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未來,正視環境永續危機

2507-large


【本報主筆】

中秋節快到了,雖然政局紛亂,但多數人仍然會期待好好跟家人團聚、賞月。

事實上,月亮因為反射陽光,明亮地高高掛在夜空,才會令人產生清幽之感。真正的月球表面,白天溫度高達127℃,夜晚低到負183℃,是個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賞月之餘,是否也該看看我們在地球生活的自然環境:自「全新世」(最新的地質年代)以來提供我們舒適的氣候,讓萬物欣欣向榮,即使一個小小角落,也總是蘊藏著令人驚嘆的美麗,同時支持著包括你我在內的無數生命。但是,多少人真正珍惜這樣的恩典福份?

 

永續發展變綠色大傘?

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與環保署,為掌握全球最新趨勢,作為我國推動永續發展工作之參考,自2007年起,每兩年辦理一次「永續發展國際論壇」,上週已經舉辨第四次,討論議題主要包括國際永續低碳城市推動策略與現況、低碳永續家園之推動等。

 

然而,我們從國際針對全球 500大企業所做的調查,發現主要大企業減碳成效欠佳;台灣大多數民眾日常生活所呈現全力追逐經濟成就的狀況,也並未因永續或低碳觀念的推廣而稍緩。這些真實的趨勢,使得維持氣候變遷不超過2度C的理想受到威脅。

環境倫理學之父羅斯頓(Holmes Rolston, III)早已指出:「永續發展」已經成為有關環境論述最流行、最政治正確的用語,很少人敢輕易對它發出質疑。但是,目前全球或台灣的實況,正好應驗羅斯頓的擔心:永續發展會不會變成一把綠色大傘,掩飾實際的問題,甚至延誤處理問題的最佳時機?會不會變成一種遮蓋真相的煙幕,讓財團、開發者蒙混進來,假永續之名,進行開發之實?

 

正視「家」的主張

生態學(ecology)就字義的最直接解釋,就是「家的學問」。

早在十六世紀初期,英文裡的“oeconomy”是用來表示「經營家產的藝術」,它源自希臘文的“oikos”(房子)一字。一直到一八六六年,德國生物學家赫克爾(Ernst Haeckel)首次在書中使用“ecology” 一字,即我們今天所稱的「生態學」的來源。

 

《生態主張》也就是「家的主張」,書中點出現代人普遍的病症──現代人是患有遺忘症的,對「延續的情感」無動於衷,更對「生命延續」的自信心(即介於小孩與長者間之傳承)置之度外。他不但把前人獲得的成就看成落後的,而予以拋棄,他也抑制小孩、藐視老人、抵押未來。──現代社會家庭崩解,其來有自,這問題,我們能夠不關心嗎?

 

回家吧!現代人!

廿世紀中葉,有一群瑞士籍神父來到東台灣,在部落價值仍然普遍被否定的年代裡,堅定地以行動肯定原住民文化的美善。原民會前主委孫大川教授提到,早年負笈比利時魯汶大學,前往蘇黎世探望年少時代在部落牧養原住民天主教會的賀石神父(Hans Husser)。神父一看到孫大川劈頭就問:「你來歐洲學什麼?我們沒有什麼東西值得你學習,我們的文化有病,只有你們原住民的文化才符合人性,千萬不要學我們啊──」。

 

孫大川教授體悟到,在賀石神父那一代的歐洲知識份子所面臨虛無而悲觀的困境,讓他們找不到文化的出口。這些神父彷彿在部落裡獲得了某種救贖和人性上的解放。他們半個世紀前生命深處的感動,在廿一世紀走進部落遊學體驗的一群台灣人生命深處激起迴響,我們與神父們感受到同樣的鄉愁與渴望。

如今,面對環境災變愈益頻繁的現代社會,「回家」可能就是我們的出路,至少,它會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另類選擇!

 

以信、望、愛投資未來

上個月剛剛由看守台灣研究中心出版的《2013世界現況》,主題是「永續,還有可能嗎?」似乎反應出羅斯頓的擔憂,已經成為全球所有關心環境問題的人士共同的憂慮。我們真的不能再迴避「永續,還有可能嗎?」這個再現實不過的問題──我們必須更積極地投資未來。

 

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下面這段話,或許可以幫助我們能以比較健康積極的心態來從事投資未來的大業:

任何有價值的事,不可能在一生之中完成,因此,我們必須憑希望得到救贖。

 

不論多麼崇高的事,不可能一人單獨成就,因此,我們必須藉仁愛得到救贖。

真、善、美的事務,都無法即刻展現成果,因此,我們必須因信心得到救贖。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