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意思》韓國小媳婦的春節逆轉勝

316-large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

我和先生結婚是在那一年的正月初十,就在農曆春節過後不久。因為先生是韓國人,婚禮選在韓國舉辦,我便提早十天從台灣飛到韓國去準備。那是我在韓國度過的第一個春節。

夫家過年初體驗
當時我的韓語還在學步階段,憑靠這種程度,我無法和婆家任何一位親戚順利溝通,而先生忙著籌備婚禮,能夠花在我身上的時間也很少。用嘴巴說不通,至少動手做點什麼,來表示我試著融入這個家族的用心吧。

但那時距婚禮尚有幾天,我還不算正式進門的媳婦,於情於理,婆婆都不願我幫忙。每天眼睜睜看滿屋子的人說著我聽不懂的韓語,我覺得自己就像活在韓劇裡,只是暫時沒有我上場的機會。

婚禮與年節都是好事,但是諸位親戚被忙碌弄得火氣高漲,我因此目睹了婆家內部的幾番爭執。我默默無語,也沒有人來問我的感受。我嚇得躲回自己的客房哭了好久,幻想自己婚後要過的日子該有何等悽慘。我的第一個韓國春節,就在這一陣白、一陣青的驚愕與悲傷之間度過了。

韓語不通場面尷尬
及至婚後首度回婆家過年,已是我在韓國度過的第二個春節,也比較有頭緒。

先生是么子,嫁給他之後我成了家中的小媳婦,備辦過節飲食等技術層面較高的家事,暫時輪不到我上場。韓國小媳婦的標準作業流程很簡單,就是每餐飯後的洗碗。但是按照韓國的飲食習慣,洗碗卻成了大工程。

且看韓國人的餐桌上都有些什麼餐具:每人各有一個飯碗與湯碗、一副湯匙筷子,而擺在餐桌中央的菜餚,數來至少有十個盤子。夫家親戚還不算多,團圓飯擺兩桌。光是這兩桌的所有餐具以及烹調器具的總合,就足足讓我洗上卅分鐘了。

不過洗碗這份工作還是帶給我不少快樂,至少我不用擔心沒事做、惹人嫌,而且看著碗盤乾淨地疊放好,心中浮現的成就感,不啻是份即時報鼓勵。

但是我的韓語能力還是很有限,有時候婆婆喚我去拿個東西,我卻不知道該拿什麼才好,因為我聽不懂婆婆在說什麼。這種尷尬場面發生了好幾次。

包括在眾親戚面前,婆婆叫我去拿條抹布,但是我卻東張西望地找剪刀。大家看著都笑了,換成是我也會笑,但我還是很難受。語言不通讓我看起來像是一個智能不足的人。

我並不討厭幫忙做家事,但是總感覺有道無形的牆,擋在我和其他人中間。我知道有很大的因素來自語言障礙。但是除非我付出更多的努力,否則就別埋怨他人的不體恤,不是嗎?從此我決定花更多心思在語言上,慢慢地我也從中得到很大的樂趣。

做韓菜拉近婆媳距離
再回婆家過第三個春節時,我的語言能力已在一年內大幅提升,日常對話已無大礙。溝通成為可能之後,我開始跟在婆婆後頭討教韓國菜的作法,婆婆也很有耐心地為我講解。至此,小媳婦的活動範圍,便從零碎的雜活,搬上廚房的料理台了。

婆婆教我做一種飲料,到現在我還經常做給家人喝。這個飲料在韓國又叫作「甜飯」,中文翻成酒釀,但其實與酒無關。在電子鍋的內鍋中盛滿溫水,放入少量的煮熟米飯以及大麥糠,以保溫狀態靜置一天。接著撈出大麥糠,把水煮沸,依個人口味放糖和少許薑。放涼之後就是美味的甜飯飲料了。甜飯是韓國傳統的節慶飲料之一,吃多了大魚大肉,此時來一碗冰涼的甜飯,最好上頭還有一點碎冰,十分解膩可口。

飲食拉近了我與婆婆的距離。婆婆看我有心學做韓國菜,對我的好感與日俱增,而我陪婆婆做飯時,也找到許多可聊的話題。

婆婆很擔心先生娶了外國人之後吃不到韓國菜,常常把這件事掛在嘴邊。我能體會做母親的總是心疼自己的孩子,所以平日如果做了自己看著也滿意的韓國菜,就會拍照,留至日後回婆家時,和婆婆一同觀賞。

倒不是為了炫技,只是希望婆婆可以放心─雖然我不是吃韓國菜長大的孩子,成長過程中缺少韓國料理的概念與回憶,但是既然嫁了阿里郎,我會力求韓菜手藝的精進。

媳婦生活漸入佳境
到了第四個春節,我終於融入這個家族,能與每位家人自在地相處,我已掌握到親戚之間的互動模式,也知道如何應對進退。這種不用言傳、單靠意會的敏銳度,在韓語中叫作「眼力」,這在極度重視團體生活的韓國人當中,被視為非常重要的人際關係技巧。人們期待他不用說得太明白,你就可以知道他希望你做什麼。

也許是經過了在韓國三年的生活歷練,我開始懂得韓國人沒說出口的弦外之音吧。有一次大姑見我自動地做完廚房工作,笑著說:「現在我開始覺得妳令人滿意了。」

最近一次在婆家過春節,已是去年的舊事。久未見面,公婆和我們都很歡喜見到彼此。因為我們在過年前一週就回老家,我因此有機會參與婆婆製作傳統飲食的過程。我們花了一個下午,一起做了一百多份的「糯米海苔」。先把泡好的糯米煮成糯米糊,接著用糯米糊把兩張海苔黏在一起,並在表面上再塗抹一層糯米糊、灑上白芝麻。然後等糯米糊曬乾、海苔定型即可。

婆婆客氣地說:「妳一回來就派給妳一堆苦差事,真不好意思啊。」苦差事?一點也不!我又學會一道韓國點心的作法,還得感謝婆婆給我這個機會呢!我發現只要抱持學習的態度,就可以從大部分的事情當中找到樂趣。

有一天,我和公婆一起坐在客廳裡挑菜葉,婆婆突然抬頭對我說:「妳知道嗎?我和妳爸爸最喜歡的就是妳。」這句話來得突然,我從沒想過可以得到公婆的親口認證,這下換我不好意思了。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幸運。因為老人家願意敞開心胸,看我所有的,而不是我所無的。

回想這幾年的韓國小媳婦生活,可說是開低走高,尤其是與親人之間的互動,無疑是一份逆轉勝的祝福。而當年我在淚眼中編織的小媳婦淒慘狂想曲,當然也就從來沒有發生過囉!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