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豹:從潘霍華身上學習堅持信仰

1068-large
曾慶豹說,基督徒要堅持信仰是非常困難的。(盧錫安/攝影)


【特約記者盧錫安台北市報導】

台灣信義會六十周年於本月十二日在中華福音信學院舉辦「潘霍華傳」對談講座,與談人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曾慶豹表示,從潘霍華所處的年代來看,基督徒要堅持信仰是非常困難的,我們不必然要把潘霍華認定為偉大的英雄,但他的確是為信仰付出了生命代價。

 

曾慶豹表示,潘霍華認為信仰是一種個體性,可以孤獨地跟上帝交談與禱告,這是個體信仰秘密行動的根源;但是,個體仍需要群體的支持,並且是多面性的。有人說潘霍華的思想是反領袖的,在那反共的年代還是相當禁忌的話題,但卻也提供我們不同的思考方向。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基督徒面對個體與群體存在的張力

潘霍華當時所面對的是個體與群體存在的張力。曾慶豹說,當基督徒個體信仰不斷地抬高,會使個體變成冷漠;換句話說,因為個體軟弱,失去對社會環境的反應。有人對此質疑,基督徒有教會群體關係,群體怎麼可能會迷失呢?曾慶豹表示,民眾或許因政教分離或兩國論而有不同的見解,但是,個體會因軟弱而產生冷漠,因此群體也會迷失;當人們越把信仰個體化,自我內心就秘密地決定,這是個體與群體不同的相互關係。

 

曾慶豹也提到,不久前台灣鬧學運,他在臉書上看到牧師一則PO文說:「政府無能、政客無恥、學生無知」,後面回應的人加了一句話「牧師無腦」。對此,他覺得教會沒有神學家,我們又何必奢望牧師有腦呢!

 

現今教會如何看待潘霍華的神學觀點呢?曾慶豹表示,華人社會有很多人研究潘霍華的神學思想,有些人過於看重歷史的時空背景,有些則過於偏重其神學義理,導致讀者只能選擇性地理解其中一部分。他認為,基督徒最重要的是了解潘霍華到底啟發了我們什麼樣的想法,這是比較重要的事。

 

也有人質疑潘霍華的神學思想是會轉變的,他認為這是神學家在寫作時,面對歷史的變化,他的思想必須扣緊著時代的必然結果。

 

潘霍華在適當時機做正確的事

潘霍華曾對當時學生提出一個問題:「真的有所謂必要的謊言嗎?」;潘霍華曾經對希特勒政權舉手敬禮,卻說「他才不為此小事而甘冒生命風險」;然而聖經中有人卻因不跪拜金像而遭處死刑,難道基督徒的行為可以「口是心非」嗎?「說謊言有必要嗎?」,而潘霍華從早期順從政府,最後卻密謀殺害希特勒,這些行為轉變豈不自相矛盾嗎?

 

曾慶豹對這些問題做了巧妙回答,他說,如果說謊能說到恰到好處,而且時機點對了,並給予合理解釋,或許就能說得通;我們真的不知道潘霍華內心在想什麼,也許潘霍華是先知先覺者,找到出手的適當機會,試想,潘霍華若沒有說謊在先,哪來機會做更大的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