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與塵沙系列》小心! 神棍上門

3284-large


【張聖佳(衛理神學院學務主任)】今年有段時間,關於全能神異端教會的報導喧騰不已。根據目前已知的資訊,該異端包裝、吹捧一位罹患精神分裂症的女教主,稱她是「全能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基督」,以及「東方發出的閃電」,因此該異端又稱作「東方閃電」。

若就全能神異端教會的謬論與不擇手段的搶羊戰術來看,稱它為異端或邪教均可。當然,它的問題不只是教主自封為神,而這類神棍之言在中外歷史上也非頭一遭(例如:晚清太平天國的東王楊秀清多次以自己被「天父下凡」附體為由,威嚇包括天王洪秀全在內的眾將帥要聽命於他)。若舉世皆清醒到不聽信無稽之談,天國早已降臨。歷史的殘酷定律卻是,一個人哪怕瘋言瘋語,旁人一旦起鬨把他拱成神佛附體,就保證有人上當。

孟他努運動的起源

說到自封為神,教會史上最出名的一樁案例發生在西元二世紀,稱做「孟他努運動」,又稱做「新預言」,創始人是孟他努(Montanus)。

該運動盛行在古代的弗呂家,位於今天土耳其的西部。當地自古就盛行各種民間信仰和通靈文化,但那兒的福音工作從起初就很興旺。按照教會史傳,腓利的四個女兒(使徒行傳廿一章8節)就是弗呂家一帶的女先知;「與『靈』有約」顯然是當地人習以為常的生活經驗。

孟他努原本是異教神明的祭司,在參加教會之後依舊習慣性地「出神」,或是在沒有意識的「狂喜」狀態下發預言。後來他甚至以聖靈的名義來發佈上帝的啟示,聲稱自己是聖靈保惠師。

孟他努運動和當時的主流教會相比有個顯著的特色,就是允許女性事奉,認為事奉的權柄來自聖靈的親自選拔,摒斥使徒統緒所做的限制。孟他努本人的左右護法就是兩位「女先知」。女性事奉對今天的更正教會來說是天經地義,但孟他努運動的高爭議性卻導致當時的教會更加貶抑女性的事奉。

以倫理生活為導向的預言

弗呂家當地的教會牧長們在孟他努運動出現沒多久就聚集商討,譴責許多「新預言」的內容不真實。由於孟他努運動很快就擴散到今天的法國南部,弗呂家的牧長們也將他們的決議通知法國當地教會,得到當地牧長的一致支持,突顯藉由使徒統緒來貫徹教會合一的決心。

孟他努運動除了看重從上帝所「直接」領受的旨意,還崇尚禁慾,要求信徒儆醒自律,遵守各種團體禁慾公約,預備末世的來臨。事實上,所謂的「新預言」多半是關於生活上的道德誡律。

正因孟他努派也傾向高道德情操,西元三世紀初的北非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us)決定加入該團體。

特土良所屬的北非孟他努派不允許光怪陸離、卜卦算命式的術士之言,又定期召開長執會,嚴格察驗信徒所領受的各色各樣異夢、異象和預言,並作紀錄存證。

特土良親身參與這些會議並擔任記錄,日後他表示,有許多「新預言」的個案都是信徒被自己的印象和感覺所矇騙,因為有太多所謂的見證和預言才隔幾天就說法反覆。雖然如此,特土良認為,只要一項「先知預言」可以強化並約束信徒團體的倫理觀與生活紀律,就是出自聖靈。然而,特土良所說的判定仍難脫主觀心證。

例如他表示,一位姊妹說天使向她顯現,告訴她女性最好衣不蔽體,如此才能讓女性美麗的秀髮坦露出來。特土良將這個聽來傷風敗俗的異象解釋為:女性的秀髮喻指女人的面紗,因此這異象的意思是要女人的面紗完全坦露,像坦露的秀髮那樣地包住身體。特土良於是主張,聖靈的意思是要所有女性不分老少都蒙頭。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則「預言」的意思是要告訴信徒:穿著不要曝露!

從特土良對「新預言」帶有濃厚靈意色彩的解讀邏輯可知,「新預言」的功用是提供倫理生活的指引,而這必然會帶動刺激當時的正統教會去反省並正視信徒的生活見證。

必死之人怎能以上帝自居!

孟他努運動最著名的錯謬是容讓必死之人(特別是以孟他努為首的幾位開山領袖)以上帝自居。孟他努曾說「我是父,是子,是聖靈。」他倚仗的兩位女先知甚至宣稱:「聽啊,不是我在說,而是基督如此說。」,以及:「我是說出的道,我就是靈,我就是能力。」

然而,從三一論可知,「父、子、靈」均是神格,父不向人顯現,子非必死之人,靈也非可以被人補捉豢養、隨意使喚與動用的能力。超越的上帝不可能受限於人,彷彿祂只有透過人才能成事。人必須自潔以便與基督有份,而不是讓神格屈尊到全然的擬人化。一個人可以行在聖靈中或得著聖靈所賜的能力,卻不可能也不應當去宣稱他得著了聖靈的「位格」,否則就是全然的無知或是在褻瀆上帝的名!

對孟他努運動的評價與反省

正統教會除了批判孟他努運動,也針對預言做出定義,以新約的《啟示錄》作為默示的終點。在《啟示錄》之後,所謂的預言都不是無誤的,因此不可以把它們當成信仰追求的目標,更不可憑聖靈之名說預言。孟他努運動也刺激教會開始重視信仰告白,並強化「使徒統緒」在教會領導與信仰規範上的地位。

孟他努運動近代得到的評價兩極化。有的人認為它代表真實信仰的復興,或是對教會淪為組織與形式化的反動。對注重聖靈工作的信徒來說,甚至會認為它是早期的靈恩運動。

主流的大公教會傳統則認為,孟他努運動是在分裂教會,散播錯謬的教導。

不高舉主觀經歷

平心而論,即便在使徒時期聖靈能力強烈彰顯的時候,教會也需要組織的建立。例如,使徒行傳第六章記載耶路撒冷教會選立七位執事,以及後來保羅旅行宣教時在剛建立的教會中設立長老(使徒行傳十四章23節)。

信仰的本質確實不是有形的組織管理,然而良善有智慧的組織運作並不牴觸聖靈的帶領,甚至能成為聖靈施恩祝福的管道。僵化的傳統是真實敬拜的敵人,但僵化與擁有體制不能劃上等號,即使擺脫了體制與組織,也不保證不會落入其它的僵化形式。

是否走上體制發展不是問題的所在,真正的關鍵是有沒有持續反省,因著效法基督的捨己而心意更新,從老我中得釋放。

孟他努運動一開始的初衷以及教導並沒有偏離正統信仰,但它後來失控,太高舉主觀的經歷,連帶引發錯謬的神學觀。以特土良為代表的北非孟他努運動則更去訴求基督徒的道德價值觀,因為那比廉價的薩蠻式信仰更經得起考驗,也是不能被規避的信仰記號。

即使有特土良這般的清醒份子加入,「孟他努」一辭已經與脫序放肆的靈異運動劃上等號。今天,若有人以上帝自居,那麼聆聽這段歷史,並曉得「孟他努」的意思,將可以為迷惘的信徒免去不必要的焦慮,提醒他們像逃離地獄之火一般地閃避那人。

以真愛的團契生活來勝過誘惑

聖經警告我們,極端孟他努派這類煽動性的異端是被惡者轄制,在末後的日子會更加頻繁地出現(帖撒羅尼迦後書二章;約翰壹書四章6節)。甚至透過恐嚇性的洗腦,對跟隨者帶來精神的壓迫與靈魂的摧殘。在教會圈的裡頭,孟他努運動的重現機率不高,但是以經驗來取代聖道的傳講,高舉人過於高舉上帝,這仍舊是今天教會中時常耳聞的異教之風。

至於全能神異端教會則是「超級孟他努派」,它除了神棍開講,還嘗試推銷自己的著作,在其中攙雜基督教的概念,讀來似是而非,並拿它當糖衣毒餌來誘惑教會。然而,教會若實踐真理之愛的團契生活,就可以勝過這一切的詭計。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