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李健仁的神奇聖誕

3360-large


【文/Cherry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電影上搞笑瘋癲的「如花」,現實中原來是一個對生活、生命別有深刻體悟的男子漢李健仁(仁哥),真教人意想不到。或許由於他出身基層,曾在電影、足球、飲食各界打滾,看透的事情太多了。

訪問期間仁哥三番四次說信耶穌會「令人開心、變帥哥」,信主前的他靠演技為萬千觀眾帶來歡笑,信主後竟散發出一種發自內心的歡樂,毋須誇張的神情和動作,也自然散播著充滿喜樂的感染力,仿如一串聖誕彩燈,神奇地照亮沉悶的心靈。

棄高薪跟隨周星馳

很多人以為是周星馳帶仁哥進入電影界,其實最初讓他接觸電影製作的,是曾任職邵氏和嘉禾的著名攝影師爸爸。「雖然daddy做電影,但他不想我入行,只叫我暑假到片場玩玩,反而希望我去外國開餐館,因為有親戚照顧,容易搵食(賺錢)。」

受爸爸影響,仁哥畢業後學餐飲管理,曾在飲食業闖出一段風光日子;反而鼓勵他實踐電影夢想的,是中學同學周星馳。

「當時我做餐飲管理已做了七、八年,職位已到幾間餐廳的決策者,每月幾萬元收入,無論什麼類型餐廳的運作我都熟悉了,不禁想:我還年輕,是否人生就如此下去?」他回憶說。於是,仁哥請教周星馳人生問題,展開了二人無厘頭但改變了他一生的對話:「我問:『星仔,怎麼辦才好?』,他說:『做電影囉!』我又問:『那是做什麼?』他說:『你喜歡做什麼就什麼囉!』」他笑說。

由於仁哥精通管理,周星馳建議他學做製片,加上他少年時跟爸爸進出片場,懂得攝影、燈光等技術,於是周星馳將他介紹給高志森導演,由場記做起,月薪僅得數千元,是做飲食業時的十分之一。

「可能當時年輕,覺得只要有東西學,金錢絕非問題。朋友介紹的工作當然更用心去做,從錯誤中學習。第一次犯錯,高先生反而鼓勵我,給我信心,我也更努力去做!」仁哥進入電影界後從場記起步,一步步攀升而做到副導演,陰差陽錯下又走上幕前,「如花」於是誕生了。

上帝賜名「如花」

1990年,周星馳到北京拍《武狀元蘇乞兒》,邀請仁哥同行。「星仔忽然叫我幫個忙,一會兒化妝就幫我男扮女裝,原來他要我演出一個鏡頭。」周星馳為角色設計形象,化妝後仁哥看看鏡子中的自己,穿上了嬌俏的粉紅色古代女裝,但滿面鬚根、牙縫夾著菜渣,演時還要做出勾魂奪魄的挖鼻孔動作。他笑說只能用「醜樣到嘔」四字來形容:「『她』就是『我朋友的阿姨的妹妹』。」

是的,那時這個醜女人還沒有名字。他在下一部周星馳電影《唐伯虎點秋香》扮女人也是沒有名字,直到1994年上映的《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她」終於獲王晶導演賜名「如花」。「我一看劇本,看到王晶導演幫角色改名『如花』,立刻有顫抖的感覺,我預感到這是以後人們稱呼我的名字了。」說時仁哥身體也配合地抖了一下。

信主後,仁哥回想當年,深感「如花」是上帝眷顧他而送給他的禮物。「假如沒有『如花』這個名字,觀眾也說不出那個醜女人的角色,今日我也不能跟你分享我的信仰。」說罷他即高歌《上帝早已預備》,忽然正色道:「感謝主,上帝準備了這份禮物放在我生命中,我希望盡量做好。其實如花真的醜樣得很,但正因我醜過很多女人,女人看到我就喜歡,男人看到我就作嘔,成功令她成為深入民心的經典!」仁哥看到上帝的巧妙安排和心意,決心實踐使命,將如花精神發揚光大,自己活得開心,也為四周的人送上歡樂。

SARS衝擊下信耶穌

周星馳「誕生」了如花,可惜兩人的幕前合作至2001年告終。仁哥感嘆道:「他(周星馳)太久才開一部戲,我要養家,很難跟他搵食!」

電影圈搵食艱難,仁哥唯有另尋門路,跟朋友去歐洲學做生意,2003年借用如花的名字在銅鑼灣開了一間賣名牌手袋的店,「開了不久就遇上SARS,當時哪有人敢出門shopping!」他無奈地說。店鋪租金昂貴,手袋又是款式過氣便不值錢的東西,拖累他虧欠了巨款,只好賣樓還債。「雖然數目大,好在以前我有一、兩層樓,賣掉它很快便把債還清。人生就是這樣,總要面對現實,得來的東西就由它去吧,要還的就還吧!」

訪問時仁哥說得輕鬆瀟灑,但事實上他當年生意失敗後愁眉不展,引來一位基督徒朋友的關心,竟成為他信耶穌的轉機。「朋友問我:『你平時很開心,為什麼現在苦瓜臉?」仁哥說,於是朋友帶他返教會聊天。其實仁哥少年時曾讀基督教和天主教學校,對耶穌一點也不陌生,但那次返教會聽耶穌,第一次體驗前所未有的感動。「我覺得心裏好舒服、好安靜,於是決定信耶穌。」這個決定來得單純、爽快,貫徹仁哥簡單直接的個性。

天父疼惜的乖仔

上帝賜給仁哥樂天知命的性格,他看到內地電影有龐大市場,國語只懂說「你好」、「謝謝」的他毅然北上尋覓發展機會。「既然是神安排我到內地發展,我便全心全意住在內地,在內地開戲,合作的都是內地的公司、導演和演員。」

一切幾乎由零開始,但仁哥無所懼怕,因為他深知上帝自會引領,果然上帝從各種意想不到的途徑為他開拓知名度。「內地觀眾不是叫我『如花』,他們叫我『李賤人』!」他笑著解釋說廣東人以為「李健仁」的名字不錯,但用國語讀出來卻變成真真正正的「李賤人」。「我沒想過國語會幫我尋找工作,『李賤人』就這樣成為另一個他們好記又熟悉的名字。」

仁哥常打趣說天父很疼他,他也是一個值得疼的乖仔。的確,從他的見證中,看到上帝從四方八面賜給他極豐盛的恩典。「信主之後我覺得祂很疼我,只要我肯做、肯學,就會做到。」

他舉例說自己一直五音不全,糊裏糊塗參加了內地電視台一個歌唱演出,幕後人員還安慰他說其他表演者也唱得很爛,怎料演出前幾天才發現節目是直播的。仁哥一提及此事,樣子重演那日的無奈心情,說:「為了準備那節目,我從早到晚不停練歌,然後半夜兩、三點去卡拉OK再練!」

經過一番努力,一個五音不全的人唱live竟然表現相當不俗,更被人稱讚;雖然沒有一鳴驚人,但至少沒有失禮。「當然,我自從那天開始便忽然開竅,我知道是天父給我的!」仁哥自認是努力的人,加上發覺自己信主後神奇地變聰明了(他也說自己變帥哥),幾乎什麼都一學就會,更知道要用心回應神。他說:「神給你機會和力量,自己也要懂得爭取機會,所以我一定用心做每件事。」

公路上遇見神蹟

上帝對仁哥的恩典豈止於此,他緊接著分享個人見證的「代表作」:「有一晚我做完節目,第二天要清早出門趕飛機,怎料司機送我去機場途中跟我說忘記了加油,油缸沒油了!」仁哥指當時還有30公里才到機場,假如趕不及上飛機,便會嚴重影響工作進度。雖然這位大意的司機有可能拖累仁哥,但仁哥反而為司機祈禱:「我看到司機害怕得手也震了,便閉眼祈禱求主原諒司機,他只是打工,趕時間的是我,求祂幫我。」

一睜眼,仁哥赫然發現公路旁有彎路,立即叫司機走小路。本來司機拒絕,指這樣路程距機場更遠,但仁哥不知怎的堅持走小路,然後神蹟出現了。「一轉彎入小路,竟然有加油站!」

一切化險為夷,司機告知仁哥他昨晚因打麻將而忘記加油,仁哥趁機傳福音:「這次是我的神救你,有空就上教堂吧!」後來仁哥得知司機真的成為基督徒,更加感到安慰。他感恩地說:「感謝神,祈禱就有奇蹟。人到走投無路時,神就會出現,告訴你『我在這裏』,祂的眷顧就在身邊!」

仁哥如此熱心傳福音,好東西怎能不和兒時好友周星馳分享?他回答說:「如果有機會,我會對他說『你信主就好了!』但他現在還未信,希望有朝一日他會信耶穌啦!」

福音電影回應使命

走過風光及刻苦,曾歷驕傲與失意;今日,經驗夠、不怕苦、重情義的仁哥在內地影壇頗吃得開,幸虧種種風浪讓他看淡了追名逐利,將所有榮耀歸於主耶穌基督。

「信主前我覺得自己好厲害,贏了球賽,歸功自己守龍門守得好,但現在知道我擁有的都是上帝幫我。」調整心態後,仁哥發掘到更深層的快樂。「我愈榮耀祂、感謝祂,愈覺得祂對我說:『安心啦,這次會挺你呀!』所以我每日比更多人還開心,因為我心靈上有祂存在,信心更多。」

仁哥未來的計劃是扶正當導演,將自己親手寫的劇本搬上銀幕;他熟悉各種電影技巧和片場運作,技術上難不倒他,唯一要做的是等待神賜下創作劇本的靈感。他更長遠的期盼是開拍福音電影,祝福內地:「我在北京返教會,在教會裏遇見不同國家的外國人,其實內地對信仰已開放了不少。」

他認為教會需要傳播福音,不過還要多一點時間摸索怎樣令內地同胞心靈上接受福音電影。「我相信福音電影總有一天能夠進入中國,重要的是怎樣做好它。我也有責任傳福音,希望將來有天會成功!」仁哥說時眼神無比堅定,期待他執導筒的福音電影早日推出!


如花的人生智慧

論快樂
做人要開心些,賺自己應賺的錢,找朋友聊天分享一下,已經夠開心了。所謂「人比人比死人」,最重要珍惜自己,多點跟人溝通。香港人就是這樣了,生活一定有壓力,有壓力時要跟我一樣,懂得找耶穌便會更加開心,壓力中更加懂得令自己無壓力。不用工作時,我最珍惜與神聊天的時間,禮拜日可以返教會,不開心可以找祂訴苦,想不通的難題可以和祂分享,這就是快樂。

論失敗
做人無錢不緊要,最緊要自己開心,而且與人分享快樂,希望自己的快樂可以令人更快樂。以前經過失敗不算什麼,大不了從頭再來,試過失敗才有痛苦,才會珍惜將來的東西,所以人要經歷失敗。運動也一樣,看曼尼比賽,不是每場都贏。因為神眷顧我們,讓我們嘗試失敗,才有成功。既然耶穌都受苦,為何我們不用 受苦呢?不受過苦怎能感覺到珍貴呢?

論努力
經驗人生很重要,令人更進一步。我沒讀過電影,一切是靠累積經驗得來的,我年幼時開始留意拍戲,什麼都是自己去爭取。做電影的道理應該跟其他行業一樣,所以年輕人要為自己努力多三個小時,將來就會比人超前三個小時。好像我當年練球,所有人都走了,教練叫我再練多20下,我再飛撲左邊20下,比賽時守龍門就救到球了。其實當時那20下我不想練了,但是逼自己去做,最重要是在真正環境中學習,那是最寶貴的。

論謙卑
我做運動員時球隊拿到的冠軍不少,我是守門員,負責守關,當年覺得因為我守住龍門不讓對方進球才能夠贏,但現在我知道那是team work,大家都有功勞,我懂得將榮耀和快樂跟人分享。好像我以前做幕後,好朋友的電影票房收兩千萬,隨後的電影收四千萬、六千萬,我覺得他好厲害,帶領我們一齊做,我都覺得自己好厲害。但我現在不再這樣想了,因為主幫我將驕傲過濾掉,祂給我智慧,學習到謙卑後,更感到祂額外加力量給我。

論機會
我想「如花」是一個機會,我把握到,將她延續下去。有誰不想當帥哥做男主角?但沒辦法,逼到牆角都要硬著頭皮上場。好開心因為演了「如花」,後來我去內地工作,發現原來這個角色幫我帶來一些名氣。(本圖文由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如花進化論

《武狀元蘇乞兒》1992年:蘇乞兒朋友的阿姨的妹妹
《唐伯虎點秋香》1993年:橋頭美女
《國產凌凌漆》1994年:麗晶大賓館老闆娘
《回魂夜》1995年:大孖(保安員)
《大內密探零零發》1996年:後宮佳麗
《食神》1996年:學生妹
《行運一條龍》1998年 :小丸子
《少林足球》2001年:美容院店長


相關文章:
我和上帝有個約會 港星尹天照在絕望中見證主恩
淡水聖誕的樂音 王勝偉許基宏見證生命樂章
曾怒朝車開槍 福音歌手原諒外遇丈夫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