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鵬 牧師與罪的血肉爭戰

2716-large
誘惑當前,沈鵬經歷無數次心動,又無數次將犯罪的慾望掐熄。(攝影/李日禾 圖片提供/影音使團)


文/陳靜怡 攝影/李日禾

牧師從來不是罪的絕緣體。他們面對的引誘,甚至比你和我的還要多。「為什麼我不做惡事了?原來我懼怕上帝,我很怕祂!」沈鵬(Peter)說,不是不想做,只是不敢做。

誘惑當前,Peter經歷無數次心動,又無數次將犯罪的慾望掐熄。耶穌教我們求天父「不叫我們遇見試探」,但我們總是有知覺或無知覺地踏入試探。「就算牧師也一樣,所以偶爾便出現有牧者跌倒的新聞。有時我也不禁問,為何有好榜樣的牧者也會跌倒?」Peter慨嘆道。

男與女的避忌
以前的Peter堪稱「罪人之中的罪魁」,因此Peter對罪的知覺比一般人更加強烈。由於職責所在,牧師與會友有較多單獨而深入的接觸,為了避免自己誤進試探的圈套,他與女性傾談時會在有大玻璃的房間進行。「當然不是要保護我自己,而是警誡和提醒自己。」說白了,是避免自己與女性出現「感情混亂」:「她會依賴我,我也可能對她有同情心,很容易會搞錯以為那是『愛』。」

Peter坦承曾有女性暗示與他發展婚外情:「一個漂亮女生這麼主動,我不是不想去的。我以前殺人、放火、打劫做齊,突然就變成新造的人,像天使一樣,你信嗎?」「舊我」常常翻身挑戰「新我」,情感與理智交戰得多,Peter歸納出拒絕犯罪的原因:「最大原因是我怕上帝,但我知道祂好愛我!」

無論一個牧師如何不拘小節,一些牧者的基本禁忌還是要守住的。除了男女感情,Peter另一個禁忌就是錢財:「我沒有奉獻箱和保險箱的鑰匙,教會一分錢也不會經過我手。」但他特別用一個銀包來存放會友的無私奉獻:「他們知道我不領薪就私下給我,有時因為某些原因我不接受,即使接受了,也存放在這個銀包,教會有特別事我才使用,那就不牽涉教會財政。」為防範瓜田李下而釀成「水洗不清」的誤會,還是需要聰明地畫一條位置適當的界線。

色,差一步破戒

理智歸位時,Peter懂得拒絕罪;但當連理智也「矇查查」時,牧師也會與罪打「擦邊球」。向來率性的Peter坦然分享了一次誤入內地按摩店的經歷:「有一次做完佈道會,需要休息一下,在街上看到一家寫著『足沐』的店便走進去。」Peter心想只是按摩腳,應該不會出現問題,怎料還是發生預料之外的事。「招待說木桶用完了,叫我轉做按摩,我很少去這些地方,沒想過有其他事發生。」Peter口中所說的「其他事」,或許讀者已心領神會了。「我對她說『不要再按摩那裏』,她說『不用怕,給點小費就行』,結果我給她小費,叫她不要再摸我!」

Peter單腳站在犯罪的懸崖邊,雖然最後沒有跌個粉身碎骨,但他回家後還是被這「意外」折磨了幾天。「要澄清我不是清高,其實我與她同處一室的那一個小時很『難頂』,最慘的是我離開後仍不斷回想那件事,有一種慾火焚身的感覺,甚至有一刻想過下次偷偷地再去按摩,反正沒人知。」人不知,但神什麼都知。Peter知道這位神是真的,他怕得罪祂,才又一次戰勝了罪。

權與利的心理角力
除了色,牧師也難免要應付權力和名利的試探。Peter建立教會之初是自己一肩扛起,雖說牧者應有「洗腳」服務會友的準備,但他承認真正要做時又是一場心理角力:「教會初建立時沒錢,我要自己做清潔,雖然我沒要求弟兄姊妹去做,但我一邊洗廁所時一邊咒罵他們!可是後來又想,我也是一邊突破自己去做不願意做的事。」

洗廁所的試探還是其次,緊接著是分享的試探,誘惑力顯然大得多:「曾經有人很欣賞我的事奉,希望捐一些東西給我,一半支持我生活費,一半用作教會事工。後來我才發現那是總值達七位數字的東西!」

忽然天降巨額餽贈,Peter承認初時「好開心」,當執事會和董事會的弟兄提醒他要冷靜時,他甚至反駁說上帝自會保守,但後來愈想愈覺得心裏不平安:「我像大衛,也有做偷雞摸狗的事,但大衛的詩篇強調『心』,我心裏有內疚自責,所以最後還是跟物主說我過不了自己那關。」筆者看過那些被拒絕的餽贈的照片,果然每件均非同凡響,少一點定力,真會跌入網羅之中。

牧師不是聖人

Peter多次強調「牧師也會犯罪」,當然可理解大眾對牧師的道德要求較其他人為高,然而無論信徒與非信徒,仍有許多人將牧師歸入「聖人」級別,Peter不諱言這想法對他構成壓力:「很多人覺得你是牧師就是聖人,不能犯罪,連牧師的妻子也是聖母。雖然這些壓力很大,但我感恩弟兄姊妹十分包容和接納我。」

每個人都有內心的陰暗面,所以我們才需要耶穌的救贖。牧師同樣需要救恩,因此Peter鼓勵弟兄姊妹不要給牧者太多壓力:「你們自己都是基督徒,但是否真的如此神聖?我們要常常自我檢討,要人家在我們身上看到我們是基督徒,有好榜樣。」Peter鼓勵大家叫他「Peter」而不是「沈牧師」,也不要叫太太師母,以免牽連她承受壓力。他也極力拉近與會友間的距離,走進人群之中,不希望別人誤以為牧師就高高在上。「我和他們(弟兄姊妹)有時沒大沒小,一起去游泳、燒烤,甚至唱卡拉OK。」他笑說。

犯罪陷阱處處都是,做基督徒的日子豈不是踩著鋼線過?不用怕,萬大事有禱告托住,正如Peter所說:「花多些時間禱告,便會知道上帝的意念!」(本文章及圖片由影音使團提供)

————————

更生人牧師沈鵬
沈鵬原出身大富之家,父親是珠寶商,但娶了三個太太,沈鵬是細姨之子,幼時父親忙賺錢,母親因受冷落而沉溺於賭博。得不到父母關愛,加上有學習障礙問題,沈鵬從小不愛念書,十五歲才小學畢業。

父親忍受不了沈鵬不讀書,十九歲時把他送去英國學校寄宿管束,然而沈鵬在第六個星期就逃出了寄宿學校,還流連當地的賭場賭上了癮,成了病態賭徒。當時為了賭本,沈鵬鑄下大錯,闖進房東的家偷竊錢財珠寶,且在碰到房東的十一歲女兒時失手殺了她。因為打劫及謀殺一個十一歲的女孩,沈鵬被英國法庭判處終身監禁,關進英國最高度戒備的重犯監獄。

在獄中暗無天日的生活裡,沈鵬偶然間接觸到福音詩歌讓他深覺靈魂被洗滌,加上監獄義工─一對英國老夫婦對他的無私愛心帶給他溫暖,他改過自新並發奮讀書,在監獄完成公立大學學位。

1997年,原被判終身監禁的沈鵬被英國政府提前釋放,終於回到闊別16年的香港,並在信義宗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2009年2月正式創立恩典橋教會。(本報整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