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與塵沙系列》讓你自我陶醉的魔鏡

176-large
「今生成為無罪」像是一面魔鏡,容易激發看鏡不切實際的理想與野心,慫恿好高騖遠的心靈專挑信仰捷徑。


【◎張聖佳 (衛理神學院學務主任)】

近幾年流行要常常做積極的宣告,期待透過這種建設性思想的自我授權,幫助一個人得到突破困境的勇氣與智慧。

筆者絲毫不懷疑正面思考的重要性,但如果這樣的宣告反而讓一個人自我形像過度良好,逃避或脫離了現實,甚至開始危及他的身心健康與人際關係,那麼反而應該先幫助他釐清自己的問題,他才會更知道自己需要的幫助是什麼。中世紀的西歐也發生過類似脫離現實的信仰運動,稱做「自由的靈」(The Free Spirit),但這種脫離現實更可怕,危及靈魂的福祉。

地平線上刮起的暴風

「自由的靈」活躍於西元十三、四世紀,是在體制之外所擴散開來的秘密結社運動。正因它的隱密度高,關於它的最初起源以及發起者都已經屬於歷史公案。

可以知道的是,「自由的靈」所走過的年代同樣是屢有戰爭、疫病與異端的出沒,人民在沉重的生活壓力及死亡陰影下渴望得著心靈的慰藉;可嘆的是,最應當去關懷人心的西歐教會,卻因財富所帶來的舒適而喪失了牧養的熱忱,神職人員的素質也良莠不齊。

當時剛崛起的新興學府讓教會神學的發展日益精深,可惜與社會脈動的頻道持續脫節,對人心的危機無法發出號召。許多包括潔淨派的異端紛紛趁虛而入,擄獲大批的支持者。

有志的教會之士紛紛發出改革的呼聲,主張神職人員回歸到兩袖清風的安貧生活,以便能更專心於福音使命。方濟修會就是在此崇高神貧理念之下,於西元十三世紀初應運而生,但創會才沒幾代,它也難逃因循教界的舊習,導致該會的大分裂。

 在更早的十二世紀末,義大利南部出現了一個名叫約雅斤的修道院院長(Joachim of Fiore),他說出驚天動地的話,宣稱再不久就要臨到的1260年將會是聖靈時代的開始,屆時體制化的教會以及它的傳統將被取代,一切都將更新。約雅斤這句話就好像是今天常見的末日預言,在當時代也成了轟動社會的頭條號外。

約雅斤的預言後來證實是錯的,然而他的「聖靈時代說」提供了無限的想像,成為讓望治心切的亂世不斷去尋求靈感的泉源。之後,包括方濟修會的神貧思想以及「自由的靈」這股運動在內,背後都受到約雅斤效應的啟迪。

蒙塵的自由

「自由的靈」是一個龍蛇雜處的草根性運動,它原本是要響應信仰改革的呼聲,追求更高的靈性榜樣。但正如當年的孟他努運動誤入歧途,從自由的靈這個領導者各自為政的運動中也很快冒出一堆觀念偏差、行為被視為有反社會傾向的次級團體。

自由的靈雖然派別分歧多元,但共同的特徵是反傳統、反智、不當地高舉聖靈與末日預言。有些派別宣稱其跟隨者只順服「內在的聖靈」(聖靈對他們來說指的是一種「能量」),否認創造、復活與審判等傳統教導,也拒絕外在可見的教會以及它的聖禮。有些進一步佯稱自己已經「完全無罪」,不受律法的規範,也不需要基督的代贖!這話既已說得出口,就不難想像有派別會吹更大的牛,表示自己進入到與上帝聯合的境界,成為上帝自己!

和諾斯底異端氣味相投的是,當一群信徒宣稱不再受教會傳統的約束時,他們的上帝必然會遁入空門,成為那位無以名之的玄秘之父。它帶來的危險是,這位無以名之的父很可能成為被綁架的天子,按信徒個人的動機被隨意利用,結果造成倫理尺度的潰決,讓「自由的靈」淪為藏污納垢的放浪團體。

也確實,「自由的靈」到後來聲名狼藉,被認定是喜歡集體雜交、鼓動暴力的反社會群體。對它們的控訴證詞數量如山,這些證詞雖然難以全部採信,但從指控的一致性來看,「自由的靈」裡頭的許多團體已經打著自由之名,行縱慾之實。

在聖靈裡的自由

從事後來看,「自由的靈」在當年所散播的惡害遠大過它所期待看到的淨化。打從一開始,它就走上一條容易自毀形像的路。原因是,教導若本末倒置,恐怕只會引誘不成熟的個體誤將個人的意思當成在基督裡的自由。

一個人就算很會禱告冥想,道德情操也無明顯可議之處,但若否認或輕忽了聖經、信理與聖禮,就等於是在缺乏梯子的狀況下想要一步登天。這種靠旁門左道練功、不按正途追求的作法,只是在複製諾斯底的理念。聖經明白告訴我們,只有信仰的基本功才是不可廢,經歷則是上帝憑己意賞賜給人,無法成為信仰的根基(申命記廿九章29節)。

另一方面,若和「自由的靈」做對比,在它最鼎沸的年代,教會也力圖亡羊補牢,加緊信理的教導與神學的灌輸。然而對望霓若渴的心靈來說,當時的教會及神學院如同活在另一個世界,缺乏自覺以及從聖靈而來賜生命的力量。

有些行為清白的「自由的靈」團體特別強調上帝的愛,認為那高過一切,甚至高過一切的受造律。這個理念聽起來崇高寬廣,但得慎防成為另類的自我封閉和張狂。個人的靈性感受固然是豐富信仰內涵的不可少媒介,但基督徒是藉由真道的準則來檢視個人的體悟,而非任憑個人的體悟來左右信仰的內涵或倫理尺度。

「愛」若是上帝唯一的屬性,就等於提前宣告全世界的人都已經蒙赦免,至終都要進入永生的門。但,這樣的普救論可不是聖經的教導。耶穌的寶血大有功效,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然而不信的人卻無法分享這樣的救恩(約翰福音三章16、36節)。

因著信,一個人也必然需要在面對影響人間大地的各樣倫理議題上,不一味順應屈就時代的喜好與大眾的功利思考,而是讓聆聽傳統的聖訓成為他的心靈習慣。透過信而順服,聖靈在今日要繼續使人得自由。

回歸現實  遠離魔鏡

中世紀時期,曾有幾位正統神學家想要幫行徑沒有出軌的「自由的靈」團體緩頰。但他們也一致表示,這些團體的理念雖美,但其神祕式的教導過於深邃,恐怕會誤導人!

確實,基督信仰不是為喜歡深奧道理的人量身訂作,而是用簡白不複雜的信息,要使單純信靠與跟隨的人脫離奴役,經歷釋放。

「今生成為無罪」像是一面魔鏡,容易激發看鏡之人不切實際的理想與野心,慫恿好高騖遠的心靈專挑信仰的捷徑。這樣的口號好比是在宣稱「看到天界的異象」,對信主多年的人來說,它聽起來也會是誘惑力十足。

然而,聖經的啟示(羅馬書七章15-24節,五章13-14節;詩篇一四三篇2節,一三○篇3節;箴言廿章9節;傳道書七章20節;哥林多前書四章4節)、教會的共識與普世的人性經驗都見證,亞當的後裔不可能憑自己變成無罪之身,更遑論替代上帝來發此誑語。

一個人若喊出「我已無罪!」,就等於是將末了之時才會實現的祝福當成此生就可兌現。旁人聽到這話,只需當它是愚人節提前到來。與其用力追求今生的無罪,不如多多付出,活出真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