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心一筆》當雨來的時候

2805-large


【楊子儀(高中教師)】

雨來了,發狂般奔來,像一群齜牙咧嘴的狼,在窗外大聲叫囂。總是這樣的:必須上班了、終於下班了、要下樓買便當了、要出門看電影了…雨偏偏挑這個時候來,專橫暴虐,毫無商量餘地。

走避雨中種種不適
好幾次站在玄關,聽著雨張狂而莽撞地敲打門窗,我咬著牙撐傘走出家門,心裡埋怨自己幹嘛不早起半小時,說不定就可以避掉大雨了。

儘管撐了傘,手臂仍然沾滿水霧,鞋子更不用說了,隨處可見的汪洋積水常把鞋子浸得濕透,為此我還特地買了雨天穿的、不怕水的膠鞋。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儘管如此,紅磚道上一片片看似和平的磚塊依然暗藏邪惡,萬一踩到一片沒貼實的,黑黑的泥水便大剌剌噴上腳背與小腿,連膠鞋也救不了我。

要是雨再大一些,雨傘就失去了屏蔽的作用,不僅衣服會噴濕,連背包也淋得裡外濕透。家中有幾本紙頁發皺的書,彷彿剛比完100公尺游泳競賽似的,就是大雨中歷劫歸來的。

早期連續劇裡常出現情人在雨中奔跑或痛哭的橋段,我一直躍躍欲試。有一天趁著大雨滂沱,我明明有傘卻決定直接走入大雨中,哪知道被大雨打濕的衣服又冰又黏,貼在身上非常不舒服,頭髮也一綹一綹濕淋淋地貼在頭皮,又冷又癢。我走沒幾步就乖乖拿出雨傘,從此知道連續劇情節純供參考,絕非我貪圖逸樂之輩所能承受。

驟雨來時的微妙心理
我想,雨只有在一個時候是浪漫的,就是身處在溫暖乾爽的屋子裡的時候,這時我就可以十分優雅地,聽大雨嘩喇喇的喧鬧或小雨淅瀝瀝的纏綿。

有一次在學校教課,天空忽然雷電交加,傾盆大雨夾雜冰雹猛然而下。教室內燈光明亮,隔著玻璃窗看見外頭一片白茫茫的水世界,雨水有如瀑布般沿著透明玻璃沖刷而下,人彷彿住在玻璃魚缸裡似的,只不過外面是水、裡面是乾的。

當時正是午休時間,離放學時間尚久,沒有冒雨回家的顧慮,因此不分老師學生們,都安心欣賞眼前奇景,其中有照像手機的更是擠到走廊爭相獵奇。

若是雨鄰近放學時間就不一樣了,好幾次傍晚授課到一半,窗外忽然雷聲隆隆、烏雲密布,學生們紛紛轉移了注意力,擔憂的望著窗外,我(口是心非地)在台上心戰喊話:「不要緊!現在先下完,等會兒你們放學它就不下了!」人總是這樣的,「農夫內心如湯煮,公子王孫把扇搖。」面對大自然的千變萬化,除非無關其身,才能邊搖扇子邊耍浪漫哪!

靠著禱告支取力量
倘若雨中無傘,就得淋成落湯雞,然而對此事的承受度又因人而異。某次參加短宣隊,三五同工陪小孩子們玩遊戲,偏巧飄起雨來,我說:「下雨了。」但是帶頭的弟兄似乎沒有要結束的意思,我整個人焦躁起來,心想:濕漉漉的好難過啊!不是應該要躲雨嗎?不然會感冒啊!我不要感冒…

一位溫柔的姊妹看出我的不安,要我先去躲雨,她自己則繼續帶孩子們玩。那天,我邊躲雨邊看著他們在雨中嬉戲,每個人都很開心,沒有人對頭上的雨珠有任何意見。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軟弱:淋雨也好、挨餓也好,當某些需求被擱延的時候,我往往像個奶瓶被奪走的嬰兒般委屈不已。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馬可福音十四章38節)兩千多年前,在那黑暗可怕的夜晚,耶穌預見自己即將被出賣、釘十字架,祂親身經歷了凡人的憂傷和軟弱。然而耶穌俯伏在地,向天父呼求,靠著禱告勝過這一切。

你愛我嗎?你願意背起十字架跟從我嗎?耶穌這樣問著。肉體的軟弱終將成為一生的功課,疼痛與不適,或許不會在禱告之後奇蹟式的煙消雲散,但是我可以靠著禱告緊抓住神,每分每秒地支取祂的力量。

當大雨傾盆而至,當濕冷冰黏的觸感緊緊吸附我的皮膚和頭髮,我期許自己張開一面禱告的保護網,如一柄美麗的傘,望著傘外水珠千萬,嘩啦啦啦。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