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愛旅程》上帝是生命蹺蹺板的安穩軸心─專訪工研院科技體驗計劃創意總監吳淑敏

2911-large
吳淑敏在工研院創意團隊與故宮合作的科技藝術創作《行氣》前留影。(吳淑敏提供)


【特約記者黃茗芬採訪】五十四年次,清大中語系畢業的吳淑敏,廿多年來在匯聚台灣理工優秀人才的工業技術研究院裡,歷經公共關係室、資訊中心和創意中心三個單位。在過去十年,工研院凡涉及跨界(跨領域)的創新企劃案和團隊裡,必會見到她的身影,以人文背景在理工團隊發揮創意的價值和意義,實是工研院的奇女子。

人文背景躍入科技業

高中原本念理工組,在長輩「成為醫生」的高期待與異鄉求學的適應困難下,吳淑敏在大學聯考前三個月毅然決定轉組,當時只填了哲學系和中文系,想尋找存在的價值和生命意義,最後進了清華大學中國語言與文學系(今中文系)。

清大的課程設計不同於傳統中文系,給她許多探究自身特質和能力的空間。此外,在學校大環境裡能自然與許多理工背景的人互動,延續她對科技的興趣,以及悠然置身科技人當中的自在立足點。

廿餘年來,看似歷經公關、資訊和創意中心三個截然不同業務內涵的洗鍊,無獨有偶的,三個單位裡最前端的創新企畫總會落到吳淑敏身上,而她總是抱著「單純好玩」的心接下任務,廿年來彷彿站在一波又一波浪潮的最前端,被上帝的手深邃地鑄煉著。

職場表現耀眼 內心卻脆弱

長年經歷在期限內完成任務導向的磨練,吳淑敏積累了多元能力和眼光上的定見,能在短時間內凝聚團隊對專案的共識和熱情,創造團隊對任務的革命情感,在時間壓力下快速前進、順利完成任務。此外,她本著創作特質來投入每一個大大小小的企劃案,在每個企畫案中淬煉意義的精準度和主題的一致性,是這樣的心靈特質賦予她所經手的企畫案,能綻放獨特且超越時間的迷人光澤。

從完成任務的成效來看,吳淑敏的職場成果是耀眼的,但不斷遭遇人際困難的挑戰,卻常讓她不知該如何處理,多以閃躲逃離、或暗自內傷收場。而吳淑敏對職場的人際困難並不敏感,也沒花心力多著墨,對她來說,生命還有更艱鉅的難關。

旁人眼中的她有才氣、性格銳利,吳淑敏看自己則是個性鮮明、叛逆、充滿稜角卻又脆弱,很容意刺傷別人和自己。她的內在充滿矛盾的想法,下決定前喜歡先在腦海開展哲學式的思維衝撞。

無論從小的表現如何出色,吳淑敏內心總感覺缺乏被愛的真實感,對生命價值感到虛空。這樣的生命讓她在信主路上跌跌撞撞,和上帝拉拉扯扯,慕道十多年才受洗歸主名下。卻又是這樣的信仰旅程讓她看清楚罪人的生命本質是不信實的,碰到任何挫折和不愉快,反應常是抗拒、抱怨和否認神,不願接受上帝的安排。只有當我們降服於上帝、願意治死老我時,上帝的祝福才能臨到生命中。

為弟弟安危開口禱告

原生家庭裡,吳淑敏的爸媽在十一年當中生了八個孩子,父母能和孩子單獨相處的機會很有限。在孩子主觀感受裡,從父母獲得的愛和擁抱是很少的,對父母的愛沒有真實感。排行老三的吳淑敏,不到三歲就開始上學,爸媽送她去基督教幼稚園,這也成了她對上帝最初的接觸。

大學起,上帝為她預備一位有美好生命品格的室友,每當吳淑敏不穩定、憂傷沮喪的時刻,不擅言詞的室友總會不斷邀請她去教會。大二那年暑假,她在室友邀請下參加了教會退修會,並碰到汪川生牧師夫婦,此後牧師、師母陪伴吳淑敏一整年,師母常寫信關懷她;一年後,吳淑敏忽然關閉心門,拒絕連絡,但,這段歷程卻觸動她對耶穌的渴慕。

大三那年,獨生子弟弟因大學聯考失利轉為頹喪,常和家人有衝突,吳淑敏負責協談弟弟,卻在協談過程說了重話。隔天早上弟弟失蹤,留了遺書表示要去自殺,吳淑敏害怕地來到上帝面前流淚禱告,請上帝幫助弟弟。這是她第一次向上帝開口禱告,失蹤一整天的弟弟最後安然回家。

慕道旅程走到此,吳淑敏心裡雖累積對上帝的基礎認識,但心裡仍有難以度過的關卡─她沒辦法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她無法認罪並非認為自己完美無缺,乃是還不明白「在上帝眼中的罪是什麼」。在職場看似意氣風發的吳淑敏,旁人看不出她內心的脆弱和低潮,以及生命核心價值的缺乏和虛空;她知道生命正往低谷行去,這在她的婚姻中成了最後一擊。

婚姻艱難中有新眼光

吳淑敏婚後與先生爭吵嚴重,她深感婚姻生活痛苦。直到某次,她年僅七八個月大的女兒,面對在車裡激烈爭吵的父母,伸出稚嫩的雙手,分別抓住父母親的手合握在一起。女兒的舉動震醒了吳淑敏,當下決定不再與先生爭吵,轉為隱忍。沒有改善問題的隱忍兩年後,變為內心沉重的內傷,吳淑敏開始徘徊在離婚的意念上,為了孩子,她開始尋求諮商。

在經歷婚姻困難的當頭,吳淑敏最鍾愛的小妹年僅廿一歲即得到癌症,每年復發,在第三年,很短的時間內,她身體長了三顆腫瘤。疼愛小妹的吳淑敏向神禱告,尋求聖靈醫治,並順服聖靈感動,開始四十天、每日禁一餐的禁食禱告。

第一天,上帝就用約翰福音十四章1節:「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來安慰她的心。這段經文前後文是耶穌上十字架前告訴門徒的,耶穌說:「現在事情還沒有成就,我預先告訴你們,叫你們到事情成就的時候就可以信。」這是她從未看過的經文,當下吳淑敏相信,這是上帝將進行醫治的確據。

後來小妹癌症得到醫治,三年來第一次未受開刀之苦,三顆腫瘤神奇地消失!吳淑敏沒有躲避神的理由,她體驗了上帝是醫治者、是生命的源頭,在卅三歲那年受洗成為神的兒女。

受洗後,吳淑敏意識到要面對婚姻問題,要認真挽救婚姻,並生出新的眼光來看婚姻裡的困境─兩個破碎生命在婚姻裡的結合,不管怎麼努力為對方付出,都無法填滿彼此內心深處的愛的缺口,會一直心生受傷的感受。

她不再將婚姻的困難歸咎伴侶身上。婚姻裡雖有許多衝撞,但先生堅持死守婚姻承諾,慢慢地,這些持續的衝撞轉為契機,是上帝對付他們生命裡最深光景的方式。婚姻裡不斷相磨合的艱難旅程,吳淑敏走了近廿年才完全降服,放下「離婚」的念頭。

工作挑戰上體驗神掌權

當上帝的手一邊在私領域裡不斷攪拌,向吳淑敏要求一次次獻上生命主權時,上帝也為她開門,帶領她進入工研院創意中心。這個強調跨領域、從文化底蘊創新的研究單位,讓她得以藉著人文背景在科技、文化、藝術間,展開連結、對話和創新。

2007年,她第一次學習到將職場的權柄交給神的祝福。那年,故宮博物院和工研院合作的互動科技藝術創作,以「行動數位故宮」代表作品,受邀到國際科技藝術界最大且最重要的舞台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參展。

這個名為《行氣》的作品,從創作發想到執行,遭遇了一波波困難,她深感彷彿在看不見邊際的黑暗中突圍;在困頓中,她終於低下頭來向神禱告,完全降服上帝為她預備的功課,甚至完全的失敗。

當時她心裡還存留著失去至親的痛楚,同時發現身體長有八公分大的腫瘤,吳淑敏做了最壞的準備,另找了藝術界的朋友來參與,以俾萬一自己倒下來,團隊仍能往前完成任務。

《行氣》是上帝在工作上和吳淑敏的角力,這是她在職場中,第一次感到自己碰到極限,在不斷的內外波折裡,終於交出主權給上帝時,她也在上帝的恩典中,經歷前所未有的豐盈結果。《行氣》在奧地利展出時大獲好評,還沒回國,日本、上海、澳門、韓國等等邀約一一臨到,這樣的機遇,多少藝術家終其一生無法獲得!

吳淑敏知道這就是神開路,並深深領悟一切都是神所賜予,自己根本不配得。她也從中看到自己信仰的盲點,「愛神」並不是用盡自己的才智去做事,而是了解到每件事臨到我們,不過是神邀請我們同工,我們順服神的心意,上帝便賜福當中。

進入與神親密的新階段

廿年來在工研院以人文背景參與跨領域合作時,要如何克服工作上的孤單感?對吳淑敏來說,一直以來她對神的愛沒有信心,和上帝關係裡有個蒙蔽的帕子,孤獨反倒是她保護內心脆弱處的對外防衛機制。工作上的孤獨感並不困擾她,反倒是這幾年上帝要主動挪開他與神關係裡的帕子時,她心裡抗拒、也害怕。

直到某次聚會裡,《新的親密》這首詩歌歌詞:「哦,主,我深深渴慕,深願與完全成為一,帶我進入新的親密,賜給我從未曾經歷的」深深撼動她的心。上帝透過夢境,讓淑敏看到內心深處孤單的小女孩,並願意將小女孩交給神;也在禱告中看見自己正在父神懷抱中。而每當生命遇見試探,神會感動傳道人與牧者來關懷她。主耶穌說:「我總不撇下你們為孤兒」,自此她完全明白自己真是上帝的寶貝女兒。

當生命的破碎,經歷一層層、一個區塊又一個區塊的修復後,在基督裡被重建的吳淑敏,終於有了柔軟的心、新的眼光、寬廣的心胸,來面對職場上一直困擾她的人際困難。她逐日體會,當我們更愛神、和神的關係是真實的,職場上人的問題就相對容易了。因為一切出於神,祂有測不透的恩典,讓全心倚靠祂的得益處;隨時讚美神,就是得勝的秘訣。

從多年慕道友到信主多年,吳淑敏生命的公與私領域,彷彿蹺蹺板的兩端,不斷上下搖擺,靜止不動的時刻是少的;殊不知在旁觀者眼中,這只不斷搖擺的翹翹板,一直因為有上帝為中心支撐軸,即便搖擺,卻一直處在一種平衡安穩的狀態裡,翹翹板左右兩端點的搖擺,都顯明了上帝手中慈愛的帶領,和滿滿的恩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