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社會中的安息

2677-large


首先我們要問一個問題:「為什麼科技給人的聯想是速度、改變、壓力這類的概念?」這個答案似乎不證自明,科技改變了交通工具、生產製造、資料傳輸、甚至生物生長的速度,而這些改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從而改變了應變的方式與對危機的敏感度。這些帶來的思維模式、生活方式、生活步調的改變,產生的正是壓力。

 

人厭惡壓力 渴望安息

弔詭之處正在這裡,人厭惡壓力、渴望安息,然而為什麼會為自己製造出壓力來呢?答案很有趣,人是容易被變化吸引的。人的大腦資源有限,當一個刺激重複出現,我們對它逐漸熟悉後,我們對它的反應就會減低(習慣化),此時需要不同的刺激出現才會引發我們的注意。所以大腦天生是喜新厭舊的,而且變化的速度越快,越容易吸引人,這點在小嬰兒身上尤其明顯,所以兒童節目都以誇張的動作、較大的變化來吸引他們。

自從有人類以來,提升效率的努力從未停止,但是真正巨變是十八世紀動力與機械的進展,改變了人類生產與交通的速度,此後就如國父在民報發刊詞所說:「世界開化,人智益蒸,物質發舒,百年銳於千載」,在當時的人來看,對世界的進步是頌揚的、樂觀的。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十九世紀下半葉,電的發明把動力帶到收發自如的境界,廿世紀電子的時代更開始了一個嶄新的境界,有兩個根本性的發明,一是電腦、一是通訊。這兩者又都依附著半導體技術的進展,呈現指數型成長。1946年美軍用的第一個電腦ENIAC,速度每秒只能運算5000個指令,造價卻高達50萬美金,消耗功率高達150千瓦,據聞每當ENIAC啟動時,費城的電燈就會變黯淡一些。今天個人用的PC每秒可以執行上億指令,功率只有數十瓦,這些成就與半導體知名的摩爾定律有關,就是每18個月,積體電路(IC)的電晶體數目增加一倍,以同樣速度增加的是:電腦速度、記憶體容量、數位相機畫素。

 

快速科技帶來兩種不同影響

電腦起初是用來協助科學家作複雜的計算,如解微分方程式、計算彈道,但是後來擴展到文書處理、聲音處理、影像處理等事務,幾乎全面進入人類的生活。人類對周遭世界知覺分別由五官進入,其中有兩種似乎是人巨大的渴求:一是聲音、一是影像。古人說「聲色」,傳道書一章8節說:「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都告訴我們同一件事。電腦的處理能力不斷提升,泰半是因應影像、聲音處理的需要。影像、聲音合稱「影音」,在電腦世界中都先化成數位信號,以便電腦來處理,通訊的進展則讓這些數位信號可以迅速傳遞。

除了通訊速度的提升外,無線電的應用讓通訊器材可以離開固定的線路(不論是銅線或光纖)而隨身攜帶;同樣由於半導體技術的發展,讓器材越變越小,這些綜合的成就,就是千萬資訊聚於掌中,全球人士俱各相連。除此之外,電腦形成一種新的智能,使得互動性的遊戲越來越逼真,這帶來另一種吸引人的快速變化。

科技的快速更新帶給我們兩種不同的影響:一是一般人的生活呈現一種嶄新的樣貌,一言以蔽之,就是繁花滿天、目不暇給,所有的人和人造的智慧型程式都彼此相連在一個網路上,不斷的產生資訊、進行互動,帶來的副作用就是,人淪為外在刺激的反應者,不斷的活動卻沒有沈穩的內在目標;另一個是,科技的迅速變化,讓我們變得很焦躁、沒有安全感,害怕落伍、害怕被淘汰、害怕錯過了重要的信息。總而言之,人越來越沒有安息。

 

歸回安息 平靜安穩

人類所歌頌的進步、所驚豔的快速進步,是否真是人類的福祉,這點人最好停下來想想。兩千年前以賽亞曾經說:「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以賽亞書卅章15節)當時的以色列人擔心難以抵禦外侮,所以東奔西跑到處求助,神說根本的問題在於「歸回安息」。安息是活動的對比,但並非停止活動就是安息,而是歸回安息。

人類也是如此,所有的科技進展都想挑戰極限,然而若不歸回到神的面前,體察什麼是祂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所有的快速進步,帶來的都是茫然與壓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