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寫作 學者各抒重點

3485-large


【特約記者盧錫安台北市報導】

台灣基督教史學會廿一日在台北市李國鼎故居召開年會,並舉辦「教會史寫作面面觀」座談會,由該會理事長、中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李宜涯主持,與談學者有輔仁大學董事、任教天主教史柯博識神父、中原大學教授林治平、台大歷史系古偉瀛、台北大學歷史系查忻、輔仁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陳方中及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王成勉教授等分享。

 

教會史的寫作素養

座談會首先討論的議題是,寫作教會史需要具備的素養?非信徒寫作時要注意哪些事項?查忻教授表示,寫教會史的人,信徒與非信徒基於觀點與角度會有不同。前者雖然有信仰的精神,但容易造成隱善揚惡,立場不夠尖銳的結果;後者比較能合乎學術規範,但寫出來可能不是信徒要看的東西。

王成勉教授表示,學術與教會兩者立場要平衡很難,通常教會的立場會比較保守,學者做研究時,常要求教會提供資料也陷入兩難。他建議,神學院或出版社可能比較合適的角色,例如校園出版社累積許多教會史料,若能彙整出來是不錯的方式。王成勉也強調,基督教在台灣社會的互動關係,才是教會史的重點。

 

柯博識神父表示,教會歷史要像舊約一樣,不是為某人而寫的,而且什麼內容都可以寫,不用擔心會得罪誰,甚至到底有沒有先知的問題,也可以寫,因為,站在天主的立場,大家都是公平客觀的。

 

教會史的研究態度

會中也提到史景遷(Jonathan D.Spence)的作品可以作為教會史的參考?林治平表示,由時間來看基督教,好像是隨著帝國主義而入侵中國,這是事實,但不是真相。他強調,當時傳教者的心態是非常重要的,他在研究史料過程中,許多傳教者進入偏鄉地區宣教,幫助弱勢民眾,我們又如何說他是侵略者呢!

 

林治平又說,我們必須站在基督教的立場開啟一個論點,提供給學術界去評論,也可以藉此強化非基督徒對教會的瞭解。他又說,寫作教會史一定領受神的負擔與信心,也要具備學術規範與知識,如此寫出來的東西,才能接受各方的批評,不僅適合信徒觀看,也能讓非信徒接受。

 

古偉瀛教授表示,學者若要研究教會史必須瞭解教會的組織、名詞、用語…等。最近他寫了一篇書評,對象是一部翻譯著作,但他認為翻譯者必須對教會有基本的認識與素養,否則有些語意就無法真確表達。古偉瀛也強調,教會史與傳教史是不同的,前者是要用科學性的客觀態度來面對;後者目的是傳福音建立教會,兩者有很大的不同,寫作的人一定要先自我判斷清楚。

 

先求有再求精緻

經過踴躍發言討論後,陳方中表示,教會史寫作最好先求有再求精緻,尤其許多的資料真實性都需要時間來求證,信徒與非信徒因內在觀點不同,誤差就比較大,以他研究教會史的經驗來說,政府的檔案往往不可信,反而教會傳教史來得真實些,所以,研究歷史要先瞭解人與人的關係,上、下層彼此交流,才會有比較客觀的結果。

 

魏玉琴傳道表示,縱然寫教會史有許多觀點及面對不同的評論,但重點是要先寫出來,她鼓勵弟兄姊妹們先從自己的教會寫起,然後慢慢擴大到社會層面。

 

李宜涯表示,台灣教會史的寫作必須兼顧學術與通俗性,將教會的理念與福音傳揚出去,她相信只要遵照神的旨意而行,神就會保守與看顧。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