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隨筆》蹺蹺板上的信心

2842-large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家裡的開關蓋板舊了,我請水電師傅來估價,看看若家中開關悉數汰換,需花多少銀兩。師傅看過之後,便用手指敲敲蓋板,對我說:「這個貴喔,是知名廠牌的觸控式開關。要是蹺蹺板,還可以便宜一點。」

什麼是蹺蹺板?

師傅走出大門,跑到樓梯間查看,找到了,就指著樓梯間的電源開關,說:「這就是蹺蹺板。」斜坡狀的按鍵,開燈時往上按,關燈時再壓下來。而觸控式的開關就外觀來看,碰觸後便自動彈回,保持原樣,不似蹺蹺板有上下之分。

好心的師傅為了幫我們省錢,建議我只換蓋板、不要換按鍵。後來他幫我們在材料行找到該廠牌的蓋板。比起汰換按鍵,這種換法為我們省下整整五倍開銷。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兩種開關的差異

那陣子我忙得昏天黑地,某天我呆坐在書桌前,深受焦慮所苦。我覺得自己就像陀螺般無定向地打轉,頭暈目眩,卻不知該往哪裡去。當下我的目光正好投在牆上一枚新換的開關蓋板上,於是我又想到蹺板開關和觸控式開關的差異。

如果我的信心也可以像一只觸控式開關,該有多好?無論外界施加了什麼壓力,信心都可以迅速地復原,不像擠得變形的三明治,也不像一掰就碎的蘇打餅乾。

然而,就連堅硬的岩石都會被滴水穿透,在我那薄如宣紙的信心之上,又怎能沒有水漬暈開的痕跡呢?我的信心一點也不觸控式,反而比較像蹺蹺板。蹺蹺板上的一端是我的信心,另一端則是用來鍛鍊信心的砝碼。我要不是顧此失彼,不然就是為了保持平衡而弄得自己筋疲力竭。

一起交通意外打擊信心

此刻的焦慮就像一只鈴聲大作的警報器,提醒我:在前陣子一場交通意外的輕微撞擊之下,我的信心失靈了。蹺蹺板極度失衡,我的信心早就彈到天外之遙,不知落腳何處。

得知過程的朋友都揮揮手叫我們安啦,聽起來責任在對方身上。但是等待警方判決的那幾天,我卻格外難受。

我的期待落空了。我滿心期盼神會帶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我某次禱告中降臨,儘管我大部分的禱告聽起來都很絮叨。如果神猶如曙光乍現,照亮沉重的黑夜,該有多好…

曙光一直不來,我為此十分沮喪。每當我又接獲來自對方或保險公司的消息,我好不容易提起的士氣就像掉落的玻璃杯,再度無情地粉碎。最糟的情況莫過於警方判我們有肇事責任,但最理想的情況便在於,即或如此我也能夠真心讚美主;這才是我認定的信心。我把信心和理性的表現劃上等號,所以每當我使用情緒化的字眼,來描述整件事帶給我的影響,我就會覺得自己很差。

失落感油然而生

我的心情單調地駛在沮喪這條單行道上,直到十天之後,才有一個明顯的轉彎。這個轉彎也不是因為我期待已久的曙光,而是一通告知我無肇責的電話。

放下電話之後,我呆坐良久,盡情地感受原來如釋重負是這般好滋味。我的心情好轉許多,但是我仍舊沒有等到我想要的。一個不受現實左右的強大信心,一個讓我不再七上八下的穩固信心,一個讓我的心情像觸控式開關一樣、不管何時都保持完好的信心,自始至終從未出現過。

好吧!雖然我的信心表現不值得嘉獎,至少結果值得歡慶。可是好景不常,沒過幾天我又收到一封電郵。保險公司通知我:對方要繼續往上告。

看樣子是我高興得太早了。畢竟,我的好消息就是對方的壞消息,對方怎麼能善罷干休呢。我對緩緩而行的進展失望,也對惴惴不安的自己好失望。

唉,儘管我望眼欲穿的信心從未出現過,至少我不要放棄受人安慰的權利吧!

於是我走到先生面前,口沫橫飛地交代這個案子竟然還不能了結。交代完畢之後,接著拿起電話打給大妹,既憤慨又心酸地說,有個消息她不可不知道。電話撂下之後,還是餘波未了,所以我又打電話給小妹,知道她也和我一樣忿忿不平之後,我的心情好多了。

雖然心情暫時熨平了,但是失落感就像一株垂頭喪氣的綠色植物,請我給它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不僅錯失了信心,也得不到理想的結果,兩頭皆落空,究竟問題出在哪裡呢?

信心淪為證明工具

我花了好幾天,回到那座信心的蹺蹺板上。是什麼讓我這麼不愉快?

我似乎不容許事件發展有任何閃失,它一定要照著我期待的樣子發生,這樣才能看出我的信心有效。我一方面希望我的信心不受環境影響,甚至暗自希望用最壞的結果,來證明我有最好的信心,一方面我又不允許事態在我的信心之外有所發展。

信心就像超人胸前巨大的S,一個帶我騰雲駕霧的超能力,用以證明我相信神。這個能力很重要,因為它讓我感覺自己夠好;我還發現,這個能力也是一種自我保護,讓我證明自己已經成熟,不需要再受到考驗。

信心本是向神交託我的「無能」,從而倚靠祂的「大能」。但現在卻淪為證明「我能」的工具。

我錯把神的心意詮釋為一種對完美的要求─完美的信心,完美的終局。完美主義就像是水中的漩渦,我的人生均繞著這個標準打轉。這次掉進漩渦裡的,正是我的信心。我要我的信心優雅地跳舞,而不是像現在一樣被我不定的情緒打得鼻青臉腫,看起來一點也不完美的樣子!

信心並非止痛劑

我不安地又熬了半個月之後,保險公司依約來信,內文很簡單:「對方說要再等兩週才申請初判,請查照。」我看著電腦螢幕,頓時像一顆洩了氣的皮球。在這場無止境的拖延當中,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如果信心就像是掛在藍天上的白雲,依據我生命中不同場合的需求,變換它出現的模樣。那麼,信心有時就像一抹輕輕的煙雲,提醒我應當一無掛慮;有時又像一層厚厚的積雲,提醒我應當奮力一搏。只是我一直無法辨識出在這個小小的車禍事件中,信心究竟意味了什麼?

我讀經、看屬靈書籍,相信內中必有啟示。不久後,我在《馬偕日記》裡,讀到他與助手黎約翰夫婦之間的摩擦,馬偕寫下他的心情:「牽扯進問題,比甩掉還容易。…對他們的不正當信件無法做什麼事的我們,是一件可怕單調沈悶的事。何時這案件會停止!…」

終於有人一字不差地道出我的心情!事發之後,我第一次感覺自己沒有想像中的糟糕。看見屬靈偉人的心情竟和我一拍即合,當下我欣慰無比。馬偕沒有直接言及信心二字,但他在可怕、單調和沉悶的處境中,展現出持久的耐力和堅強的意志力,這就是信心的展現。

根據日記所載,這個案件困擾馬偕良久。信心並非減輕麻煩的止痛劑,但是信心幫助馬偕最終抵達神設定的終點。一段時日之後,馬偕和黎約翰和好了!黎約翰後來身患重病,在他離世前幾週,馬偕頻仍探望,兩人盡釋前嫌,患難中見真情。

唯有神使人生平衡

蹺蹺板上的信心擺盪了將近兩個月,但車禍案件仍未了結。保險公司隔段時間便盡責地來信,說對方還在辦理申請云云。

每當這個未結案的小事故,又撓得我敏銳的神經發癢,我便提醒自己,趕快禱告親近主,讓自己安靜下來,免得不快的情緒就像夏日午後的陣雨,在幾秒鐘之內,一片巴掌大的烏雲便下成滂沱大雨。

也許是等待的時間已漸漸磨出我的耐心,現在我已不再需要慷慨激昂的語氣,來包裝我心中的正義,即使無奈的聲音在耳邊吱吱喳喳,我也可以和善地轉過頭來,請它保持安靜。

我自以為是的信心宣告失敗。我終於承認,我不是一棵在風雨中挺立的大樹,我只是一張落地的枯葉,失去了水分,稍稍一碰就會粉碎。就在我承認軟弱的同時,我卻奇妙地感受到,信靠神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其實我不需要向神證明什麼,只需安靜,讓神來證明祂是一位何等的神。

人生從來就不是一個驗收信心的成果展,而是一個提煉信心的加工過程。靜止的蹺蹺板無法鍛鍊信心,因為信心是在水火之中打造出來的純粹。

我沒有得到什麼,甚至連一個切實的結果也還沒有送到我的手中。但是神得到了我。再次降伏於祂的我。

我不能保持蹺蹺板的平衡。那已超乎我的能力範圍,只有神能夠辦到。因為唯有神才是平衡點,因著祂的智慧與慈愛,祂會按照我的現況,把信心擺放在蹺蹺板上最合適的位置。只要我願意抬起目光來,單單注視祂。

(本文為榮獲2013年基督教雄善文學獎首獎作品)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