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大衛這一家

1500-large
我們可能從大衛為了押沙龍的死哭得痛徹心扉,體嘗到他愛子的心切;然而,我們也看到他因著過度疼惜孩子到一個地步,忘了「管教」也是一種疼愛的方式。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編按:面對社會事件頻傳,深究到底多是家庭內未妥善處理問題的延伸。即日起靈修版推出由衛理神學院院牧劉幸枝老師所撰寫「從舊約看家庭」專欄,主題包括「何西阿這一家」、「俄陀聶這一家」、「拿俄米這一家」、「羅得這一家」、「以利這一家」…內容,隔週登出。藉由剖析聖經中不同家庭議題,透過神的話語提醒帶出當代家庭需警醒之處。

***

「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貌的妹子,名叫她瑪。大衛的兒子暗嫩愛她。…因為暗嫩玷辱他妹妹她瑪,所以押沙龍恨惡他。」(撒母耳記下十三章1、22節)

大衛一生縱橫沙場,在政治權謀當中九死一生。他結交五湖四海,為人重情重義,如此叱吒風雲的人物,竟是一個仗打得漂亮,後院卻失火,還幾乎無力滅火的人!

我們可能從大衛為了自己與拔示巴所生的嬰孩禁食刻苦,感受到他父愛的偉大;從他為押沙龍的死哭得痛徹心扉,體嘗到他愛子的心切;從他傳位給所羅門的運籌帷幄,發現他護子有方。然而,我們還是看到他因著過度疼惜孩子到一個地步,忘了「管教」也是一種疼愛的方式。

完全失控的家庭
上帝並不要君王多妻,大衛卻反其道而行。歷代志上三章1-9節讓我們看到大衛家族兒孫鬩牆的伏筆:「大衛在希伯崙所生的兒子記在下面:長子暗嫩是耶斯列人亞希暖生的。次子但以利是迦密人亞比該生的。三子押沙龍是基述王達買的女兒瑪迦生的。四子亞多尼雅是哈及生的。五子示法提雅是亞比她生的。六子以特念是大衛的妻以格拉生的。…大衛在耶路撒冷所生的兒子是示米亞、朔罷、拿單、所羅門。這四人是亞米利的女兒拔•書亞生的。還有…這都是大衛的兒子,還有他們的妹子她瑪,妃嬪的兒子不在其內。」

大衛的多妻之舉,使後來的繼任君王所羅門有樣學樣。大衛的多妻,造成同父異母之間的兄弟失和,國家內亂;而所羅門的多妻,則把他的心引誘去祭拜假神,國家一分為二。

首先,在多妻的舉動下,大衛生養了無數個同父異母的子女。而她瑪被暗嫩玷污的事件,為這個家族的兵戎相向拉開了序幕。撒母耳記下十三章記錄了這段宮廷醜聞:長子暗嫩因情慾攻心,用計謀強暴了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瑪。他的詭計得逞後,卻對她瑪的態度一反先前的殷勤,並演變為痛恨與嫌棄。致使貞潔遭玷污的她瑪,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孤孤單單的住在胞兄押沙龍的家裡。

撒母耳記下十三章21節記載:「大衛王聽見這事,就甚發怒。」後面卻沒有提到大衛替女兒她瑪伸張公義,甚至沒有對暗嫩採取任何刑罰的舉動。押沙龍此時看不到父親有任何作為,只能壓抑怒氣地安撫妹子,卻開始醞釀一場謀殺暗嫩的行動。

兩年後,押沙龍趁收割季節採取報復,在筵席上計誘暗嫩,使他死於非命。押沙龍這場破釜沉舟之舉,顯示出他對父親的不滿。畢竟有兩年之久,大衛可以對暗嫩採取任何的懲治行動,但是大衛選擇沉默,使押沙龍痛下殺手。

縱容孩子的父親
根據撒母耳記下十三章37-38節的記載,押沙龍逃亡到外公基述王那裡,住了三年。新譯本的翻譯提到:「大衛的心不再懷恨押沙龍,對暗嫩的死也不再那麼難過了。」

從這段經文當中,又可看到大衛用所謂的「時間沖淡法」,想藉此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難怪,當約押用計讓押沙龍再次回到大衛王面前時,他還能若無其事地與押沙龍行親嘴的平安禮(撒母耳記下十四章33節)。

押沙龍後來敢明目張膽地為自己張羅馬車、大擺陣仗,暗中籠絡以色列人的心(撒母耳記下十五章1-6節)。或許從暗嫩強暴她瑪的事件以來,在押沙龍的眼中,其父只是一個毫無作為,可以讓他們一手遮天,縱容他們為所欲為的人。既然王子都可以目無法紀地強暴公主,那麼王子恣意對待國王的王妃又有何不可呢?

大衛在押沙龍心目中的地位蕩然無存,因為其父不僅無力仲裁兒女們的糾紛,連治國的能力都有待商榷,而此刻正是他篡位奪權的最佳時機。何其可悲,大衛對孩子的溺愛,並沒有引起孩子們的感激,而是激發他們放縱私慾的行為。

押沙龍在暫時成功奪權之後,堂而皇之地強暴了大衛留在皇宮的嬪妃們。他公開亂倫,毫無羞恥。反正,其父也曾姦淫忠將烏利雅的妻子拔示巴,最後還據為己有。大衛後來向上帝悔改的心志,押沙龍沒有看到;反而是效法父親的淫亂,在執掌王權之初就大開色戒。

養子不教,父之過。大衛對兒子毫無真理的溺愛,在緊接著押沙龍被殺事件可窺之。當上帝保全大衛的國權,使他轉危為安、轉敗為勝時,大衛特別叮囑:「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撒母耳記下十八章5節)

傷害民心的君王
或許是約押對主子縱容兒子的行為已經太瞭若指掌。總之,約押才剛接獲押沙龍的行蹤,馬上火速趕到現場,一槍穿透他的心臟(撒母耳記下十八章14-15節)。就地正法的舉動,變成是約押代大衛管教這位掀起內戰的不肖子。但是大衛並沒有羞愧在心,反而是當著所有為他爭戰的勇士面前,開始為押沙龍哭泣。

聖經提到:「王就心裏傷慟,上城門樓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說:『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眾民聽說王為他兒子憂愁,他們得勝的歡樂卻變成悲哀。那日眾民暗暗地進城,就如敗陣逃跑、慚愧的民一般。」(撒母耳記下十八章33節;十九章2-3節)

大衛這種無視將士為他的國權穩固拋頭顱、灑熱血,而只是關切自己不肖子生死的態度,馬上引起將軍約押的不快。可想而知,約押應該是極度不悅地告訴大衛:「你今日使你一切僕人臉面慚愧了!他們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兒女妻妾的性命,你卻愛那恨你的人,恨那愛你的人。你今日明明地不以將帥、僕人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龍活著,我們都死亡,你就喜悅了。」(撒母耳記下十九章5-6節)

約押這番話十分嘲諷。他的決斷與強勢刺激大衛即時安撫軍士將領,卻也加深大衛日後策謀剷除約押的企圖心。我們由此可以看到,大衛的剛強往往顯在對付外敵的事上,卻常以消極被動去漠視兒子張狂的行為。

直至日後,進入晚年的大衛,需要再次假手他人來勸戒他,進而阻止另一場蔓延全國的政爭。當暗嫩與押沙龍相繼死亡,四子亞多尼雅好像成了皇位當然繼承人。他自鳴得意地設筵款待朝廷重臣,眼看一場結黨政爭又將發生。幸好先知拿單巧妙地化除這場危機,讓大衛立刻下召所羅門為繼任的君王(列王紀上一章11-30節)。雖然事件發展過程中,仍有死傷,但是沒有像押沙龍事件那般地擴及全國。

溺愛反而造成傷害
大衛被後代以色列人視為國君牧人的典範,但是他個人的軟弱曾經鑄成國家的傷害,包括數點軍兵的好大喜功,亦包含了他未善盡人父之責的疏失。正因大衛是一國之君,以致他在家庭當中無法處理好的問題,最後竟然導致邦國的內亂。

中國禮記曾載:「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奈何大衛卻是處在前庭堂皇,後院起火的窘況。大衛寵溺孩子,試圖保護他們,沒想到反而讓他失去更多,也讓他的兒子們一個個死於非命;其中,暗嫩及亞多尼雅可以說是死於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計謀。

大衛起初被稱作「合神心意的人」(撒母耳記上十三章14節),卻沒有把兒子們帶到合神心意的道路當中。隨著他日漸騰達,他開始枉顧上帝的心意,成為放縱私慾的人。他不僅妻妾無數,還嬌縱孩子,在教養兒女的事上也是怠忽職守。

對照今日社會,有多少事業成功的父親可能長期忽略兒女的品性操守?確實,比起物質上的供應,花時間陪伴子女更是勞心費神。而工作的忙碌恰好為我們提供藉口,使我們更專注在事業上的汲汲營營,只要滿足兒女物質所需,其他品格與靈性教育就交給妻子、學校及教會去留意。

管教也是一種疼愛
其實,上帝早就教過大衛如何當個父親。當大衛起意要幫耶和華蓋聖殿時,上帝指示先知拿單轉告大衛,將來他會有一個兒子替他蓋聖殿獻給耶和華。神說:「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但我的慈愛仍不離開他,像離開在你面前所廢棄的掃羅一樣。」(撒母耳記下七章14-15節)。

這是何等美麗的應許,大衛應該是可以領略這句話的含義。他曾因與拔示巴通姦生子,借刀殺掉其夫烏利亞而招來上帝的審判。他之後雖然經歷兒子夭折的痛楚,卻知道神的慈愛並沒有離開他。只可惜他不曉得如何將天父的引導內化在他的生命中,好讓他也可以領受智慧來管教兒女。

上帝起初造男造女,讓他們組成家庭(參馬太福音十九章4-5節),家庭的責任與兒女的教養由夫妻一同承擔,父母角色因性別特徵可互補協調。雖然有些家庭母代父職,一肩承挑教養重責,讓夫婿全心拚事業而無後顧之憂。但是這不代表父親就可以忽視為兒女守望代禱的責任。

回顧大衛的一生,他曾經數次得罪上帝,每逢醒轉過來,便快快回到神的面前悔改。雖然後宮已經失火─皇子之間的殘殺已鑄下無可抹滅的悲劇;但幸好神已賜下恩典的應許,並且顧念大衛曾經為家人獻上的禱告:「主耶和華啊,我是誰?我的家算甚麼?你竟使我到這地步呢?主耶和華啊,這在你眼中還看為小,又應許你僕人的家至於久遠。主耶和華啊,這豈是人所常遇的事嗎?…主耶和華啊,惟有你是 神。你的話是真實的;你也應許將這福氣賜給僕人。現在求你賜福與僕人的家,可以永存在你面前。主耶和華啊,這是你所應許的。願你永遠賜福與僕人的家!」(撒母耳記下七章18-21節;28-29節)

 
相關閱讀:

 
《從舊約看家庭》拿俄米這一家

 
《從舊約看家庭》俄陀聶這一家

 
《從舊約看家庭》何西阿這一家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