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劇《金花囍事》 看剩女走出美麗人生

2875-large
大開劇團這齣經典劇是獻給全台灣默默無聲的女人。(圖片提供/大開劇團)


【石明玉】

對於女人而言,「結婚」到底是不是最後的歸宿?「犧牲」、「忍耐」是保守幸福的唯一之道?

 

大開劇團溫馨喜劇《金花囍事》,以民國77年為背景,敘述許金花在大陸撤退時跟著家人來台,相親結婚後連生四個女兒卻慘遭婚變。金花並無再婚,獨立扶養女兒長大後,五個女人如何從對男性與愛情的不信任中,透過生活中平凡的小確幸而重新得到愛的溫暖故事。

 

一家五單身女子

一個家,擠著五單身女子,故事就這麼開始了…。母親因丈夫外遇而離婚,獨自養大四個女兒;大姊是個有秘密戀情的老處女;二姊是每天照顧所有起居家務的管家婆;三姊是個渴望突破傳統的實習醫師;小妹是個文靜懂事的乖乖牌;這一切是如此地和諧美好。

 

直到母親五十九歲生日的那天,小妹帶著修車廠的黑手回家,說他是肚裡孩子的爸爸,一直以來大家都亟欲維持的平靜生活,像連鎖效應般的爆發開來!

這一家子的女人要如何處理這棘手的問題?他們各自又如何面對早已無法掩飾的自己?

 

觀賞《金花囍事》演出,笑中帶淚卻不煽情灑狗血,情緒正要陷入女性特有的犧牲情懷而感傷沉淪時,導演朱宏章又丟出一個冷靜的笑梗,只好掛著眼淚邊哭邊笑。但隨著最後一幕,大姐廖秋美回想當年懷著老三、抱著老二、牽著她手的金花媽媽時,雖沒有任何一句台詞,但全場就是感受到以愛為生命的這一家人,回歸家庭親情愛的根基。

 

優秀的女演員用自己的專業和身體,創造出了擠在日式宿舍裡相依為命、彼此相愛的台灣80年後女性的不同原型。如果可以比擬的話,也許《金花囍事》可以稱之為劇場母親版的《飲食男女》,只是拿掉吸引西方人的中華美食元素。全劇讓人感受到女性為家付出的愛,是奉獻而非犧牲,是甘願而非指望回報。

 

舞台重現八○年代情境

《金花囍事》原本為日劇《阿信》的編劇橋田壽賀子少數的舞台劇創作《結婚》,也是北藝大出身的導演朱宏章在北京修表演博士時,偶然發現此劇本,將此作品從課堂呈現一路再製、改編,終於成了台灣解嚴後的時空背景,但寫實的戲劇風格始終從一而終。

 

舞台設計也是考據、重現、做舊、寫實。為了打造八○年代的情境,舞台上打造了一棟二層樓的眷村房舍,且家具、服裝、道具與音樂等細節更豐富了整個視覺享受,將觀眾帶回往日時光。而為了營造辦喜事的氛圍,更將喜宴會場搬到演出前台,婚紗與喜餅公司更提供謝卡與喜糖給觀眾,讓觀眾裡裡外外都充斥著幸福洋溢的感覺。

 

大開劇團這齣經典劇是獻給全台灣默默無聲的女人,特別是對家庭無私貢獻與付出的母親。這一從詩篇命名的台中社區劇團,取自聖經詩篇中「你們大大的開口,我就大大的充滿」的經文。經歷十五個年頭,大開目前已經是中部首區一指的專業戲劇團體,2012年更獲台中文化局首屆金藝獎。期待這齣劇在台北重新巡演時,能獲得更多迴響。

 

———-

DATA

台北演出資訊:

11/09(六)2:30pm、7:30pm

11/10(日)2:30pm

地點:台北市新舞台

購票:兩廳院售票系統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