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又獨立─華人基督徒年關的挑戰

264-large


【◎社論主筆】

已經不只一次聽到弟兄姊妹說,若不是離開家,獨自到外地讀書或工作,脫離了親友網絡及親情的牽絆,他們是很難信主的。而每逢過年,大家高高興興準備回鄉團圓之際,他們卻需作各種的假設與考量,如何面對家族年節的習俗,才能不違背信仰,又不冒犯親友。相信我們所信的耶和華神也知道這樣的困難,亞伯蘭若不離開吾珥,頂多只能成為一家之主,所以呼召亞伯蘭離開本地、本族、本家,走向信心之旅,好成為亞伯拉罕,多國之父(參創世記十七章4節)。

離開本地本族對華人不容易

華人信徒往往比亞伯拉罕多了一層困難,就是亞伯拉罕離開了吾珥,就未曾再回去。而華人除非情況特殊,都還是要再跟親友相與還。西方的傳福音方式,往往一次的聽道,一次的舉手或做決志禱告,就大功告成;但信仰的傳遞,特別在非基督教國家,不只是傳道者單向把福音講清楚,決志就大功告成這麼簡單。改宗或皈依,其實還牽涉到許多細部的情感、生活、及行為決策層面的牽連需要處理。華人特別是過年的時候,親友一相聚,這些平時淡化的問題又都會浮現。

華人文化喜歡聚集,而不喜歡分離,喜歡同一,而不喜歡不同;離開本地、本族、本家對華人是不容易的,甚至有時會被視為不忠不孝的舉動。對台灣人民來說,要移民海外,總好像是愧對國家,不是那麼光榮的事;在海外遇到困難,只有自行解決。但同樣是移民,韓國和日本政府是政策性地,「以國家的力量」,在輔導他們的人民移居海外,建立社區,融入當地;似乎他們將人民的出國移民,當作國家勢力的擴張,而非關係的切斷與背叛。為何會有這麼大的不同呢?

從有機體系統的發展而言,愈成熟的有機體,各部分的組織分化愈完全,愈能各自獨立作業,卻又密切配合─就像手掌與手指,孩子在肌肉發展未臻成熟時,五個手指無法獨立動作,只能同時抓放;但足夠成熟,五個手指的肌肉動作分化完全,就能各自獨立作業,不會要舉一指就必須五指全動。而不同動作的手指,卻又能密切合作,例如三指不動,只用拇指和食指撿起東西。

理智與情感需成熟的分化度

身體的肌肉動作的組織系統如此,心理的感情、理智系統和社會人際系統也是如此。愈成熟的人,愈能夠區分感情與理智的不同;兩者雖不同卻又能密切配合,而非顧此失彼。愈成熟的社會人際系統,愈允許在其內的個人或次系統保有自己的獨特性,而不需要求同一口徑,才算合一。台灣可能長期處在兩岸危機威脅中,缺乏安全的環境讓社會國家發展出成熟的人格,比較難接受分離與不同。

一個人能夠決定走一條與所屬群體不同的信仰之路,而非歸信於他所屬團體的主流信仰,在理智與情感上需要有相當成熟的分化度才做得到。他所遇見的問題,必然像初學鋼琴者所遇見的困難一樣,單指要有所動作時,非常困難,因為整隻手的肌肉都會抗拒它跟整體不同的分化動作;但是單指若能一方面跟整體保持連結,另方面又能抗衡得了這個要把它拉回跟整體融合的力量,久而久之就會使整隻手的肌肉動作的分化更臻完熟。

同樣的,在社會人際系統裡,情緒、理智分化程度比較高的人,若耐得住系統的拉力,繼續保有獨立自主的連結,便可帶動整個系統走向更趨成熟的發展階段。「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就必得救。」這句話,相信是透過家中頭一個信主者,跟他的家有所不同的連結(或稱見證)而達成的。在愛中做有所不同的理性堅持,雖有段時間要付上被較不成熟的成員拉扯的代價,但這是使有機系統走向像天父般成熟的唯一道路。

與人連結,不失獨立自主

雖然在成熟程度不一的人際系統中,要緊密連結卻又保持獨立自主是不容易,需要有神的智慧與幫助才做得到。但希伯來書告訴我們:「因為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做隨時的幫助。」(希伯來書四章15-16節)因著與基督緊密連結,我們也能得到祂那可與人成熟分化的性情;即便我們信仰還不夠成熟到可以與人連結,又可以獨立自主而不失腳,就像亞伯拉罕,兩度因信心軟弱,畏於當地的文化,為保全自己性命犧牲撒拉,但神仍舊體恤,主動施行拯救,恢復亞伯拉罕的尊嚴,重建他的信心(參創世記十二章10-20節、廿章1-18節),我們也會有這信心的盼望。

信主的人是在與神的連結互動中,屬靈的眼睛得以打開,靈性得以成熟。未信的人也是一樣,是在與信徒的連結互動中,屬靈的眼睛得以打開而信主。甚願我們每位基督徒,在這親友團聚的時節,能夠在與人連結當中,不失自我的獨立自主,並帶來所屬系統(家庭、社團)的改變。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