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窮志更高

1316-large


文字/Cherry   攝影/Kennedy

有別於其他飲食業的老闆,年逾六十的輝哥外貌年輕,而且身型甚勻稱,打扮隱約透露出他的時尚感,因為他曾是電影界知名的服裝設計師。「哪有錢讀服裝設計?全是我自己無師自通的!」輝哥笑著說,但他的笑容沒有半點驕傲。

除了服裝設計師,輝哥做過的行業不勝枚舉,電器技工、酒樓雜工、茶餐廳外賣…因為窮,無論什麼工作他都願意去做、勤奮地做,因為根本不容選擇。

赤貧家境磨出刻苦精神
輝哥年幼時一家八口住在香港廟街,一個出名的三教九流之地;而所謂的「家」,只是一間由木板隔開的房間,全屋只有一張父親專用的椅子。「每日只有一碟菜,還是鋪報紙坐在地上吃!」他說。

父親在他四歲時去世,全部「遺產」只剩港幣五毫。「我媽媽從沒工作,我們幾個兄弟姊妹更是一毛錢都沒有,連吃都沒得吃。」家裏一貧如洗,還有六個孩子等媽媽養大,母親只好硬著頭皮接手做賣魚小販,早出晚歸但仍無助改善生活。輝哥回憶道:「她不懂得做,經常躲避警察取締。她每天清晨四、五點一出門工作,我們幾個小孩就周圍走。」

「周圍走」即自己四處找食物,單靠每日一碟菜,實在難以維持小孩子的成長需要。「記得有天找早餐吃,餓到在街頭打顫。街坊見我餓到這樣子,就帶我去吃東西。我餓到只懂點白粥吃,吃足四五碗。」說到童年慘況,輝哥已難忍哽咽。

廟街環境複雜,街坊都是清貧的窮人,哪有能力接濟他們一家。輝哥自幼已知道要自救,否則等餓死,因此「逼」出肯學肯捱的做人態度。「我十一歲便在大廈管理處做電器維修學徒,沒工錢的,但可以在管理處睡,又有餐飯吃。」所謂「有餐飯」,只是幾塊肥豬肉加一碗白飯。「或許當時社會環境不太好,有餐飯吃已經好開心。」

認為有錢才有安全感
學徒的工作包括換燈泡、修理大廈機器等,對於一個小男生,實在難以應付。「鎚子比我的手臂還要粗,真是做不來,唯有十三歲轉行做酒樓雜工。」早上六點到酒樓開工,十二點休息,晚上七點再上班,凌晨兩點才下班。因工作時間長,而且幹的是極勞累的粗活,輝哥竟然還抽那七小時休息時間做「外賣仔」,每天做足廿小時。「我沒想太多,寧願辛苦些,只想賺多點錢改善生活,覺得有錢才有安全感。」

人窮還談什麼夢想,有錢才最實際。輝哥說:「我母親成日說『力去力返』,年輕時願意勞動,一覺睡醒力氣自然便回來。」話雖如此,輝哥還是捱出病來。母親的教訓至今對輝哥仍影響至深,「所以到今時今日,我仍希望可親力親為。」

相對於輝哥早年曾從事的行業,服裝設計師是相當不錯的工作,連成龍、洪金寶、周潤發、林子祥等八○年代巨星,都穿過輝哥設計的服裝。「可能天生美感觸覺較強,我自己留意時裝店的櫥窗、看時裝雜誌和資料,逛街又會看人家的膚色和衣著配搭。做服裝設計一定要肯用心研究。」

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的。朋友介紹了輝哥入電影界,他的服裝作品又深得公司和客人認同,口碑一個傳一個,令輝哥獲得眾多明星和名人的青睞。現在火鍋店裡貼了不少名人來捧場時與輝哥的合照,都是廿、卅多年友誼的力證。

曾被基督徒的愛心嚇跑

採訪時,輝哥與筆者分享了不少與員工相處的點滴:他為了讓員工輕鬆一下,特別在火鍋店設「零食櫃」給他們免費任意吃,還親自購買零食補給;親自到市場選購食材,原因之一是要了解員工的辛勞。輝哥處處行出基督的愛心,但他信主前,竟然曾經被基督徒的愛心嚇跑。

「我早已經知道有基督教會,有一天有外籍人士敲門,說樓下教會有奶粉和餅乾任我們享用,又有地方給我們坐。」輝哥小時候受過教會的愛心賙濟,怎料長大後第一次跟朋友去教會,卻被熱情的弟兄姊妹嚇走了。

「卅多歲第一次去教會,可能因為有許多年長的教友,唱詩時不知他們在唱什麼,覺得好怪好悶;又試過出席洗禮卻躲在一旁偷笑,看他們被推下水後又被撈上來,好得意!」輝哥笑言,那時覺得去教會的人「有心理病」,然後正色道:「可能我獨來獨往太久了,真的不知道什麼是愛。以前我懷疑他們為何對新朋友那麼熱情,不知他們是真情還是假意?」

過往幾十年人生,輝哥都是一個人掙扎求存,可理解為何他抗拒陌生人的熱情。輝哥坦言那段時間心裏只有金錢:「沒錢就令人覺得你不成功,所以我那時只會追求金錢和成就。」

金錢至上  反鎖心牢
輝哥在廿多年前創辦輝哥火鍋,窮的太久,終於等到出頭的機會,也可理解為何他性格自我中心、金錢至上。「無論人際關係、處理方法和技術性的事,我對自己有百分百信心!信主前我覺得自己有今日成績,都是靠自己一步步賺回來,但內心一片空白,完全沒有平安。」

輝哥心中的不平安到達極端的程度,他承認以前對外界懷有巨大戒心,即使在家也像坐監。他形容道:「鐵閘、大門、自己的房門我全都上鎖,連吃飯我也躲在自己的房間吃。生意上的收入的確不錯,但錢不能給我心靈平安,反而我更怕外面的世界,怕被人騙。」

直至2009年,仍未接受耶穌的輝哥忽然經常半夜醒來,起床看幾小時電視。「其他頻道我不看,偏偏只看創世電視。看到牧者講聖經,奇怪為何耶穌在兩千多年之前已知道現今的世界,愈看愈覺得耶穌在教我做人,引導我行人生路。」

當時輝哥仍未能放下自己,一邊看電視一邊跟上帝爭辯。「我不相信神會白白賜恩典,心裏一直堅持己見:就算有錢在地上,我也要彎腰才會拿到!如果我不努力尋求解決問題,公司是否可以做足廿幾年?」

再怎麼爭辯還是沒有結論,輝哥曾經跟創世電視的講員做過一次決志祈禱,但由於未有穩定的教會生活,他還是不能放下自我,將生命交給上帝。「我還是擺脫不了一個『我』字,做不到讓神凌駕於我自己。」不久,有一位餐廳客人是基督徒,邀請輝哥出席梁燕城博士的教會佈道會,他終於重整「我」字的位置,內心得到釋放。

「我聽梁燕城說怎樣放下自己、寬恕別人,聽完哭得很厲害,覺得放下了心頭大石,心裏輕鬆的多。」那是不再與天父上帝爭辯,反而渴望認識祂、與祂重建關係的溫馨感覺,從此他在該教會聚會至今。

放下自己  寬恕別人
輝哥做火鍋生意初期,曾信錯熟悉的長輩和員工,被騙錢之餘又深受傷害,加上坎坷的成長經歷,導致他對人築起高高的圍牆,至今仍靠耶穌幫他「拆牆」:「雖未完全拆掉圍牆,但我什麼都會告訴天父爸爸,由祂幫我學習愛人。」他微笑著繼續說:「每晚祈禱之後很滿足平安,至少現在不會鎖那麼多門!」

輝哥過去扭曲的價值觀正交由上帝為他修正,他說:「雖說金錢能給人物質上的富足,但信主後我才發現地上擁有的物質只是暫時性的,將來都要歸還給上帝,我們只是管家。看開了,心裏更感平安喜樂。」他靜默了一會,繼續說:「只是愧疚那麼遲才願意相信耶穌回應祂。」他的眼眶已再度通紅。

現在輝哥熱衷參與教會聚會,享受與肢體相聚的每一刻。輝哥信主後在教會認識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弟兄,輝哥火鍋的灣仔新分店就是他們合資經營的。大門附近的紅色牆有一幅詩篇一二一篇的題字,是教會弟兄姊妹特別為輝哥寫上去的。「因為我和客人在門口出出入入,所以他們選這篇,『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輝哥解釋時,筆者看出他的喜悅是由心而發的。

發現處變不驚秘訣
輝哥信主只有四、五年光景,上帝的大能使他剛強地拋棄舊我,依照上帝的心意重新做人。回望昔日挨窮潦倒的歲月,他相信是上帝為他安排的。

「現今世代太複雜,我可以用處世的經驗去抵擋不好的東西。現在的我可說是『處變不驚』,因為背後有神。」他鼓勵年輕人肯捱肯嘗試,同時珍惜去教會認識上帝的機會,「早日認識上帝的道,他們還不懂應付複雜的社會,外面太多誘惑了。」

輝哥本人就是堅毅的人,就算年輕時生命已似走投無路,他仍不服輸地裝備自己,等待鹹魚翻身的時機。那日子似乎不堪回首,上帝卻藉此將他磨練出肯學、肯做、不怕捱的特質。

「到這一刻,我仍堅持凡事親力親為,因為我是從低下層爬上來的,我希望可清楚看到員工的難處,快速做出改善。」輝哥最喜歡哥林多前書十三章「愛的篇章」,他感恩信主後學會去愛人,更投身慈善工作,以愛心去安慰別人:「信主後更懂得分辨愛與關心的分別,對人放多點愛心,彼此分享喜與樂,感覺是不同的。身為基督徒,我希望我的行為可影響其他人,與他們同行。」

羅馬書八章28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然而萬事何時效力、怎樣效力,卻不是渺小的人類所能預知及控制的。正如早年的輝哥,他大可埋怨「萬事都和我作對」,但他順服、忍耐、等待。

其實人生的逆境、順境,早在上帝的計劃裏。

(本文為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