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極生悲─從電影《極樂世界》談貧富的階級對立

2146-large
《極樂世界》敘述二十一世紀末期富人以及世界政府因地球耗竭,轉而遷居到一個名為「極樂世界」的人造環形基地。(圖片提供/索尼影業)


【徐硯美】

倘若這世界的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有一天,「富人」的「極樂」就將成為「窮人」的「極苦」。這是電影《極樂世界》導演尼爾布隆坎普在本片中不斷釋放出的訊息。

 

2009年他以外星人迫降地球,遭到不平等待遇為主題的《第九禁區》,諷諭社會間的階級、種族問題,讓觀眾有諸多反思,而《極樂世界》敘述二十一世紀末期,因為地球汙染嚴重,資源耗竭,居住品質低落,於是,富人以及世界政府轉而遷居到一個名為「極樂世界」的人造環形基地,而窮人則只能留在地球過著苟延殘喘的生活。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然而,窮人所面臨的困難不僅僅是居住品質差與富人有懸殊的差距,在醫療上,極樂世界的公民擁有一種特殊的「醫療床」,可以治療人類一切的疾病,不管多麼嚴重,全部都可治癒,而地球上的居民僅有貧乏的醫療資源,連最基本的骨折都無法救治。

 

男主角馬克斯(麥克戴蒙飾演)自小是生在地球的貧民,並且舉目無親,在天主教的孤兒院長大,成長過程中,他遇見費芮(艾莉絲布萊嘉飾演),馬克斯時常仰望著天空遙遠一端的「極樂世界」,並承諾費芮有一天要帶她一起上去,不料,生活的艱難將二人分開,再次重逢,人事已非。

 

在工廠打工的馬克斯因意外而被暴露在輻射之下,導致只剩五天壽命,同時,他得知費芮還有了一個罹患白血病的女兒,他要如何突破從地球到極樂世界的嚴密防線,為自己與心愛的人帶來一線生機,同時還捲入極樂世界中一場政變的風暴,尼爾布隆坎普再次尖銳的使觀眾看見貧富對立背後的真相。

 

拒絕溝通,是對立的開始

導演為呈現二十一世紀末期地球極度低落的生活環境,特別將整個劇組帶到墨西哥的真實貧民窟拍攝。因此,若將整部電影視為一個龐大的隱喻系統,在其中許多場景就是與現代社會當中諸多的現象互相對應。

 

從一開始,成年後的男主角馬克斯就被設定為一個帶有竊盜重罪的假釋罪犯,然而,他僅僅是要排隊乘坐公車前往工廠工作,卻遭遇無視人權的對待,動輒得咎,機器人刑警可以隨意將他的手打斷,並且延長他的看管期限。

 

而導演刻意安排一個場景,是當馬克斯要向假釋官報到時,假釋官竟然是一個「人偶」,用著機械式的聲音宣判馬克斯的看管期限延長,且不聽任何解釋,將他的基本人權完全剝奪,而且,不僅僅是馬克斯一人,導演讓這個處理假釋罪犯的空間中充斥著許許多多的人,藉此諷刺在未來社會中,零容忍和簡化的司法,將阻斷溝通,缺乏聆聽的結果,並沒有遏止犯罪,反而使更多仇恨與不滿積蓄在心中,形成強而有力的對立動機,讓犯罪的問題更加擴大。

 

優越意識,是對立的興奮劑

在馬克斯工作的工廠中,該企業的總裁是來自極樂世界的上層階級,他所展現出的,就是典型上層階級的「優越意識」,當他與投資者對談時,所談論的都是「利潤」的提升,而他底下的主管階級,無視工安危險,要求馬克斯進入具有輻射危險的工作室維修閘門,最後導致馬克斯被輻射照射,命在旦夕。

 

但是,該企業的總裁非但沒有憐憫,更在下來察看生產線為何暫停時,看到他底下監督的主管時,跟他說:「不要呼氣在我臉上。」極度的優越意識,讓他自己以為高人一等,只要階層較他次等的人在他面前,就連講話呼氣都必須看他臉色。

 

而電影中另一個重要角色,就是極樂世界的國防部長(茱蒂佛斯特飾演),當她面對地球有太空船企圖偷渡到極樂世界時,她採用激烈手段,直接用飛彈將其擊落,船上數十條人命頓時被殺害,甚至,連僥倖著陸的太空船,她也下令無論死活,一率逮捕,而從未想過,其中大多只是老弱婦孺;他們來到極樂世界,並非是想享受榮華富貴,而是大多遭受疾病與傷殘所苦,想要透過醫療床來重獲新生。

 

在階級或貧富的對立中,高度的優越意識會將極度殘忍的行為「合理化」,認為那是保護「既有權力」的一種「必要行為」,甚至,這樣錯誤的正義感,將成為一種「興奮劑」,讓對立加劇,讓仇恨無解。

 

無私付出,是對立的解藥

在電影中,不斷重複著一個片段,就是撫養馬克斯長大的修女,告訴著馬克斯:「或許你覺得從地球看極樂世界很美麗,但你別忘記,從那裏看地球,也很美麗,永遠不要忘記你是從何而來的。」她還將一個印有地球圖樣的綴飾贈送給馬克斯。

 

幼年的馬克斯只是覺得在地球的生活很苦,所以倘若可以,他要努力的爭取到可以上極樂世界的資格;當他被輻射照到,他所想的是,我一定要上到極樂世界,不然我會死;當他看到費芮的女兒,他所想的是,就算我無法被治癒,我也想讓她被治癒;最後,當他知道自己原來有一個使命,是能拯救整個地球,但是要犧牲自己的性命,他想的是,那就去做吧!

 

從自我的享受,到自我的犧牲,這就是解消對立最好的方式,試想,倘若馬克斯只是單單的想脫離生存環境糟糕的地球,即便如他所願,帶著費芮在極樂世界雙宿雙棲,那也只是成為另一個「富人」,然後世界上貧富的對立依舊存在,甚至,他也有可能變成擁有「優越意識」的人。因為,他可以理直氣壯的說:「我的生活是我自己苦過來的,為什麼要跟窮人分享?」但是,當他不再看個人的享樂,而將眼光放在「救贖」的偉大使命上,受惠的就不僅僅是一兩個人,而是整個社會。

 

面對貧富差距逐漸增大的現實社會,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景象是一邊有著高聳的商業大廈,華美的豪宅,但另一邊就是骯髒不堪的貧民窟,中間似乎有一道隱形的牆,這道牆充滿了仇恨、恐懼、抱怨,扭曲了貧富兩端原本對人應有的尊重、包容,這就像《極樂世界》的寫照。經濟發展或許是一個龐大且複雜的問題,但是,從心開始,把那道高牆拆毀,多一點付出與關懷,少一點對立與控訴,我們不需要「極樂」的世界,但我們很需要一個「喜樂」的社會。

 

———-

DATA

極樂世界  Elysium

上映日期:2013-08-07

級  別:輔導級

導  演:尼爾布隆坎普

演  員:麥特戴蒙、茱蒂佛斯特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