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亞方舟》啟示1 認識慈愛又公義的天父

940-large
導演戴倫艾洛諾夫斯基透過3D電影的影像形式,成功地呈現了一個精彩的神義論論文。(圖片提供/派拉蒙影業)


【莊信德(台灣神學院系統神學兼任助理教授)】

「上帝的公義是殘忍的同義詞」不僅是部份基督徒對舊約聖經一知半解的印象,更是許多非基督徒對上帝審判的偏見。為了解決上帝是慈愛又公義的弔詭本質,「神義論」(Theodicy)是歷代神學家所運用的抗辯策略。

 

「神義論」嘗試為上帝在人類歷史中的作為進行辯護,面對世界的墮落與邪惡的暴行,我們如何能夠繼續相信上帝的良善,以及祂統管萬有的權能呢?然而,對於慣於閱讀影像的現代人而言,厚重的文字閱讀顯得過於沉重而無法親近。導演戴倫艾洛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透過3D電影的影像形式,成功地呈現了一個精彩的神義論論文,影片的信仰深度是歷年好萊塢電影中罕見的,為了讓這部厚重的信仰省思能夠被廣大的人群所接觸,戴倫艾洛諾夫斯基與電影公司使用了演員、特效等元素吸引觀眾進場;然而,整部作品最「精彩/爭議」的地方,就是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對「原著劇本/聖經」的改編部份。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究竟這些「改編」是一種對創世記膚淺的「誤讀」?還是為滿足好萊塢製片對票房反應的「妥協」?亦或者是對當代重口味觀影者的「討好」?筆者認為,還有一種可能需要嚴肅的考慮,那就是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對創世記中難解的神義論所進行的當代「詮釋」。

 

挪亞「父親形象」的象徵

戴倫艾洛諾夫斯基的猶太裔背景,讓他深諳妥拉傳統中對於「不能妄稱耶和華的名」以及「不能雕刻什麼偶像像是上帝」的真理規範,因此,全片的上帝都處在於隱而未現的狀態之中。為了讓這位無法具象化,也不可具象化的上帝「出場」接受辯護,戴倫艾洛諾夫斯基選擇使用「擬人法」的形式,營造出「同理心」的觀影策略,讓觀眾藉由片中的主角挪亞,體會到上帝何以在本質上既是公義又是慈愛的結合。

 

傳統上,「公義」與「慈愛」都處在於一種觀念的對立面,我們在思考公義中的忌邪本質,自然推導出審判的必然結果;而當我們在詮釋慈愛中的恩典本質,就不可能忽略祂對罪人無條件的赦免與接納,這相當矛盾、難解。戴倫艾洛諾夫斯基選擇用挪亞的「父親形象」,作為解決這個神義論難題的神學出路。

 

作為父親,挪亞在堅持興建方舟、執意執行上帝公義審判的行動上,經歷了他摯愛的家人對他的誤解、責難,甚至是背叛,在挪亞孤獨憂傷且痛苦難言的身影中,所有觀影者彷彿受邀請進入上帝內在一個痛苦糾結的心境,是上帝永遠不被理解的孤寂,明明是所愛的家人/人類,卻單單為了自己的慾望而選擇背叛他/祂,充分說明了上帝作為父親對人類背叛的痛苦。

 

罪的繁衍?希望的傳承?

為了將人類存在的荒謬開展出來,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大膽地「改編」了挪亞三個兒子與三個媳婦都上方舟的聖經啟示。(作為神學工作者究竟如何看待這種對聖經的「篡改」?筆者待文末處理這個詮釋學爭議的議題。)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將「生育」、「慾望」、「無辜」這三個引動神義論的人類困境,藉由挪亞的三個兒子充分地表達出來。

 

首先,針對大兒子閃的「生育」議題來看。戴倫艾洛諾夫斯基非常熟稔創世記神學中「生養眾多」的啟示真理。基本上,「生育」是創世記中論及人類存在最生動的神學主題,也充分勾勒出人只要活著就無法逃避的困局。從亞當以降所有的創世記人物,只要是敘事較為完整的角色,都會呈現出「生育」的信仰主題,也同時都開展出混亂的信仰困境。不論是「神的兒子與人的女子交合」、「亞伯蘭用私意收納夏甲」、「以撒的雙胞胎爭端」、「雅各家庭在生育上的競爭與混亂」、「猶大與媳婦她瑪的亂倫」,究竟生育為人類帶來的是喜樂還是痛苦?究竟不斷地生養後代是人類盼望的延續還是上帝痛苦的糾結?

 

戴倫艾洛諾夫斯基用改編劇本的內容,嚴肅地批判了挪亞妻子對人類繁衍後代,就是延續盼望的過度樂觀。據此,我們才得以體會,為何在改編的劇本中,挪亞不讓他的兒子藉由夫妻關係繼續繁衍後代的決絕。這樣的改變是否抵觸聖經中「生養眾多」的應許?事實上,導演智慧地藉由閃不能生育的妻子得醫治,而且還生了兩個女兒的情節,回答了這個指控。而正是在生育的堅持上,我們看見了挪亞與閃之間父子為敵的痛苦。挪亞在繁衍後代上所看到那罪的繁衍,對於家人而言,卻是希望的傳承。據此,受苦的究竟是誰?是不斷被家人傷害的人類?還是不斷寬恕人類的上帝?

 

對自由意志的批判

其次,改編劇本設定二兒子含的「慾望」主題,不僅讓全片的敘事節奏更為緊湊,更是正面迎戰:「『自由意志』才是唯一合法的公義判準,也是人類邁向成熟的指標」這種人本中心的浪漫宣稱。當挪亞不斷以「上帝的公義」(Justice)作為他行事的標準時,含卻一心在乎「我的慾望」(Desire)是否得到滿足,父子之間關注的張力不僅僅為劇本的鋪陳提供敘事的動力,更是在劇本的發展中看見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對「人類慾望/自由意志」的嚴肅批判。

 

我們之所以無法接受神義論中「矛盾的上帝」,說到底是我們無法接受世界以祂為中心進行解釋,「人類/含」堅持沒有自由意志做出的判斷,都是不被接受的判斷。也因此,「起來背叛」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這種在慾望中的「自我覺醒」,在一場令觀眾椎心的混亂扭打中,藉由「叛亂領袖」土八該隱宣告了含「終於成為人」的荒謬!

 

在此,我們看見「運用自由意志成為人」與「順服上帝成為人」之間的具體角力。劇本對終止扭打的精心設計,巧妙地呈現了看似缺席的上帝那恩典的在場形式。慾望,人類終其一生驅動成長的動力,表面上實現了自由意志的運用,實際上卻導致資源過度開發的悲劇結果,以及不斷鬥爭攻訐的悲哀過程。面對這個事實,人還能堅持我的自由意志就是公義的最後標準嗎?

 

自我覺察與自以為義

最後,近乎無聲、看似無辜的雅弗,在改編劇本的設定中以年齡上的幼小作為童真無邪的象徵,是對於「神義論」輪番抗辯的最後一棒。這個尚未被慾望啟蒙的兒子,在母親的眼中「若是沒有婚姻的關係,將會孤苦無依地孤單死去」,他比起那些在方舟外被洪水吞沒的人類更應當被成全。這個出自母親的控訴,究竟如何能回覆呢?奧古斯丁曾指出:「嬰孩不是無辜沒有罪的人,只是尚未具有犯罪行為能力的人。」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則賦予父親挪亞,回答這個來自母親千古難題的責任。當挪亞聽見母親對每一個兒子都是美善的分析時,挪亞的回答最精彩的部份不是解析每一個兒子背後隱含的問題,而是對自己乃是「當毀滅之罪人」的「自我覺察」。

 

而這正是全片「最福音」之所在。挪亞不是一個義人,從聖經中我們已經清楚看見這個作為義人的前提乃是「惟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創世記六章8節),儘管經文緊接著提及挪亞是「義人」、「完全人」、「與神同行」(創世記六章9節),但這一切若不是奠基在「耶和華的恩典」,基督教就變成是善行的功德宗教了。挪亞的價值並不來自他的好行為,而是來自上帝恩典的揀選。當土八該隱代表人類的歷史向上帝咆哮、高舉人的決斷力與行動力時,挪亞用了他痛苦、煎熬、近乎走不下去的身軀來傳達出對上帝的順服,我們看見「自我覺察」與「自以為義」之間的戲劇性張力。

 

父親因愛而糾結的決定

對戴倫艾洛諾夫斯基而言,劇本中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每一個人的結局都是死亡,電影的主題與聖經的神學在此都是一致的,整部電影的高潮就是改編劇本中最尖銳的時刻,挪亞會不會親手殺死自己的孫子?挪亞的決定與上帝的決定在此是如此平行地發展出來。

 

雨停了、船靠岸,該是做出決定的時刻。痛苦糾結的挪亞在「父親的歌聲」中,做出了「父親的決定」。他知道那個決定是影響人類歷史的決定,他知道那個決定是對自己、對人類都痛苦的決定,而這個決定不正是「上帝的決定」嗎?當彩虹作為不再毀滅的記號,映入人類眼簾的是上帝恩典的應許,然而,與此相對,當彩虹作為不再毀滅的應許,對於上帝乃是一連串因愛而糾結的延續。

 

電影中,挪亞面對終止人類繁衍的公義行動,乃是奠基於他對自己作為罪人實況的覺察;聖經裡,上帝面對人類繁衍的公義行動,乃是建立在他差遣聖子作為救贖的決定。

 

「適當的詮釋」與「過度的詮釋」之間,始終是聖經解釋活動的挑戰,關於這部作品所引起「扭曲聖經」的辯論,筆者的觀點簡單從三個問題來入手:

一、這部作品對上帝形象的詮釋是否有符合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傳統?

二、這部作品對使人覺察到自己是罪人是否有所幫助?

三、這部作品對幫助人接受基督的拯救是否提供正面的助力?

經過兩次完整地閱讀全片,筆者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至於,電影中「聖經扭曲」的部份,是不是違反了「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馬太福音廿四章35節)的鐵則?基本上,就電影敘事的企圖而言,導演並沒有廢掉上帝作為拯救者、審判者的啟示,作品更沒有出現歌頌人類自由意志可以抵擋上帝全能工作的異端。而無論導演可以藉由這部電影提出多少對信仰的正面價值,它依舊僅僅是一部好萊塢的電影,既不是聖經註釋書,更不能代替我們基督徒活出對聖經真理的見證!

 

———-

Data

挪亞方舟  Noah

上映日期:2014-04-03

級    別:保護級

導  演:《黑天鵝》戴倫艾洛諾夫斯基

演  員:《悲慘世界》羅素克洛、《當地球停止轉動》珍妮佛康娜莉、《公主與狩獵者》雷溫斯頓、《哈利波特》艾瑪華森、《雷神索爾》安東尼霍普金斯、《波西傑克森》羅根勒曼

 

相關閱讀:《挪亞方舟》啟示2 人在罪性中的真實掙扎

相關閱讀:《挪亞方舟》啟示3 呼應環保、家庭的爭戰議題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