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和好

2871-large


【Kurnia bahagia】

我相信這是一個漸進但確切的過程。

心底的冷,是因瞥見那習慣的眼神,再仔細一點說,那並非一眼正視的神情。每回與母親掀起風暴後,冷戰是彼此對峙的防牆,母親會開始視我為透明,我則不斷猶疑是否要去觸碰母親那冰冷的心。

我知悉母親冰冷的來源。小時候母親是溫和的,會抱五歲的我至鄰牆看軟枝黃蟬花,朵瓣內蘊的黃亮,我將之映射到母親身軀,對母親的顏色記憶便是這般舒適,瀰漫溫暖。她兩隻手臂環過我幼弱身軀,使我靠近她心臟的搏動,我們一起心跳,一起編著母女專屬的秘密。

外遇真相釀就苦毒心懷

十四歲那年,父親外遇的真相被揭露,疼痛的母親歇斯底里,家開始下著歪斜的烈雨,腐壞的婚姻是貪婪的洪水,漫過原先平穩和樂的屋厝。失溫的家及崩壞的婚姻關係,終於在母親心裡生了鏽,在外遇事件落幕後,釀就她苦毒難以觸碰的內心。面對無法如其所願的丈夫,失去安全感的母親將掌控慾望架上孩子的頸項。

我是渴求自由的鳥,從不循航線飛行,時常眷戀每一個繽紛新異,渴望用翅膀撐開自己的天空,一顆無法被禁錮的靈,是我的原性,我相信是天父的賦予,用祂那創意的巧手捏塑這樣的我。

但我卻常惹母親發怒,時常脫出她期望的框架,每一個極欲伸展的新奇,皆狠狠被摧折,母親盼望從我身上複製一個她,依循傳統性情去待人、說出每一句她理想的台詞,甚或為了圓融而撒謊。

自母體脫落的我,心卻逐漸與母親拉出最遠的距離。妳應是最懂我的人哪!每每我痛苦不解,便瑟縮在黑暗的房裡,舔舐妳冷語的侵襲、無情的咒罵,每一回的爭執都是僵持不下的戰役,我是受傷頹喪的獸,也想宣洩我的獠牙,卻先狠狠被愛所傷,再把憤怒張牙舞爪地刺入自己。刺成內在一深窪的黑洞,不見底。

救贖主平息生命紛亂

祂是救贖的主,總不折斷壓傷的蘆葦。

高二那年的聖誕節慶,好奇心領我走進掛著澄亮十架的教會,體會舞台劇裡,慈母如何愛著她的孩子。節慶過後我留了下來,續用這幾年的時間,感受背後那更深切的,來自天上父神的愛。

那掌舵的手,逐漸平息我生命的紛亂,原來我也苦毒,也慣性傷人,我從父親外遇的受害者,長成為一個加害人,我失愛,我無力正視內裡的痛苦,防備早已成為不自覺的本能,撕裂每一段我與人的關係。

耶穌是最敢靠近我的那一位,祂用釘痕的手懷抱充滿暴戾、傷痕累累的我,於痛哭及認罪中,內裡的尖銳逐漸被消蝕,接著愛的缺口自我體內顯現,祂則又領我體會愛與被愛。每每降服於祂面前,我便知道孤獨與被遺棄感要遠離我,從此有祂與我相伴,成為我背後穩妥的倚靠。

「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章12節)十架的溫煦亮光照進我靈裡最底層的黑暗,攙扶起角落啜泣的我,要我勇敢邁步,踏定祂滿佈恩典的路徑。

順從聖靈 不依情緒行事

每一段的碎裂都是契機。兩週前又和母親爭吵,我又成為她眼裡的空氣,於軟弱中我向父神哭訴好想離家,遠離一切負面,我卻彷彿聽見祂平和地說:妳要走進妳的家,正視它,為家獻上禱告,因妳是家中目前唯一一個基督徒。而後我隨意找了一集線上講道,極欲平靜紛雜的心緒。

螢幕裡的牧師延伸加拉太書六章8節:「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教導我雖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但能控制要做的事,在心裡感覺不舒服時仍可以去做對的事!我恍然醒來,知道聖靈在輕敲受傷的心扉,祂要幫助我們母女倆恢復關係。

那是第一次,我學習放下心裡的不甘,不再聽命情緒,而是帶著自己那就要超越腳步聲的心跳,去與盛氣中的母親話一兩句家常。第一句話還未完全出口,就被打斷且拒絕,這是我熟悉的母親,在情緒上頭不會給予太平和的回應,但預料中的結果並沒有完全摧毀我的信心。

退回房後,倍感雀躍,當我願意邁步走向母親時,我知道另一段和好的旅程已經開展,只要懷著盼望,只要聽隨那受創的恩手,「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

必定有那一日,我會再次偎著妳柔軟心房,聽妳聽我一同敬拜的歡唱。

(本文為雄善文學獎優等獎作品)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