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和宣道有何不同? 黃旭榮談整全宣道觀

1824-large
黃旭榮傳道分享劍橋七傑的大學生榜樣。(蔡明憲攝影)


「青宣,為什麼是青年宣『道』大會而不是青年宣『教』大會?」參加過1979年第一屆青宣的校園書房出版社總編輯黃旭榮傳道,七月8日在第十二屆青宣首場大堂課程中,丟出了一個他與所有參加過青宣者都共同有過的疑問。

黃旭榮表示,他曾向早期青宣的核心同工張明哲伯伯請教,得知當初命名時不採用宣「教」大會,是因我們不是要傳一個宗教,而是要傳揚上帝的「道」。

30多年後的今天,黃旭榮更從19、20世紀西方教會自由派與基要派之爭,到福音派興起與傳揚福音觀念的調整脈絡,更深體會整全的宣道觀,即「宣道是上帝開啟的,不是我們;不是我們去宣教,而是我們融入上帝的宣道使命」。

 

重傳福音也負社會責任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12屆青宣以「宣道上帝‧行動子民」為主題,並邀請提出「宣道的上帝:整本聖經就是上帝宣道的結果」的萊特牧師為主要講員,因此首場大堂課程就先由黃旭榮傳道以「聖經中的宣道觀」為題進行分享。

黃旭榮表示,最早前五屆青宣其實都是以海外宣教為主要信息,著重對全職傳道及海外宣教的呼召;第六屆轉向全職事奉與帶職事奉的雙軌呼召;後又轉向專業事奉,這一路的轉變與普世教會宣教觀的調整有很大的關係。

 

他指出,19、20世紀西方教會開始出現自由派與基要派之爭,自由派(新派)相信理性與科學,不相信神蹟,因而開始傳社會福音;基要派則篤信聖經、神蹟,但為與自由派區隔而強調反智與反學術,著重佈道與宣教,兩者間有明顯的宣教觀差異,即前者重社會、而後者只重傳教。

後來,20世紀中葉福音派興起,認為篤信聖經、基督等基要信仰,但不必害怕學術、思想的挑戰。於是1974年第一屆洛桑會議,斯托得牧師鼓吹福音派教會「不僅要注重傳福音與宣教,也要負起社會責任,關心公義與貧窮」,帶領普世教會福音觀念有所調整。

 

重全職也重專業事奉

黃旭榮表示,基督徒若只重佈道宣教,對於社會關懷與社會公義卻不聞不問的話,就很可能變成「只剩一張嘴巴」,例如看到貧窮百姓的需要時只會說來信耶穌,卻沒有付上社會責任,就真的變成只是在傳教。

他回想,早期青宣以呼召全職及海外宣教為主時,最多為10-20%的人回應呼召,那麼剩下80-90%的人難道就變成傳福音的二等公民嗎?這些在職場的基督徒難道就不能宣教嗎?也因此跟著普世教會福音觀念的調整,青宣也著重帶職事奉與專業事奉。

 

現在被喻為斯托得牧師非正式接班人的萊特牧師,所提出的「宣道的上帝」觀念,黃旭榮認為這是一種典範轉移,將佈道宣教與社會關懷看為福音的一體兩面,是一種革命性的觀念,因為宣道是上帝所啟動,宣道是從創世記就開始,而非從馬太福音才開始,因為整本聖經就是上帝宣道的結果。

黃旭榮表示,宣道若是上帝的,宣道使命就是一切生命的中心,該問的就不是「上帝如何融入在我的人生故事中?」而是問自己「我小小的生命如何融入上帝宣道的偉大故事?」

但他也提醒,宣道不一定始於佈道,但其他方式至終若未包括悔改、信靠上帝,都不是完整的宣道。

 

劍橋七傑留下榜樣

黃旭榮在介紹近代學生福音運動中的宣道觀演變時,提到1885年英國劍橋七傑來到中國宣教,引起英國舉國注意,也帶動英國及美國大學生獻身宣教的熱潮。

當時劍橋團契聚會時的代禱事項,不是為自己哪裡生病、本身有什麼需要來代禱,而是一起為傳福音的對象迫切持續的代禱與行動。黃旭榮鼓勵今日的大學團契能效法這樣的精神,讓大學生能再度扮演引領社會風潮的角色,為主發揮影響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