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分享整全飲食視野

522-large


【◎社論主筆】

人類受造之後,生存的先決條件是需要飲食支持生命;但自以為進步而揚棄先民智慧的現代人,卻面臨愈來愈複雜的飲食問題困擾。

今天的飲食問題,大致分成兩大類型:一是「一餐一飯當思來處有毒」的憂慮,一是「究竟要吃什麼?」、「吃素能救地球?」之類的混淆,讓我們不得不省思所謂「現代化」、「進步」、「成長」等似是而非的諸多觀念,並逐漸發現「喚醒古老智慧」可能會是現代人「吃」的出路。

世界性飲食失調

「吃什麼」變成問題,是個錯綜複雜的現象。追本溯源,乃由於庶民智慧逐漸從現代社會消失,許多人只能相信專家學者的建議,加上媒體推波助瀾,因此,原本非常簡單的「吃什麼」這個問題,讓許多人感到極度困惑、焦慮。

例如:一九七七年美國國會公佈「飲食目標」,警告愛吃牛肉的美國人遠離紅肉,之後,不只美國人,許多把美國文化當成進步象徵的人,通通進入「畏懼脂肪」(lipophobia)時代。到二○○二年,《紐約時報》雜誌封面故事「如果不是脂肪讓你胖」刊出,一夕之間,牛肉的罪名被洗清;但人類古老而珍貴的主食(麵包、麵食和米飯),頓時名聲掃地,從許多自以為先進人士的餐桌消失,轉向「畏懼碳水化合物」(carbophobia)時代。

《雜食者的兩難》(The Omnivore’s Dilemma,2006)作者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認為,這正是「飲食失調症」的病癥,並指出:一個擁有紮實飲食傳統的文化,不會出現這種現象。盲目追求現代化的台灣社會,是否應該在這時候重新尋找許多失落了的傳統飲食智慧?

素食救地球?

去年底,《和平飲食》(The World Peace Diet,2005)作者來台演講,又有政治人物參與推廣,本來就相當流行的「素食救地球」說法更是蔚為風潮,其實是嚴重簡化環境問題錯綜複雜的根源,對於「救地球」幫助不大。

肉食在現代似乎成為道德難題,但不論從人體的生理構造、人類的歷史發展、自然界的生態環境分佈來看,人類確實是雜食動物,強調素食並沒有說服力。數千年來,人類就藉由宗教儀式來處理宰殺動物的行為:狩獵維生的族群會在儀式中感謝動物犧牲生命、《聖經》中規定必須輪流負責屠宰儀式避免有人天天宰殺動物、用餐前的感恩禱告、古希臘是由祭司負責屠宰工作(現代是由低薪的外勞天天執行)。

現代人肉食所產生的問題,不在於吃肉本身,而是來自把成本效益提到最高的資本主義思維下的殘酷作為。例如:切斷豬尾巴、剪掉雞喙、強制換羽,生命淪為「蛋白質製造機」,數十億的雞和豬在鐵皮屋下以「生產單位」的身份生活;小牛在飼育場中吃著玉米痛苦的渡過一生等等。今天肉食的道德問題,其實是緣自經濟問題,這些造成動物痛苦渡過短暫一生的經濟問題若能獲得解決,我們可能會少吃很多肉。但是,當我們吃肉的時候,需要以清楚的覺知,給動物應得的莊嚴與敬意。

《雜食者的兩難》點出一個關鍵性的立論:「若我們從更為寬廣的生態視野來看這個問題,主張動物權其實是非常狹隘與都市觀點的意識形態,只能盛行於人類與自然界失去聯繫的地方。」或許這就是素食在台灣流行的主因,正如在《看見台灣》紀錄片呈現的:我們拼命破壞大自然,不斷進行許多大而無當的建設,恨不得把整個台灣改造成連綿不斷的都會,以致嚐到「國在山河破」的苦果!

綠色飲食推廣教育

全球關心生態環境的人,已經從揭發農藥、化肥、添加物、基因改造等問題,進入整合飲食、農業、生態、營養、文化面向的視野,從事綠色飲食推廣教育,提倡土地永續和社會正義的農林漁牧施作方式,延續並發展在地、社區、富有歷史傳統意涵的及多元的飲食文化特色。

另外,也有愈來愈多從事食農教育、社區或企業支持小農、農夫市集、半農半X、參與飲食教育立法規範、辦理國際性及國內研討會、培育志工、推動綠食育成為學校教育之第六育、開發資訊網絡、建立資料庫等活動,如雨後春筍般在各地發芽成長。

把握傳福音機會

《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一直都有提到食物,可見食物與人的生命關聯極為重要,而且當《聖經》提到用餐,幾乎沒有單獨進餐的情形,更值得現代教會省思。

台灣許多教會、團契、小組,常常舉行愛宴聚餐,這不只是填飽肚子而已。我們若能利用這些場合,深入了解現代人飲食的種種問題,並提供民眾更具整全視野的正確教導,可以是非常有效的傳福音機會!「所以你們或吃或喝,無論作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哥林多前書十章31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