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政瑞與眷村老兵 以愛和好

2249-large
黃政瑞(右)帶領團對投入眷村老兵口述歷史,以愛化解族群對立。 (黃翊雯/攝影)


【記者李容珍、實習記者黃翊雯新北報導】

「新店溪的上游是甚麼溪?」「很多人知道東北有三寶,你知道中和有哪三寶?」身為出外人,卻專精本土文化研究,獲得社會肯定的中和庄文史研究協會創會榮譽理事長、松江路長老教會黃政瑞長老說,過去他到學校授課,很多人都知道長江的上游是金沙江,卻對新店溪上游是南勢溪卻不知道。

 

扎根研究被老兵接納

他感嘆台灣移民社會,很多人對自己居住的歷史文化和地理環境非常陌生,因此從他擔任縣議員開始,創辦中和庄文史研究協會,不僅將雙和之文史、地理資料整理編入鄉土教材、培訓導覽解說員,並且定期舉辦雙和美展、文學獎,在社大授課…。

他記得剛開始不少人說,他做文史工作、曲高和寡,還要籌募經費。本身具有濃厚民進黨政治色彩的他,在訪查眷村老兵的過程,從到處被拒、東推西推,到後來被老兵們接納。

 

他記得推出全台第一本眷村的訪查出版的記者會,應邀參與的一位自治會長說:「黃議員,你為我們眷村做歷史,我感謝你,但你是民進黨籍議員,雖然你做我們眷村的文史工作,選舉我不會投票給你。」黃長老說,雖然當下聽了很不舒服,也非常訝異,但他對那位自治會長說:「我做眷村工作不是為了你的選票。今天我黃政瑞雖然當議員,我也做文史工作,就是一個歷史工作者。既然我是一個歷史工作者,就不應該為了族群的問題、意識形態的問題、黨派的問題,掩面不看這塊歷史把它切割掉。我也不會因為你是國民黨、你是眷村外省人、意識形態不一樣,就把眷村的歷史切割掉。假如我今天這麼做的話,我就不是一個歷史工作者、就不是呈現歷史的真相。」

 

之後,眷村的配合度愈來愈高。曾經有位從政戰學校畢業的畫家宋建業教授,娶媳婦的時候特別邀他去,當眾向大家介紹說:「我今天邀請一位貴賓,這個人叫黃政瑞議員,他是民進黨的,今天我邀請他當貴賓!」眾人鼓掌歡迎他,連他自己都很感動。

原本做西藥代理商的黃政瑞,剛信主時是默默關心社會。後來民進黨建黨後,洪奇昌準備出來競選國大,當時大家都對民進黨的印象不好,認為民進黨員就是穿拖鞋、穿木屐、嚼檳榔的販夫走卒,甚至汙衊民進黨是暴力分子、沒水準。洪奇昌為了要建立民進黨新的形象,透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青年事工委員會幹事,把他推薦給洪奇昌。當時他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北中會青年部的部長,也是台北區社青聯誼會的會長,那時洪奇昌是台北區聯誼會的會員。

 

參與政黨活動愈陷愈深

其實當時內心非常掙扎,時逢戒嚴時期,內心多少有些恐懼,而他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如果被找麻煩怎麼辦?那時他記得聖經有一句話「在愛裡沒有恐懼」,也因著這句話給他力量。如果「你愛這個台灣,你做的事情是對的,就不必有什麼恐懼了。」所以他才答應洪奇昌,陪伴在旁邊去拜訪、演講,讓別人感覺說民進黨不是一般想像,也有生意人、中產階級,不只有販夫走卒。之後洪奇昌當選國大,他就回去做生意,歸於平淡。

後來洪奇昌在中永和成立服務處,請他過去關心,他也幫忙募款、辦活動,「越走越深」(台語)就變成他們的幹部了,甚至擔任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從此他也慢慢的對台灣的政治、農民開始關心,並成立北區228受難者基金會,關心228受難者家屬。之後,他擔任中和市黨部的主任委員。後來周慧瑛也透過他的在北縣有關教會的聯繫協助,當選省議員。

 

本土意識需從文史扎根

因此有人就鼓勵他出來選舉,他根本沒有選舉的意願。但是其中周慧瑛和先生蔡有全夫婦鼓勵他時,說了一句話:「難道你願意把對議員的職位給那個形象不好的人來當嗎?」讓他動心,他就想回去問他的妻子、女兒。他的妻子就說:「你在還沒當議員以前當黨部的主委,要看到你的人都不簡單了,也要做生意,黨務也要做,服務處的事情你也要調理。假如讓你當議員的話,要看到你的人就更不可能了。錢也可能付得更多。」她口頭不答應,但請他問女兒的意見,如果女兒說好的話,她就好。

 

當時他女兒讀台灣神學院,剛好清明節休假回來,他徵詢女兒意見時,女兒勸他說不要選「這個政治這麼骯髒…」。後來女兒回神學院後差不多半個月,晚上突然打電話給他說:「我同意你出來選舉。」「爸爸,聖經是這麼說的『不要讓刺藜當王』,所以想說,讓你選好了」。之後在選舉的演講會場,女兒都請假幫他演講助選。而後他也當選。

從民國八十三年到八十七年任職縣議員五年的時間,讓他感到其實台灣是個移民的社會,對本土的正統、台灣的歷史、文化,其實都不懂,只知道中國。假如要民眾產生本土的意識,必須從在地文化著手,才有可能認識地方的文化,然後才能關心在地的事情,當然信耶穌的人越來越多越好,但是這不是他個人能去做的。他說,民間拜的什麼爺、媽祖,不然就是太子,就是受過去封建思想影響。

 

全台第一個眷村調查

他說,若我們對台灣的歷史、文化都不曉得,如何建立本土意識?因此民國八十三當選議員後,八十四年就成立工作室。當時一些支持他的里長就疼惜他說,做文化是是軟性的、看不到的成果。當議員就是要去鋪橋造路,看到政績,要連任才有可能。」常常有人對他說:「你是出外人,不是在地人。出外人在做在地的工作,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你不是在這邊成長的,怎麼可能在這裡做文化工作。」

 

他坦言,做文化工作不是為了連任,而是為了本土文化的扎根延伸,建立本土意識,我們代代的子孫才能夠了解他所居住的文化,才有可能愛這個地方。他舉例說,「如果某某人是你的太太,這個太太你都不認識,對她都不了解,但是對隔壁的太太卻很了解,你對你的太太是真的有愛嗎?如果對太太都不了解,去了解別人的太太有什麼用?!」

每年他帶領團隊做眷村調查,他們也是全台灣第一個做眷村調查的。因為那時候他感受到眷村也是中和本土在地的一塊,雖然那是眷村外省人,但是也是我們裡面的一部分。尤其當李登輝當總統時,說要把老舊眷村拆除、重建,他心想新建築物起來了,人一定會四散掉,竹籬笆也被毀掉,可能眷村的歷史這樣就沒了。所以他們投入眷村訪查,推出《眷村─即將消失的名子》第一輯。

 

經調查後更曉得,原來在整個台北縣眷村最多的就是中和,總共有26個眷村。在民國四十幾年的時候,蔣介石撤退時把眷村安置中和,因此眷村的人數比在地的人數更多。中和的人口79%是外移人口,21%才是在地人口。《眷村-即將消失的名子》第一輯,內容涵蓋中和的位置、軍種、人數;四年前推出第二輯,談到眷村的生活,因為那時候外省人在娶台灣的女子,那時候的台灣女子受的教育不多,語言一定有問題,何況外省人國語又不標準,那他們怎麼生活?因此從教育、語言、休閒、經濟在生活上各方面,都把它列為口述歷史的對象。

在做第一次做眷村調查的時候,工作人員一定先去拜訪當地自治會的會長。他們首先關心的是眷村改建,其次,當他們看到他是民進黨的人,就不理他了。既然要做,經費又申請了,怎麼可以不做?因此透過他自己的人脈旁敲側擊,去找人就完成了。

 

完成之後,他寄邀請函給這些自治會的會長,邀請他們來參加記者會。以後隔了幾年,再做第二輯,老兵們配合度變得非常的好,甚至他去的時候會請吃飯。所以在第二次記者會他們出來的時候反而感謝他,彼此變成好友了。

 

突破意識形態需有同理心

三年前推出的《烽火人生》一書,共有四個主題,包括台籍日本兵、原國軍台籍老兵、二二八事件、八二三砲戰。八二三炮戰佔以半以上都是外省人,都是他們訪問的對象。他們與中和眷村的人訪談,反應比先前更為熱情,去了之後,對方還煮水餃請客。訪談中也聽到他們的心聲,感受到其實他們是愛中華民國的,在八二三炮戰的時候,他們說:「對面那岸是我的同胞、是我的兄弟,我被抓過來台灣,那我在跟誰打仗?」他們的心裡其實是很矛盾。

 

他說,在台灣我們非常多意識形態,外省人回中國探望他的母親,或者拿錢回去,我們就認為他好像背叛台灣。但我們人在台北;怎麼沒有感受到拿錢回彰化,就是背叛台北?所以我們台灣沒有同理心,外省人不曉得台灣人那種內心的痛苦,台灣人也沒有站在外省人的立場,他們那種悲情、思鄉。

我們都對立,「有立場沒有是非,有恩怨沒有對錯,有權謀沒有道德」。現在台灣社會就是這樣的,在政治上更明顯,只有我的黨才是對的,台灣怎會和諧?他認為,台灣真正的危機是族群的危機、國家認同出了問題,台灣一個島有三個國家: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共和國,也就是統一、維持現狀、獨立,因此我們的心中都有敵人,這是一個分裂的族群、國家。所以中華民國(台灣)的危機必須解決才有未來。

 

在信仰上要如何去和解?耶穌說:「要去愛你的敵人」,但是我們就沒辦法去愛,假如大家都能夠信耶穌,想到耶穌的話說,去愛你的敵人,就是和解。

我們有動物情慾的愛,要把它擴張到親情的愛,進而括及鄰人的愛,在耶穌看來還不夠,還要「愛你的仇敵」。唯有「和解」,一個國家才會真的安定、穩定的發展。我們是要從歷史事件得到啟示、教訓,並且看到未來,但是人類都沒有這樣,常常都在重蹈覆轍。

改制之後,他期望文化局能繼續過去區公所支持他們事工,讓他們向下扎根的文史工作受到更多重視。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