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建築 掙脫地心引力?西班牙仿生建築特內里費音樂廳

132-large
為了擺出動人的姿態,音樂廳對抗的不只是地心引力、地震力,還有變幻莫測的海風。(圖片提供/謝偉士)


【謝偉士(建築師)】

科幻電影的製作群中不乏建築師,畢竟要建立一個可靠的城市場景,找建築師設計是個划算的方法。早期電影《大都會》到《第五元素》裡的城市,都暗示著未來三、五十年的建築走向,今年星際爭霸戰系列《闇黑無界》,直接以倫敦市幾座前衛的地標建築做為場景設定。這種對明日建築的揣想不見得精確無誤,卻反映了城市發展遇到的問題與渴望。例如道路擁塞,想辦法拓寬;不夠再繼續往上發展成高架橋;還是不夠?科幻片常見漂浮在三度空間的立體交通網自然成型。

 

我們總會幻想著未來城市如何生活,也神遊在太空艙裡的刺激冒險,想像著未知旅程中,將遇到的外星種族與不可思議的城鎮。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飛向未來的音樂廳

既然要飛向未來,反地心引力成了必然的條件,如果還不能對抗地心引力,至少要看起來能飄,讓人進到房子裡,彷彿自己真的踏上外太空的旅程。

 

在北非加那利群島中,特內里費是人口最多的一座火山島,長相怪異的音樂廳遠近馳名,由建築師卡拉特拉瓦(卡哥)設計。「卡哥」的設計概念由生物的構造或姿態發想,推演器官或動作原理,發展出完整的系統,所以我認為卡哥的設計是不折不扣的仿生建築(Zoomorphic)。特內里費音樂廳就是個典例,而且他興建的技術與呈現的姿態充滿未來感,看似未知的物種,所以也是高科技建築的一門。

 

特內里費是西班牙海外屬地,是歐元區最南端的渡假勝地,第一大城聖塔克魯(Santa Cruz de Tenerife)的地標就是這音樂廳,因著突出的造型引人注目,得天獨厚地站立在一片填海新生地,7000坪遼闊的廣場,很難不被她吸引。音樂廳已經是城市的代表,被賦予了藝術與人文交流的多元功能,主導城裡的大小慶典,全天候向市民開放,也引領人們迎向大海。

 

走進生化太空艙

每當我遠遠望著音樂廳,不管從島上哪個角度看,總覺得她頂上巨大的出挑飛簷無比猖狂,不可思議地飄浮在空中,巨型翅膀看似沒有任何支撐,竟然能藐視地心引力到這種境界。起伏翻飛的翅膀造型,隨著海浪高潮迭起。

 

沿著牆邊的大階梯,任何人都可以直接走上音樂廳不同樓層,讓人與海、與建築毫無距離…當然這是理想。因為你一定會先看到樓梯前有柵欄擋著,貼著小小的「禁止進入」標誌,保全站得遠遠的,維持一段建築師的理想與現實的距離。

 

貫徹開放給這座城市與大海使命,音樂廳底層兩側弧形木門扇,分別由三組油壓系統牽引著,可以往上翻轉,讓大廳完全通透,站在裡面也能置身於大西洋海景。「可動建築」也是卡哥的招牌,這一大排的零件動起來相當驚人,像沉睡的恐龍突然睜開巨眼,既壯觀又驚悚。會動的房子獨步全球,西班牙瓦倫西亞科學城是卡哥另一代表作,就像裝上活動睫毛的大眼球。

 

走在前衛的流線型大廳裏,總以為置身太空船內,但俐落的弧形吧檯與粗大味蕾的天花板,感覺是趴在巨大的舌頭下,充滿被怪獸吞食的驚奇感,所有的空間見不到一條直線,似乎她仍蠕動著身軀,正把我嚼碎。

 

由大舌頭下可直接進入室內樂廳,這是音樂廳裡較小的扇形演奏場所,共有422個座位。室內樂廳位在建築物的底層鼻尖部分,階梯式往前沉入地下,由一層層的折板天花交疊而成,簡單說就是一把展開的中國摺扇。折板的陵線提供聲音均勻散射,創造出美妙的音響效果,同時也讓亂竄的光線,規矩有序地均勻灑落,是個溫馨典雅的場所。

 

地下室的公共區域只有這個室內樂廳,其他是後場需要的團練室、服裝室、美髮室、化妝間、更衣間等。準備空間除了支持室內樂廳外,最重要的是能提供1600席的交響樂廳演出需要。

 

交響樂廳位在中央圓型大穹頂內,是個無色的空間。一般而言,圓弧形的外殼讓聲音集中於幾個焦點,對聲學並沒有幫助,因此摺扇天花又來了,這真是個解決聲學的好點子,三角折板與牆面提供更均勻的聲音與殘響時間,不同頻率的反射、吸音也藉著相應的開孔控制。管風琴破板而出,穿梭在折葉間隙,像是海浪拍打著岩岸的凍結狀態,就如歌德所說「建築是凝固的音樂」完美呈現。

 

灰白色的座椅呈蛋形佈局,層疊錯落,如海浪拍打著老火山,激起的浪花與泡沫在岸邊跳耀著,這房子太活了,本身就是個有生命的樂器。

 

看似輕盈卻無比沉重

為了音樂廳的建造,開發高強度白水泥灌注法,讓施工塑形更容易,省去了粉刷、批土與塗漆的工夫,也減少日後的整理維護。由於造型變化,沒辦法每個樓層灌一次混凝土,必須分段施工,混凝土除了要容易澆築,最重要是能快速固結達到強度,才能繼續下一段的灌漿。以大翅膀為例,由17塊組件構成,先在其他地方預組一部分再運到島上來,其中最重的一塊有60噸重。將這17個預組模結合後,分為34個段落陸續灌入2000噸的混凝土。看似輕盈的房子,卻奇重無比。(註一)

 

為了擺出動人的姿態,對抗的不只是地心引力、地震力,還有變幻莫測的海風。受風面積越大,造成的變形越嚴重,總不能讓房子在海邊亂甩一通,所以看來會飄的房子是輕不了。

 

厚重的混凝土,表面貼的是白色碎馬賽克。建築師訂出1平方公尺的標準貼法後大量製作,如果眼睛夠尖,依稀可以看到1公尺長寬的方格。馬賽克在太陽下有迷人的光影變化,夜間需要的照明則在灌混凝土前已預先留好位置,不會破壞純粹光滑的造型。善用材料與曲面反射,走道、樓梯穿梭在層層交疊的外殼間,變幻無窮的光影讓人目不暇給,營造戲劇性的燈光效果。曾經在世界糖尿病日整棟打上藍色燈光,在跨年晚會時,兩側軀殼作為巨大球型投影幕,投上電子鐘與這個城市一起讀秒倒數。當然,這麼指標性的建築物一定也加入「地球一小時」的熄燈省電活動。

 

挑戰自然的代價

卡哥的仿生建築創意驚人,卻也飽受批評。大膽的設計造成結構不斷位移,衍生出更高昂的造價,權威人士更直指他違反了國家安全規範。在欣欣向榮的盛世,西班牙發行郵票稱之為最具代表性的建築,但國家沉浮金融海嘯時,卻成了眾矢之的,不僅蛋型空間對聲學沒幫助,還為了造型而浪費資材作多層混凝土,導致實際造價超過預算二倍,遭批只是成就個人的虛假風格。

 

卡哥另一代表作瓦倫西亞科學城始終風風雨雨,除了河道淹水官司,館內漏水的盛況,若非親眼目睹是很難想像。如果你常到威尼斯看展覽就會發現,卡哥在威尼斯設計的憲法橋為何始終在維修?原來這座超帥的恐龍骨玻璃橋,結構性不斷改變,甚至無法預期,西班牙別難過,卡哥設計2004年雅典奧運場館,到2012倫敦奧運都結束了還沒完工,永遠也不可能完工。

 

儘管如此,站在卡哥的作品裡能不讚嘆嗎?這個世界缺了他,就缺了多少風采。

 

——————

DATA

特內里費音樂廳Auditorio de Tenerife

建築師 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 Valls)

基地面積23,000㎡

廣場面積16,000㎡

總建築面積 247,569㎡:大廳13,000㎡、交響樂廳4,000㎡、演奏廳1,600㎡

競圖 1989

施工 1997- 2003

造價 預算3,000萬歐元,實際造價7,200萬歐元

地址 Av. Constitucion 1, Santa Cruz de Tenerife

網址http://www.auditoriodetenerife.com

  

註一:

混凝土28萬5千噸

隔間600噸

設備載重600噸

天花板負荷225噸

活載重9,000噸

基礎總載重30萬噸

每平方公尺單位載重13噸

水平風力載重900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