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職場新鮮人得其所哉!

1788-large


【◎社論主筆】

對每一位現代人而言,這都是一個令人目不暇給、快速變動的世代,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永恆的暫時」(permanent temporariness),而且不是一個局部的或短暫的現象,而是一種系統性的問題,這是一個大趨勢、一個難以掌握的新結構。

這樣的現象對不同世代的人而言,當然就會帶出不一樣的問題來,因為每一個人的「資源基礎」都是有差異的,很難論斷說這對誰有利、不利?孰優孰劣?但短時間來看,對於「新進入者」而言,當一切似乎都已有一定的規則或體制在運作,那你就只能順從地活在大時代的屋簷下,承認並遵守一切已發生的事務,當然,最嚴重的是對一個「新進入者」他可能得一直面對被淘汰、被擠壓生存空間的窘境,這就是生態理論上所說的「新生的依賴」(the liability of newness)。

 

攜手向前取代調侃嘲諷

因此,當我們用此一觀點去檢視發生在今天社會的「新鮮人」族群時,確實可以很清楚看到他們所即將面對的嚴重問題。在諸如「單身寄生蟲」、「飛特族」、「青貧族」及「冏世代」、「便利貼族」及「液態族」等新名詞的後面,其實反映出一股令人憂心的社會真實與人生悲苦的張力來;以致於當我們用一個相對成熟而站在大我(we-ness)的立場上去檢視所謂年輕世代的問題時,恐怕需要的並不是調侃或嘲諷。正如聖經所說「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唯有如此,一個「生命共同體」的宏觀與祝福才會發生出來,而整個社會中的不同世代才能取得平衡、攜手向前。

整個勞動經濟的局勢是越來越嚴峻的,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OL)於「Global Employment Trends 2013」報告指出:「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的第五年,全球經濟成長出現減速且失業率也開始再度升高,於2012年,全球累計約有1.97億人失業,且約有3,900萬人因勞動市場就業前景不佳而選擇退出勞動市場;預期2013年全球失業人數將增加510萬至2.02億人。」

當我們將眼光聚焦在那原來應該是如旭日東昇、充滿希望的青年族群時,學術上的研究發現卻是令人悲觀的。「以目前為例,約有7,380萬青年失業,而經濟活動的放緩,可能將導致至2014年額外增加50萬青年失業。已開發國家中青年失業超過六個月或以上的比率,由2007年的28.5%攀升至35.0%。此將導致青年勞工失去鬥志,成為沮喪勞工或是退出勞動市場。在歐盟地區中,此問題更是特別嚴重,目前約有12.7%的青年沒有就業抑或求學、培訓等。」(國際經濟情勢,2013)

由此一現象看來,並非只是金融海嘯危機所帶來的衝擊,現在的失業青年比率比危機之前還高出2%。而更令人憂心的是一旦一個青年失業期間過長或過早喪志,都將會損害長期就業之意願與能力。

 

再造適當而務實的教導

我們認為,目前時下年輕族群的議題雖是千頭萬緒,但主要應立即著力在下述三個議題上:

一、重新檢視並重塑我們的教養態度與設計:越來越多年輕族群在物質優渥與民粹思維的導引下,逐漸喪失「自我強度」與「責任倫理」的價值認定,反而以為「只要強烈訴求自己的權益」、「只要說我喜歡」,一切就好像「理所當然」或「從天而降」般地會得著滿足;事實上年輕人這種錯誤的觀念,與其說是一種自我迷失,不如說是缺乏適當而務實的教導。如何幫助年輕人重新建立起「當責」的思維與行動來,這是從家庭到學校及社會教育等各環節中,我們需要謹慎去思考而全力推動的。

年輕人並非都樂意去不勞而獲、坐享其成;他們要的乃是一個能自由地讓他們發揮生命的光與熱,並且在公平合理的原則下獲得他們努力辛勞代價的社會制度。

二、重新檢視並教導正確的工作價值觀:台灣社會經常出現許多囫圇吞棗的現象,將西方浮面的行為樣態當作底蘊價值來實踐的謬誤,因為缺乏綿密配套措施或與傳統價值脫節,進而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與心靈空洞化的危機。

例如,當部分媒體不斷提示所謂「幸福企業」就是「尊重工作者的意圖」、「為員工打造一個零壓力的工作環境」、「公司免費提供員工各樣昂貴而精緻的福利品」等,彷彿如此才是真正的工作面貌,卻無視於如此將使工作者無法建立起務實的價值觀。

事實上,當我們檢視一些媒體文化符號呈現出來的世代價值時,曾幾何時當「愛拼才會贏」已然被「保庇」、「嗶嗶嗶」等取代,其實也反映了台灣勞動力在中基層的質變與量變。我們確實需要重新教導何謂正確的價值觀。聖經提多書第三章14節:「並且我們的人要學習正經事業,預備所需用的,免得不結果子。」讓年輕人知道要在工作上要做對的事、並且承擔其中各樣的考驗與挫折,正如創世記所說「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這才是真正我們要形塑的工作價值觀。

 

打破框架迷思 社會有責

三、重新設計我們給予年輕人的生涯路徑規劃與生涯發展機會:當然這將會挑動整個社會對於職業、職能的市場價值觀等,但如果今天不做,明天整個社會都會後悔。當吳寶春讀EMBA的風波與博士雞排的宋耿郎被放在同一個版面來檢討時,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立時發現,原來我們所設計的生涯路徑與職涯發展都是在一個扭曲的原點上─當大學越發林立,但幫助台灣經濟邁入成長高峰的技職教育卻似乎越發式微,優秀而苦幹實幹的「人才」在哪裡?

當我們羨慕如德國能因著師徒制的落實,而能夠在金融風暴中成功降低「學、用」落差,進而達到學習與就業接軌的雙重目的時,是否應進一步「加速」對升學制度、大學高教與技職的雙軌化,乃至社會掄材、用人標準等等的變革呢?!因為如果我們不能儘速撥亂反正,設計出一套能打破迷思、務實而真正能幫助年輕人自我實現的學習發展制度來,明天所有的苦果就是整個社會要一起來承擔的。

我們在此要呼籲社會上的有識之士,包括政府主管機關、各界的翹楚及學術先進等,應在這七、八月「摩擦失業」的高峰期,立即針對年輕人的就業需要與他們未來發展所需的制度與條件,進行對話與推動措施。因為這並不只是勞動經濟領域的事,其實是攸關整個社會安定與發展的大事,其勢急如星火─因為每一秒鐘過去,就有更多職場新鮮人陷入迷惘與失業的困阨中;面對此一問題的現況,我們必須趕緊與時間賽跑,對症下藥。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