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立中用鏡頭補捉上帝創造之美

2518-large


拍照人人都會,但有位用鏡頭記錄台灣的攝影師,他將奧萬大的楓葉林等著名景點,藉由鏡頭與筆下的文章,紀錄也曝光出來。他是零點攝影俱樂部現任會長,也是高雄循理會迦勒牧區區長,人稱「歐爸」的歐立中老師。

對國中時信主後就沒有離開教會的歐立中來說,鏡頭中的「視界」,讓他更清楚知道神造萬物的創意和生命力;透過攝影,他用鏡頭刻印台灣之美,更以信仰為美景寫下充滿生命力的註解。

 

因緣際會踏進攝影人生

歐立中與攝影的不解之緣,從紀錄孩子的成長開始。當兵後,他因緣際會進入左營國中擔任國文老師,當時老師的薪水沒有很高,歐立中白天上課,晚上在台灣新聞報兼差。為了記錄孩子的成長,他咬牙買下當時價值一個老師六個月薪水的機械式單眼相機-NIKONMART。因為要沖洗照片,他認識了新生照相館的老闆蔡高名,激發其對攝影的興趣,在其引介下加入零點攝影俱樂部,因而展開他的攝影人生。

 

在當時還在戒嚴的時代,許多山區等地方是需要經過種種關卡才得以申請到證照入山的。然而,因為歐立中曾擔任過訓育組長,成為救國團校園的服務員,加上從小在教會長大,帶團活動的經歷足夠,因此開始負責在周末帶營隊,而他又有報社記者服務證,入山申請自然較一般人更為容易,於是就開始帶著零點俱樂部的會員南征北討,可說早期跑遍南台灣的行腳攝影師。

 

在一次,歐立中在南投原住民山青指引中,來到當時不為外人所知的奧萬大,一大片楓葉林震撼了歐立中,但這景色直到兩年後有雜誌風聞而向他邀稿,這才第一次在台灣的雜誌媒體上報導出來。

 

其他景點如茂林的涼山瀑布、三地門的大水沖瀑布與海神宮等,也都出自於他的鏡頭與文筆才曝了光。因此,「歐立中」這個名字開始在攝影界與報界中闖出名號來,甚至還受邀撰寫攝影評論,並擔任學生攝影社的指導老師。

 

從攝物之美 見平衡的精緻

歐立中說,在零點攝影俱樂部的壓力很大,除了要參與俱樂部大小活動以及外部比賽,還有內部的月賽、季賽和年度的攝影比賽,並要定期交出攝影作品,這對擔任老師還必須帶團的他來說不是那麼簡單,但也因為如此,讓他的攝影技術越磨越銳利。 

 

歐立中帶團的經驗,讓他開啟另一道對於生態的知識之門,以至於跳脫鏡頭之外,還看見被攝物的生命之美。

歐爸當時不僅在救國團帶團,也受邀擔任幾間學校的攝影社指導老師,常帶學生到處拍照。為了不被學生問倒,他買了許多攝影與生態的書與雜誌,研究攝影並台灣生態,結合兩者,看見神造萬物那「平衡的精緻」。

 

從植物延續生命方式中,他感受神對大自然普遍卻又獨特的恩典。好比「紫花地丁」的播種方式,竟是因著種子擁有糖衣般的外殼,被螞蟻搬回家啃食到種子表層後丟出蟻穴外,才讓生命得以傳遞到它處。歐爸說,台灣處處是這種生命之美,當用鏡頭留下景物之際,不妨了解其中的生命歷程,會發現台灣的美早已在神的創造中,埋下珍貴的DNA。

 

談到歐爸攝影美學的轉變,絕對與信仰有關。歐立中國中時,班導師正是時任國中老師的聖光神學院前院長呂榮輝博士,當時「呂老師」利用周末帶著還是小毛頭的班上同學去教會「踏青」,當同學們看見老戴師母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所有孩子包括歐立中都看傻了眼,加上又有好喝的氣泡糖水(後來歐立中才知道那是「可樂」)與點心,於是歐立中開始跟著呂老師去教會,也因此接受救恩。

 

重回信仰 感受神造世界

從高雄循理會設立第一年開始,他成為唯一與教會共成長至今60年的會友。他坦言,自己因為帶團、攝影,多年來主日聚會不穩定,靈命沒有太多成長,但從沒有離開教會。直到退休後,在歐媽的鼓勵下回到教會、參與小組,更擔任迦勒牧區的區長,裝上名為「信仰」的鏡頭,開始從另一角度與眼光,感受這個世界。

 

在迦勒牧區一位99歲的老姊妹形容歐爸用相機為教會寫歷史,笑著說「這一輩子做好這一件事情就足夠了」,而這對歐爸來說,不僅是肯定他拍照的技巧,更是肯定他穩定在教會服事的心。

 

歐爸說,過去拍照是為了留下「美」,但在信仰的角度中,他盼望拍下上帝的「精心設計」,觀看神奇妙的手,如何讓創造之美藉由生命傳遞而延續下去。如今對他來說,最厲害的攝影老師就是上帝,看神要他看的、拍下神給的感動,是74歲仍拿著相機的他,不變的使命。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