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光作鹽 基督徒應更有智慧

447-large


【◎社論主筆】

不管你喜歡或承認與否,教會在社會中一直站在邊緣的位置。我們傳的福音,大眾有回應的少,而且多半是靠著基督徒明星的演唱會、基督徒名人的演講來當招徠的門面。如果有什麼主題會讓人想到教會,那麼,最近的「同運」議題肯定是其中之一。也就在這時候,教會放在網路上的影片,會被大規模檢視、剪輯、散佈。

雖然我們以「鹽、光」自許,在華人社群中的基督徒,很少被看成需要爭取的力量。然而在同運風潮中,基督徒卻意外變成了中流裡的砥柱,或者是同運團體眼中開放社會的絆腳石、傳統道德裡的釘子戶。

我們沒有精確的調查,但是綜觀網路的言論交流(或交戰),基督徒的處境應該是「因風不順,搖櫓甚苦」(馬可福音六章48節)。這不意外,凡有既定的目的地要去,只要抵觸潮流,結果自然是「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如果目的地是主所吩咐的(馬可福音六章45節)「先渡到那邊伯賽大去」,自也不能隨波逐流,只能奮力盪槳向著標竿前進。

然而,如果把整個教會界比作一艘船,船上眾門徒頂著逆流是達成使命必要的付出;但如果是應付我們自己製造出的顛簸,那就是無謂的消耗了。以下,我們整理出一些值得檢討的地方。

行公義好憐憫 存心謙卑

第一是「對於社會議題論述的態度」。主耶穌在地上以傳道為主,遇到人有需要來求,就順便醫病趕鬼,但也被動處理別人設計好丟給祂的情境,處理行淫時被拿的婦人(約翰福音八章3-11節)、納稅給該撒(馬可福音十二章13-17節)可作例子。

法利賽人非常清楚犯姦淫按照摩西律法要用石頭打死,但當時是在羅馬統治下,羅馬法律不會容許群眾私刑。主耶穌沒有掉進這個羅馬法(世界)與摩西律法(信仰)左右為難的陷阱裡,祂對眾人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約翰福音八章7節)這句話用律法的本質拆解了執行者(只有神有審判的資格),但是當眾人一一離開後,祂對婦人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翰福音八章11節)處理的方式可能改變(從群眾打死到審判定罪或到除罪),但是在神的眼光中,始終都是罪(背叛人也背叛神)。

社會議題的論述範疇很大,我們無法詳論,但教會牧者的態度是其中的關鍵,彌迦書六章8節:「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是很好的準則。「公義」是必須堅守的準則,但是卻要有「憐憫」與「謙卑」的存心。對於鼓吹罪惡行為的人固然可以批判,對於身陷罪中的人就不要有定罪的口吻。

社會就是信仰實踐的場域

第二是「信仰實踐的平衡」。一個人接受耶穌進入他的心中後,生命從兩個方面得到長大所需的養分,一是記載著關乎神性情、心意、作為、計畫的聖經,一是內住的聖靈。信徒要一步步面臨他裡面新造的人與老我不斷糾纏奮鬥的歷程,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羅馬書八章13節);另一方面,他也面臨生存競爭的壓力,需要作順從世界還是順服神之間的抉擇;同時,他也領受大使命要傳福音給萬民聽。這一切的活動中,他認識到自己力量有限,需要學習支取天上來的能力。

到此,我們沒有提到「社會」這個字,但是社會就是基督徒信仰實踐所在的場域。如果一個信徒蒙神的眷顧經歷了許多祝福(包括子女考上好學校或撿到鑽石),他的大力見證中是否也需要謙卑考慮他人的感受(不是每個人都能考上好學校,也不是唯有考上好學校才見證神的愛),類似的不平衡在信徒的生命中不可避免,然而總要追求平衡。

神給我們真正典範是主耶穌

聖經當中有大能的先知,他的超凡經歷無可置疑,但是他的生命表現未必就是表率。例如以利沙行了兩倍於以利亞的神蹟,但是他咒詛42個嘲笑他禿頭的孩子讓他們遭到熊吻(列王紀下二章23-24節)。

神給我們真正的典範是主耶穌,祂具有醫病、趕鬼、使死人復活的超凡能力與作為,卻也能觸摸大痲瘋病人(馬太福音八章3節),還以老師之尊為門徒洗腳(約翰福音十三章3-15節),最後倒空自己為世人的罪釘死十架。所以彼得要為耶穌、摩西、以利亞在山頂各搭一棚,神卻讓他和他的同伴不見一人只見耶穌(路加福音九章28-36節)。

我們都當謹慎,不要高舉超自然經歷,過於自己生命的變化愈來愈像主,但也不要連看到復活的神蹟也都不信。變化山上,神只設立了一個標竿,我們一生的功課無非效法祂兒子的模樣而已(參羅馬書八章29節)。我們對社會的回應不拘是言詞論述或是行為舉止,但如果不是神兒子生命的流露,在神的眼中都沒有價值可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