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半世紀 把愛找回來

231-large
50年後,Marilee來台重新走一趟父親走過的宣教足跡,記憶裡模糊的父親影像,終於漸漸地清晰起來,更看見在父親的背後,更多宣教士犧牲奉獻的身影。(圖片提供/台灣世界展望會)


15歲那年,Marilee隨著宣教士父親鮑伯‧皮爾斯來到台灣,她總是望著父親背影,聽著他在眾人面前熱切傳道;但她不了解父親為何老是離家?父女倆總是聚少離多。記憶裡,父親就是個陌生的影像;50年後,她再度踏上台灣,重新走一趟父親走過的宣教足跡,看見當初撒下的福音種子,如今像大樹一般茁壯,她記憶裡模糊的父親影像,終於漸漸地清晰起來。

 

闊別半世紀,現為美國世界展望會兒童事工代言人的Marilee Pierce Dunker,來台參加台灣世界展望會50周年慶活動外,特地一一走訪芥菜種會、樂生療養院、中台神學院、埔里基督教醫院和六龜育幼院、屏東伯大尼及木柵伯大尼兒少家園等地,並拜訪空中英語教室的彭蒙惠老師,這些都是當年父親在展望會期間曾資助的機構或一起致力福音工作的宣教老友。

 

「我對父親最深刻的印象是在機場,接機和送機。」談起陌生的父親,Marilee無限喟嘆。鮑伯‧皮爾斯63歲即積勞成疾,罹患血癌過世,而在世時一年有十個月時間都在海外宣教奔波,和妻女相處時間極短,他曾說「讓上帝心碎的事,也讓我心碎。」因而走遍世界各地關懷許多孤苦無依的人。但他在家庭中的缺席,卻也讓妻女們「心碎」。Marilee遺憾地說,母親對這樣婚姻感到失望沮喪,以致一度患了畏懼人群的精神疾患,而姊姊更不幸地在27歲那年抑鬱自殺身亡。

 

對於父親印象不深的Marilee,一度並不了解父親宣教為何要付上如此大代價?直到她自己加入展望會走訪世界各地後,不時遇到父親的宣教老友和那些曾經受他幫助的人,Marilee說:「從他們的口中我一點一滴拼湊了對父親的印象,終於重新認識和喜歡我的父親,也從而了解宣教士重大的使命與負擔。」

 

於是,她決定著手寫一本書,把這些曾經與她父親一起為傳揚神國福音而打拼的宣教士們感人故事與事工記錄下來。「我發現我的父親一直扮演著串連的角色,他走訪各地連結宣教士們推展各種福音事工,然後回美國奔走募款支援他們。」所以在父親的背後,其實是更多宣教士犧牲奉獻的身影。為了深入了解父親以及記下這一頁頁早期宣教士動人的篇章,Marilee再訪台灣,她很驚喜地發現竟還能遇到幾位仍記得父親的人。

 

走進展望會曾資助的樂生療養院,當年這個收容痲瘋病患的機構,如今已是設備新穎齊全的區域教學醫院,院內仍保留一個特別的空間給終生住在院內的痲瘋病患。當這些已年屆70或80的老病患聽到鮑伯‧皮爾斯的女兒要來看他們時,他們都堅持要當面向Marilee致謝。

 

他們回憶說當年鮑伯知道每到農曆年時,有許多病患因無法與家人團圓而自殺時,鮑伯就決定每年為這些院民「辦桌」。其中一位老阿嬤聽到Marilee的童年因父親常缺席而感到孤單時,激動地對Marilee說:「對不起!當年你父親把愛都給了我們,害你失去父愛。」Marilee聞言立時眼淚潰堤。

 

而走訪埔里基督教醫院時,Marilee在會議室裡歷任院長的照片中,見著父親的照片以創辦人的身分高掛在首位,至今仍受當地人感念與尊崇,讓她至感震撼;而在六龜育幼院看見原住民孩童在上帝的愛下被教育、養育,及他們充滿創造力的手工藝作品、繪畫;「我一路所見的都讓我驚訝,超過所想,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祝福。」

 

看到父親所佈下的福音種子在後人努力下開花結果,她欣慰地說:「這一趟對我來說也是心靈醫治之旅。」Marilee曾經有的心傷和不解,因為看見這些曾接受父親幫助的機構仍不斷地成長,並服事這塊土地上有需要的人,讓她倍感安慰。因為父親鮑伯雖已不在,但他對台灣的影響,就如聖經中的亞伯一樣「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希伯來書十一章4節)

 

不過,對於父親一生為了福音事工犧牲家庭,甚至燃盡自己的生命,Marilee還是感到遺憾,但也明瞭宣教士在當年交通困難以及經濟困窘的環境中,有著難以兩全的痛。如今Marilee在各處宣教時都會提醒宣教士們,要注意家庭與事工的平衡。Marilee的丈夫也是位牧師,但,記取父親教訓,Marilee在孩子幼小時專心當家庭主婦,「感謝上帝安排,我有一個美滿家庭,上帝將過去我所缺少的都豐豐富富加添給我。」

 

孩子成年後,Marilee在年屆50時進入美國世界展望會工作,得以承續父親一生職志。在展望會工作14年,Marilee如今也像當年父親一樣,走遍世界各地幫助貧窮弱勢。她拿出手機秀出自己在非洲領養的貧童照片,「你看,我資助的小女孩都長大結婚生子了,而我現在繼續資助她的孩子。這就是一種傳承,上帝要我們如此祝福,生生不息。」

 

————–

鮑伯‧皮爾斯:「願讓上帝心碎的事,也讓我心碎。」

來自美國的旅行佈道家鮑伯‧皮爾斯博士,是世界展望會的創辦人,因二戰後到中國廈門時,在孤兒院門口發現無依哭泣的孤女白玉,又親眼看見許多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孤兒寡婦,所以開始呼籲美國的基督徒奉獻時間和金錢,幫助活在戰火中的苦難生靈,並且禱告說:「願讓上帝心碎的事,也讓我心碎。」他並成立超教派的國際性基督教社會服務機構—世界展望會。

 

鮑伯‧皮爾斯在1952-1962年之間曾多次造訪台灣,他的足跡遍至台灣最有需要的地方,他對貧窮人有一份從上帝而來的特殊的憐憫、愛心與熱忱。同時他看到一群宣教士及基督徒在這塊土地上無怨無悔地付出,他就決定要不計代價的支持、幫助他們。鮑伯身上常帶著一本空白的支票,要他的宣教士朋友憑信心填上所需的金額,並答應回美國後一定會為這些需要募款。

 

如今台灣世界展望會已經在台發展半世紀,在全球40個國家,有110 個計畫區。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南岳君在50周年感恩會上更期許,在這些「數字」的背後,更看重的是「神的恩典與每個受助的個案同在」,不僅可以幫助他們「脫貧」,更能靠著基督信仰的幫助活出美好,發揮影響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