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益師逝世五十年 影響力不減反增

3240-large


【特約記者方仁宏╱編譯】十一月22日為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逝世50週年的紀念日;而許多基督徒也會想起另位同樣在這一天過世的人:魯益師(C.S. Lewis),當時他享年64歲,離他65歲的生日僅一週的時間。
魯益師這位英國的知名作家,被很多人認為是廿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基督徒。
他是個有智慧的思想家,而他在美國的影響力,也遠大於在他的家鄉英國;然而,上週五,他的紀念碑也進入英國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詩人角(Poets’ Corner),與莎士比亞、約翰·彌爾頓與勃朗特姊妹並列。
開啟漫長信仰之旅
許多人或許透過魯益師的作品認識信仰,但是或許不為人們所知的,是魯益師本人如何遇見個人的救主。
魯益師的小名「傑克」跟了他一輩子;他與哥哥在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一起成長。
北卡羅來納州的蒙特利特大學英國文學系教授唐金表示:「他的祖父是個牧師,因此他有著基督信仰的家庭傳統;他認識基督信仰,但是他並沒有真正在靈魂深處相信神,直到多年後的人生經歷,信仰才進入他的靈魂。」
正如每個小孩,魯益師的童年,也有很多對於神秘經歷的渴望。但是魯益師真正的信仰經歷,則是從親愛母親過世的悲痛中正式開始。唐金教授認為:「母親就像是他的堡壘,他可以倚靠的人,也是他信仰的啟蒙者;但在他十歲時,母親的離世開啟他個人的信仰旅程。隨即他遇到他的老師柯克派崔克(W.T. Kirkpatrick),而其無神論觀點也影響了他。」
大戰經歷成憤怒的無神論者
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魯益師參軍加入戰爭。在戰地,他目睹了戰爭對於人的傷害慘狀,後來,他進入牛津大學就讀,算是完全了其信仰歷程。
魯益師的繼子道格拉斯‧葛萊遜(Douglas Gresham)表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歷,讓他成為一個憤怒的無神論者。」
唐金教授透過他的創作分析其信仰歷程表示:「魯益師的早期作品,可以看出對矛盾世界的憤怒;當時的他既不願意承認上帝,又對上帝感到憤怒。」葛萊遜則敘述他在牛津求學的歷程表示:「然而,他在牛津期間,身邊與他交情好的朋友,都是基督徒。因此,有著強烈理性與邏輯頭腦的他開始思考,究竟是什麼樣的信仰,讓這些人可以吸引他成為朋友。」
作家梅塔薩克斯(Eric Metaxas)則認為:「魯益師對於北歐神話有著濃厚的興趣,但也是個1930年代的當代理性主義者,只願相信看得到的東西。」
作家葛林同意上述說法,她表示:「魯益師的信仰歷程,就像是兩階段加速的火箭,一半的燃料用完後,進入另一段的開始,然後衝向信仰。他先在無神論中思考,然後進入神存在的概念中追求。」
繼子葛萊遜表示:「他很快地相信神必定存在,因為沒有其他的解釋可以說服他,天地間必定有一位神。」
魯益師15歲決定成為無神論者;但透過閱讀蘇格蘭牧師麥克唐納(George MacDonald)、 神學作家柴斯特頓(G.K. Chesterton)的作品,並與托爾金(J.R.R. Tolkien)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結識,他逐漸重新接受信仰。
魯益師喜歡跟朋友長談並散步,而他們的對話也常導向信仰,並討論耶穌基督的意義。梅塔克斯表示:「想像一下,魯益師與托爾金在晚餐後一起散步,而托爾金向他解釋道,基督的故事是世界上唯一真實的『神話』。」
帶著與托爾金的討論,魯益師反覆思想,他發現自己無法拒絕那驚人的事實:道成肉身,神的故事實存於歷史之中。葛萊遜表示,魯益師是個把耶穌所說的話研究之後,每一日活出主教導的人。
廿世紀最具影響力基督徒
許多基督徒認識的魯益師,是哲學家、神學家、老師與作家。對年輕人來說,他的作品《納尼亞故事集》這個形容「永遠的冬天,但是沒有聖誕節」地方的故事,伴隨著他們長大;對成年人來說,他的著作《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這本證明耶穌不是瘋子、騙子的書,乃是信仰文學中影響力甚巨的著作。
魯益師的作品如今被視為文化資產;而其影響力,在他離世後,更甚於在世時。最近紐約救贖主長老教會的牧師提姆凱勒(Tim Keller)以及哈佛大學人文中心的牧師艾坡斯汀共同發起一個讀書論壇「活在奈米時代」,以魯益師的作品為主,探討生命若沒有神是否有意義?
提姆凱勒牧師提到太太在12歲那年便接觸到魯益師的作品,甚至寫信給魯益師本人;魯益師不僅曾經親筆回信給她,而且回了四次。最後一次收到魯益師的來信時,正是他離世前11天。
凱勒師母表示,魯益師是個很謙卑的人,她的基督信仰是在讀魯益師的作品中型塑,對她本人而言,其影響力甚至勝過聖經。
魯益師被當時的紐約時報譽為「福音界的搖滾巨星」,並形容不論是主流基督教會或天主教會,都很喜歡他。不論是搖滾巨星U2樂團主唱Bono或是最高聯邦法院的法官,都曾表明魯益師對他們的信仰之影響力。
魯益師作品的影響力,莫過於對於信仰的闡述。
曾經在牛津大學與魯益師一起學習,溫哥華維真學院的創辦人侯士庭(James Houston)表示:「魯益師對於今日最大的影響,莫過於作品運用許多不同的角色闡述真理。」
除了納尼亞系列之外的魯益師作品,皆由HarperOne出版事業部代理,根據其統計數字,自從該公司於2001年代理魯益師的作品以來,其著作之銷售總數已經逼近1000萬冊,而去年就賣出20萬冊。
憂心注重感覺的教育
聯合大學教授哈利李波(Harry Lee Poe)則認為,魯益師參與了當代在英國、美國與加拿大的文化改變,並且表達他對教育的看法。他認為當時的教育體系,努力教育小孩子注重個人的感覺,但是忽略了教育孩子價值觀,並對事物正確與否的判斷力。如此導致了我們所著重的,不是一件事的對錯,而是我們對這件事的感受。這種只重視個人感受的教育,讓人們擺脫了道德與倫理的束縛,但不再有正確與否的判斷力。
雖然魯益師知道盲目接受相對主義有何缺點,但是他也知道,透過故事的筆觸,是與人們溝通觀念強而有力的方式,至今,這個方式仍然有效且感動人心。
因而魯益師專注寫作,把各種社會的亂象寫進他的故事中,他的兩本科幻小說也道盡了社會的問題與道德底線,在 “Perelandra”(漫游金星)與“That Hideous Strength”(可怕勢力)兩本書中,他向讀者闡述如果人類失去道德感,將會是何等可怕的世界。這是他最擅長的工作,把信仰與文學結合。
在死後50年,魯益師仍然透過作品向今日的世界發聲;其力量,更甚於當年在世時。雖然,他看見了當時的問題,也用他最善長的方式將福音向當時的世代述說,但是,當時的世代或許並不那麼認同。而今,我們仍然喜歡他的作品,並且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他透過信仰如何對文化的墮落感到憂心,也反映了我們這個世代的問題。(資料來源:RNS;CBN;BPNews)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