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心情》中國好聲音 為什麼感動人?

3242-large


【溫小平(作家)】

當全球的電視為選秀節目瘋狂時,中國各省電視台也急起直追,各式競賽出爐,人人都想成為好歌手、好聲音,其中,林志炫在《我是歌手》的總決賽,台灣的收視率極高,引起普遍的注意。

 

《中國好聲音》是浙江衛視台去年七月推出的節目,因為投資鉅額製作費,參與比賽以及評選導師都是一時之選,頗獲好評,在台灣電視台購買播映版權後,從第二季開始,台灣觀眾也可以欣賞到素人歌手的精采表現。嘆為觀止之餘,難免會想,台灣流行音樂遠比大陸盛行,許多流行歌曲都是從台灣傳過去的,累積了大陸流行樂的能量,但是他們緊緊抓住觀眾的心,我們卻逐漸失去民心。

 

小人物也能出頭天

《中國好聲音》並不是浙江衛視的點子,而是購自《荷蘭之聲》的版權,特色強調注重素人歌手的聲音,不是外貌,讓長相平凡、身材不標準或是年齡比較長的人也有機會出頭天。

 

第一場比賽就進行「盲選」,四位導師(也兼評審的角色)看不到比賽者的樣貌,也不曉得他的身家背景,椅子背對著選手,從聲音中挑選自己中意的隊員,組成四個導師隊,每一隊先產生分組冠軍,最後爭奪總冠軍。

 

第二屆的評審導師包括汪鋒、那英,以及台灣的張惠妹、庾澄慶,均為港臺的硬裡子歌手。他們除了挑隊員、講評,訓練隊員,甚至還跟隊員同台唱歌,對導師挑戰性很高,每一集都有高品質音樂會的水準。他們的成功,可以成為我們的借鏡。

 

選手來自中港臺三地,以中國選手居多,上海、北京、深圳等城市之外,遠自哈薩克、黑龍江、內蒙古、新疆、吉林、貴州等偏遠地區也大有人在,甚至還有少數民族。有的自卑、口吃、肥胖、年紀大、癌症開過刀,說起話來還有濃重的鄉音。如果在重視外貌、年輕的流行樂壇,很難擁有出頭機會。

 

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熱愛音樂,爭取登上這個舞台,讓自己可以圓夢,或是講白了,希望可以因為自己的成功,改善家人的經濟狀況。即使已經是發片歌手、樂團主唱、高等學府的音樂老師,不分高低大小,也站在同樣的起跑線上,靠聲音取勝。

 

這種公平競爭的方式,很合乎神愛世人的標準,因為在上帝的眼裡,我們都是祂的寶貝,只要努力,就可以發光發亮。這一點,就虜獲了大多是平凡人的我們的心。

 

歌聲背後的故事動人

品牌成功要有故事,無論是醬油、皮包、膠布,行銷全世界,都是因為商品背後的故事打動人心。所以,這些選手的故事,引起極大共鳴,好像他們正跟我們一起完成夢想。

 

他們為了音樂的執著,遭到朋友嘲笑、家人反對,甚或失業多年,只有情人溫情支持;有的是情感挫敗的單親爸爸,想要送給女兒特別的禮物;聲音沙啞的搖滾女孩雖沒有甜美的聲音,卻唱出自己的獨一無二;也有的是樂團主唱脫隊,帶著全團的祝福參賽;更有孝順的孩子,希望可以找機會報答父母…。

 

每個故事聽來都是如此誠懇,真情流露,符合《荷蘭之聲》最起初的宗旨—正面、勵志。在商業掛帥的同時,節目中隱藏著這樣的意涵,也是動人的原因之一。

 

面對全方位挑戰

剛開始盲選,導師只聽聲音挑選,之後,就要看選手整體的表現。

 

第一關就是同隊的人捉對廝殺,同一首歌兩人合唱,既是合作夥伴,也是競爭對手,不能故意把歌唱砸,壞了節目招牌。在互相競飆之中,彼此激盪,根本無法藏私,全力表現最好的一面。之後幾關,也有兩人對唱、三人輪唱、個人獨唱的組合。擅長獨唱的人,合唱時很可能就被比了下來。正如同習慣特立獨行的人,身處講究團隊合作的時代,往往敗下陣來。

 

歌曲類型更是變化極大,快歌、慢歌、rock、英文歌、老歌、新歌,有些是導師挑選,有些是自己擅長,不但要擁有獨門絕活,還要能夠冒險犯難,被激發出潛力,甚至有的選手從未唱過英文歌,竟以英文歌獲勝。這告訴我們,我們的潛力無窮,不要害怕創新及挑戰。

 

總有人形容這代年輕人像個草莓族,抗壓性不夠,節目中不乏90後的選手,抗壓性高、口條也好,頗令人意外。

 

壓力最大的是總決賽,四組冠軍不但現場捉對比賽,面對導師考核講評給分,還要望著現場101位媒體代表一一舉牌,決定給哪位選手分數,自信心不足、抗壓性低的人,受不了這種緊張氣氛,或是得分極低的狀況之下,很可能當場崩潰甚至痛哭失聲。

 

評審導師完全融入

跟其他節目不同的是,四位評審不全然是擔任評分、挑選的職責,更重要的是指導他們的導師角色。當初導師會挑選這些選手,表示他們欣賞、喜歡他們,長久相處,難免有師生情誼,面對淘汰選手,真是天人交戰,氣氛凝重,必須撇開自己個人的喜好,純粹針對選手個人表現評分。是否公允公平,所有觀眾都看在眼裡。

 

有人認為,某些導師哭點低,動輒掉眼淚,或是肢體動作大,表現得很high,根本是在演戲,因為導師演技佳,所以,看不出來是真情流露,還是刻意矯情。

 

其實,這就是節目特色,讓導師也成為演與歌的一部分,例如導師按鈴搶人的動作,針對每位歌者的講評,都要有一番功力,說得出一套理論,等於導師也融入競賽裡,負責炒熱現場氣氛,鼓動觀眾一起鼓掌,甚至隨著音樂跳舞、擺頭,讓整場比賽變得更有可看性。

 

同時,導師們往往也會挑選自己的暢銷歌曲讓選手唱,甚至對唱,師生尬歌的方式,也是一大亮點,導師怕被比下去,學員更是賣力迎向前,激出更多火花。

 

所以,除了選手、導師、主持人,還有現場觀眾,都成為這一集節目的演出者。如同我們成為一台戲,演給世人看,不能自外於觀眾,台上台下融成一片。

 

展現自我特色及潛力

節目既然強調好聲音,聲音要能感動人是最重要的因素,即使有鄉音,也不會被嫌棄、挑剔。阿妹說過,她喜歡來自家鄉的聲音,純樸卻動人。

 

有些選手頗具冠軍相,歌藝好、技巧足、造型佳、台風搶眼、長相也俊俏,可是卻沒有得到冠軍。主要的是,少了真誠。有時候一首歌練到幾十遍,唱油了。有的人即使一百遍,還是用心在唱。那英就說,技巧過多,掩飾了歌曲的情感,越簡單的歌,越能打動人心。

 

庾澄慶則說,人和歌曲是多變的,我們不要局限於一種歌路、一種唱法,每個人要勇於接受挑戰,不斷創新,機會才會屬於你。而如同汪鋒所強調的,什麼聲音能夠感動他,就是好聲音。

 

這提醒我們,無論出身卑賤或尊貴,都不要忘了,真正感動人的生命,才是最精采的生命。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