂鬱藥,他叮嚀我先服完藥一星期,之後再回診調藥量。

 

苦不堪言的服藥歷程

回家後吃了幾天,感覺沒有改善,我又去看其他精神科醫生,希望有特效藥快改善我的病情,我想多比較幾家應該比較好,也拿了一些不一樣的藥,還有一些鎮定劑預備。幾星期後仍然未改善,我又去看中醫,那時往往飯後先吃西藥,兩個小時後再吃中藥,睡前還要服用安眠藥。如今回想那段時間,我真是苦不堪言。

 

某天早上,我靈修中讀到一位癌症病人的故事。

 

作者說他知道自己罹癌後,做了四個決定,首先是接納這事實,其次是他要在最後的日子天天喜樂,他還養成凡事謝恩的習慣,他為他周遭的人事物感謝讚美上帝,他覺得衣食不缺,又有家人朋友照顧,有教會弟兄姊妹陪伴。他並且常常一個人到山邊禱告讚美上帝,他學會轉移焦點去看他生命中所擁有的。在醫生都不看好情況下,他居然又活了六年之久,健康狀況在恢復進步中,甚至身體比以前更強壯。

 

作者說他常常因為太高興而忘記自己是病人,這癌症變成是他生命中的祝福,讓他學會珍惜生命、珍惜與人相處,更改變了他的生活作息、眼光、心胸與價值觀及生命觀。這文章很激勵我。

 

原先不斷抗拒自己情況的我決定投降了!我決定學習那位癌症病人,接納自己生病的事實,全心相信醫生,乖乖的作一個聽話病人。

 

於是我每星期去醫院報到,不料吃了兩個多月的藥,我的情況還是沒改善,甚至醫生建議我用藥劑量還要再加增,原本吃一顆樂復得藥增加到一點五顆最後到二顆,這讓我挫折到不行,尤其是吃藥的副作用,讓我常怕冷顫抖,有時頭暈無力疲倦。

 

九十九年的冬天特別冷,我常常鋪了韓國毛毯、再加電熱毯、還得蓋上厚厚棉被,腳上穿著毛襪、厚睡衣,睡衣裡還放暖暖包,好幾次我都因整身是汗而驚醒。

 

接受事實  決定改變

因為睡眠品質不好又怕冷,我乾脆天天到家附近爬山,即使再冷的清晨,我都想去爬山,因為一直走路讓身體發熱,腦子不會胡思亂想,我才覺得舒服一點。

 

我會帶一壺熱水,裡面放幾片老薑和幾顆桂圓,休息的時候喝口熱茶,讓我有幸福的感覺!

 

這期間我通常一個人,不主動和別人聊天,頂多基於禮貌打個招呼。我也曾經有幾次因為負面情緒強大到我想往山下跳,後來因為想到還有年邁雙親及妻小,終究沒有勇氣。

 

就這樣經過半年後,我慢慢可以不用透過安眠藥入睡,這樣的進步很叫我雀躍。再加上我每天爬山,許多身體其他的症狀得到明顯改善,不只天天排泄十分順暢,原先臉上有些黑斑及老人斑,都消失只剩下深深笑紋,最神奇是連頭髮都變黑、近視也減少了一百五十度,朋友都說我氣色變好、容光煥發。

 

天氣好的時我就會赤著腳走,結果就連香港腳的症狀也改善啦!每次去醫院拿藥,順道量血壓,心跳都十分正常,身體很多方面都比以前健康,真讓人興奮!

 

當我將這事分享給教會屬靈好友時,他鼓勵我要利用這段時間與神親近。與神對話,我就學習每天這段時間停止去想我的工作、停止我一切的憂愁重擔,停止去計劃我需要的成就感…,就是定意讓自己身體、情感休息,讓心智休息,讓靈魂休息。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我常常告訴自己:我是最富有、最快樂、幸福的人。每當爬山時,看著眼前這一大片山都是我家的,這是我家後花園,我天天來巡視,更好的是我心情變好,常思想神的話、開口唱歌讚美神。

 

我也開始對花草樹木鳥類有興趣,到圖書館查一些植物鳥類資料,我想多認識牠們,我學會欣賞以及觀察山的美麗與各種變化,經過溪水邊讓我詩意湧出,甚至想像自己正在與李白、陶淵明一同吟詩。

 

在群山環繞中,我享受上帝所賜的安寧。朗誦自己喜愛的詞: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滔盡千古英雄,是非成敗轉眼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褶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

 

當我讀聖經的詩篇時,會想到潺潺溪水也在訴說上帝慈愛,而山上讀詩篇一百二十一篇特別令我感受深刻:「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篇廿三篇更是如此觸動我的心:「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明白苦難是化妝的祝福

 如同那位癌症患者,這憂鬱症竟成為我生命的轉變與祝福!和我住在同一巷子的一位牧師,每次見到我都會問我:和上帝的關係如何?我終於可以很篤定地回答他說:「十分好!」

 

 當時的我沒什麼朋友想聯絡,只有神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常想像我自己如同以利亞,在基立溪與神獨處,領受上帝的祝福。

 

一年過後我的心被打開了,常常給人微笑與鼓勵。在爬山的過程中交到十幾位要好的山友,我們除了常常在山上碰面,也會安排到其他地方爬山,甚至相約坐公車前往陽明山、九份及五指山等地遊玩。

 

山友中的陳先生每次為大家拍照還製作動畫檔案傳送給我們,成為大家的回憶。一同用餐的時候,他們會尊重我,讓我先做謝飯禱告,他們也願意讓我為他們禱告祝福。我也邀請大夥到我家吃飯,感恩節時就邀請他們到教會享受愛宴並聽見證,山友們都說是第一次上教堂,並且肯定教會溫馨,人都很友善。

後來我久久才回醫院拿藥,已經減低劑量到只要服用半顆,我天天開心喜樂,真的早忘了我是病人!

 

現在的我不是祈求神醫治我,乃是求神可以使用我,讓我回報這兩年多來,上帝在我生命所賜的豐富恩典。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我終於明白憂鬱症不是我正常生活的結束,乃是神所賜另一更美更豐盛生活的開始。我大大感謝我的神。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