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宣教的主客關係

1884-large


【◎社論主筆】

每一年的暑假期間都是一波求職潮,一個個奮勇衝向資本主義世界的新鮮人,像是鮭魚返鄉似地前仆後繼。正在這個充滿挑戰的關口,三年一度的青年宣道大會也正在中原大學如火如荼地展開著。每一次的青宣都直白地挑戰著信仰認真的基督徒,應當勇敢地回應上帝在這個世代的福音心意;但卻未必在最關鍵的身份上進行再定義,以至於容易在出發點上陷入焦點的錯置。

 

「全職」與「帶職」的再思

首先,是關於「服事身份」的抉擇思考。大部份的基督徒在面對「全職服事的呼召」時,都有一種「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情懷。事實上,「全職服事或帶職服事」很可能是一個「假議題」。因為這個議題的背後,乃是將服事按照「職業」的類別進行區隔,也就是擔任福音機構、教會牧養的基督徒視為「全職服事者」,而將身處世俗工作,卻仍然願意付上代價委身教會的基督徒視為「帶職服事者」。

其實,這樣的分類並不能反映出基督對我們生命所發出的呼召,充其量只是符合現代社會對於職業選擇的認識標籤。事實上,耶穌對我們的呼召乃是「成為門徒」!不論服事的禾場是在教會,或是商場、學校、醫院、工廠,我們所有的基督徒都在進行同樣的一件事,就是「使別人成為基督的門徒」。我們對於今生服事的身份無法選擇,因為那是一個來自基督呼召的恩典,我們能夠抉擇的僅僅是在哪一個禾場「跟隨基督成為門徒」,以及「使別人成為基督的門徒」。

 

「決定」與「被決定」的再思

在宣教導向的聚會中,年輕人總是會來到一個悲壯的時刻:「是否舉手回應宣教的呼召?」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個「能夠決定的決定」,而是一個「已經被決定的決定」,因為每一次「面對抉擇的時刻」都是一次「主權」的重新思考:首先,我們重新承認上帝對我們的人生握有絕對的主權,我們重新將主權交付在創造並呼召的上帝手中;其次,我們則是認真地將我們的人生交付在福音的未得之民手中,這個「被決定」是從根本上否定了「我」作為自己人生決定者的「主權」。

當基督「為了我們」而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祂所展現出來的決定正是這種根本的顛覆:一個「為了他者而存在的人生」!如果我們說,這僅僅適用於基督,那絕對是個軟弱的開脫,因為基督在提比哩亞海邊正是對彼得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說了這話,就對他說:『你跟從我吧!』」(約翰福音廿一章18-19節)

 

「主人」與「客旅」的再思

正是由於我們作為宣教決定的「主權」已經被交付給呼召我們的上帝,以及等候我們的未得之民,我們便徹底在這個世界成為「客旅」,一如希伯來書十一章13節的提醒「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這是一個使我們得以自由的覺察,作為跟隨基督必然成為的宣教士,我們不用對自己服事的結果抱持著得失之心,因為我們終其一生都不會「完全得著所應許的」,永遠只能「從遠處觀看」。

廿世紀宣教神學家大衛包許(David Bosch)清楚地提出「上帝的宣教」(Missio Dei;Mission of God)概念,就清楚指出,宣教並不是我們的工作,而是上帝自己的工作!我們在宣教中的參與,並不具有主導的意義,只是反映出上帝在我們這個時代中工作的痕跡。換言之,宣教並不是我們努力貢獻的結果,或是認真委身上帝所產生的果效,而是上帝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工作。這或許在一定程度上,對我們宣教的熱情帶來衝擊與震撼,但卻是重新在這個攸關永恆的聖工上,將主權交還給上帝自己!

 

跟隨基督、主權交託、信心旅程

委身宣教的大使命,並不是一種職業的選擇,而是一個確認跟隨基督的回應;委身宣教的大使命,並不是一個偉大悲壯的決定,而是一次又一次將主權交託給上帝與福音未得之民的回應;委身宣教的大使命,並不是走向結果未知的福音行動,而是一趟返回天上家鄉的信心旅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