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何西阿這一家

1638-large
當何西阿蒙召向北國以色列人傳講神心意,他也從自己的婚姻經歷,深切感受到北國人民追逐偶像崇拜的行徑,就好像是信仰不貞與靈性淫亂。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何西阿書一章2節

你曾遭到背叛嗎?不管是職場上的背叛、好朋友的背叛、感情上的背叛,這些經歷都足以讓人感到心痛欲裂,悲憤不已。

在聖經當中,曾有一個名叫何西阿的先知遭到背叛。或許我們會十分訝異,先知竟然不知道自己會被人背叛嗎?他當然知道!因為當上帝初次呼召何西阿時,便告訴他:「你去娶淫婦為妻,也收那從淫亂所生的兒女;因為這地大行淫亂,離棄耶和華。於是,何西阿去娶了滴拉音的女兒歌篾。這婦人懷孕,給他生了一個兒子。」(何西阿書一章2-3節)

剛正不阿的男人
我們幾乎很難想像,聖潔公義且施恩給敬畏祂之人的上帝,竟然會叫何西阿去娶淫婦為妻。從經文描述中,我們看到何西阿正直不阿、忠心職守。如此這般的傳道人,豈不配得一位才德的婦人來支持他的服事,成為他終生的心靈伴侶?

然而故事的發展卻一反人性的期待。何西阿不僅順服上帝,娶了淫婦為妻,還在她背叛之後,選擇重新接納這個曾經讓他傷透心靈的女人作他終生伴侶。

是他糊塗、痴迷了嗎?當然不是!他這麼做,完全是因為體認到─原來神就是用這種饒恕跟接納的態度來對待背叛的以色列民!

何西阿是公元前八世紀的北國以色列的先知,當時國家在耶羅波安二世的統治下,國力昌盛、經濟繁榮。他的先祖耶戶曾在耶斯列叛變,成功剿滅了暗利王朝的權貴,剷平邪惡皇后耶洗別的勢力,順利登上北國君主的高位。

北國在耶羅波安二世統治時期,國境北達哈馬口,締造了前所未有的國勢巔峰時期。但這個外表看來炫爛奪目的國家,實則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因為何西阿直接指陳:「耶和華與這地的居民爭辯,因這地上無誠實,無良善,無人認識神。但起假誓,不踐前言,殺害,偷盜,姦淫,行強暴,殺人流血,接連不斷。」(何西阿書四章1-2節)

淫佚邪蕩的宗教
北國的景象,豈不反應出一些當今所謂經濟起飛之國家的光景,在繁榮的外表下,國家內部其實隱藏了許多不公不義。人愈發在物質豐裕之下顯出貪婪,正如中國古語所云:「飽暖思淫慾」,此乃北國當時的最佳寫照!

強盛的北國,揉和了宗教混合主義,這顯出人心背後的貪婪,希冀從不同的宗教神明當中獲得萬全的保障與物質的需求。以人的需要做為敬拜神明的出發點,當然就製造出符合人心期望的偶像神祇。

當時的異教風俗視山川、海洋或是打雷、降雨,皆有諸神在背後各司其職。北國百姓受到迦南文化影響,以為土地與人類的繁榮必須透過職掌生殖力的神明賜福澆灌。而耶和華只是「誡命之神」,不是「自然之神」。因為,耶和華上帝沒有「配偶」,無法賜給他們「生產」的祝福。

於是在個人私慾的投射下,他們也崇拜巴力與女神亞斯她錄,並且透過廟妓與香客巫山雲雨的儀式,達到一種「宗教感應」,好促成巴力與配偶的交合具像化地呈現人間,就彷彿是雨水澆灌了土地,土地便孕育了生命。

何西阿書第四章,清楚描述當時的光景:「我的民求問木偶,以為木杖能指示他們;因為他們的淫心使他們失迷,他們就行淫離棄神,不守約束,在各山頂,各高岡的橡樹、楊樹、栗樹之下,獻祭燒香,因為樹影美好…」(何西阿書四章12-13a)

春色無邊的風俗
何西阿的年代,廟妓充斥在異教神廟之中。即便年輕女孩不當廟妓,也極有可能在婚前被送到巴力廟裡擔任義務的性交易。未婚女性藉由獻身「性啟蒙禮」的儀式,與香客發生苟合關係,達到婚前取悅神明,婚後盼望達到多子多孫的目的。

在那個年代,女人的貞操非常廉價。聖經提到:「你們的女兒淫亂,你們的新婦(或譯:兒婦;下同)行淫。」(何西阿書四章13b),這話絕不是空穴來風,更非誇大之辭!令人痛心的是,促成淫蕩之風普及的竟是他們的父母。上帝責備他們:「你們的女兒淫亂,你們的新婦行淫,我卻不懲罰她們;因為你們自己離群與娼妓同居,與妓女一同獻祭。這無知的民必致傾倒。」(何西阿書四章14節).

雖說上帝不會責罰這些「女兒」或「新婦」,但是有樣學樣的結果,一旦這些「女兒」或「新婦」來日成為別人的父母,也同樣把先人那套淫佚作風代代相傳下去。何西阿就是生長在這種混雜宗教與性尺度開放的社會中。他婚姻的不幸,並不是耶和華上帝所導致,乃是當時文化背景使然!

何西阿的妻子歌篾,是滴拉音的女兒。滴拉音的原意是指葡萄餅或無花果餅(複數),那是以色列人日常的飲食之一,卻也是祭祀巴力的必需品(參何西阿書三章1節)。

何西阿提到妻子歌篾是「滴拉音的女兒」,似乎暗喻歌篾來自一個拜巴力的家庭,她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活在迦南文化影響之下的北國女性。曾有一些聖經學者爭論,何西阿娶歌蔑一事到底是真實記載,還是只是一種文學上的隱喻手法。筆者個人傾向相信何西阿跟歌蔑的婚姻,確實是先知本人的現身說法。

倘若何西阿書西阿跟歌篾的婚姻只是寓意上帝跟以色列的關係,而非親身經歷的對應,那麼這種論點恐怕會對何西阿的原配造成不公,因為「她」遭到了污名化,真實的身份竟被一個憑空杜撰的「歌篾」女子所代替。

從何西阿書的記載中,我們看不出歌篾婚前是擔任廟妓一職,但聖經指陳她是淫婦,很有可能是形容她深受當時的淫蕩風俗的影響。

飽受牽連的孩子
歌蔑跟何西阿擁有三個孩子,分別叫耶斯列、羅•路哈瑪與羅•阿米。這幾個孩子的名字皆來自上帝的命名(何西阿書一章4、6、9節),意思是:上帝栽種、不蒙憐憫,以及非我子民。他們皆是在婚後與何西阿生下的子女,但卻在淫佚風氣的影響下,成為玷污蒙羞的下一代。

「耶斯列」原是北國境內一塊平原,自古以來就是重要的戰場。何西阿的兒子被命名為耶斯列,主要側重的不在於字義本身,而是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激烈戰事。北國君王耶羅波安二世的祖先耶戶,當年就是在這地發動戰爭奪權篡位。

所以,上帝藉由何西阿長子的名字宣告:「…再過片時,我必討耶戶家在耶斯列殺人流血的罪,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國滅絕。」(何西阿書一章4節)。藉由審判,上帝不再憐憫以色列百姓,他們也不再是神的子民。

歌篾很有可能是在嫁給何西阿數年後背叛他,這個舉動傷透了何西阿的心,也瓦解他們的婚姻。經文提到:「你們要與你們的母親大大爭辯;因為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也不是她的丈夫。叫她除掉臉上的淫像和胸間的淫態…我必不憐憫她的兒女,因為他們是從淫亂而生的。他們的母親行了淫亂,懷他們的母做了可羞恥的事。…」(何西阿書二章2-5節)

配偶的不忠、婚姻的破碎,無可避免地殃及子女。歌篾為何西阿所生的三個孩子被視為淫亂的兒女,他們身份招徠質疑,讓人輕蔑嘲笑,何西阿情何以堪?

獨一無二的聘禮
當何西阿蒙召向北國以色列人傳講神諭,他以自己的婚姻現身說法,深切感受到北國人民追逐偶像崇拜的行徑,就好像是信仰不貞與靈性淫亂。或許在這種憤怒與傷痛之中,何西阿開始感受到上帝的心。

原來,上帝透過何西阿的破碎婚姻,向他深切地分享切身之痛,並且透過何西阿的婚姻經歷,讓那些在何西阿身旁議論紛紛的北國百姓赫然發現─原來他們個個都是背信忘義的淫蕩女子「歌蔑」。是他們讓自己的子女變成淫亂的子女;是他們讓自己的子女落下審判之下;是他們讓自己的子女變成不蒙憐憫、不屬上帝的子民!

尋求個人歡娛的歌篾,只享受到背叛後的短暫快感,卻沒有解決她生命的問題。她遭到情人遺棄,無地自容。終於,她做了一個決定:「我要歸回前夫,因我那時的光景比如今還好。」(何西阿書二章7節)。問題是,何西阿會願意跟水性楊花的歌篾破鏡重圓嗎?出乎意料地,何西阿竟然願意。不僅願意,還再次名媒正娶地把歌篾帶回家(參何西阿書三章2節),因為這是上帝的旨意。

堅定不移的盟約
早在耶和華上帝吩咐何西阿採取行動之前,祂就已經告訴何西阿,祂將如何對待背叛的百姓。按上帝公義的屬性,祂不可能不刑罰悖逆的子民,但是至終祂要何西阿告訴他們:「我必聘你永遠歸我為妻,以仁義、公平、慈愛、憐憫聘你歸我;也以誠實聘你歸我,你就必認識我─耶和華。」(何西阿書二章19-20節)。

多麼特別的聘禮啊!上帝以祂各樣美善的恩賜跟全備的屬性,向那些願意回轉的百姓下聘。他們不再呼求巴力,而是稱上帝為伊施─我夫。非但如此,上帝要重新栽種他們,使他們蒙憐憫,再次被稱為上帝的子民(何西阿書二章23節)。

我們從何西阿跟歌篾的婚姻,看到父母的婚姻關係對兒女產生重要的影響。與此交織穿插的是何西阿傳達上帝的神諭,讓我們看到神同樣以夫妻之間的關係談到祂跟北國以色列百姓。

上帝以盟約之愛教導何西阿,重新收納歌篾這個曾對他不忠的配偶,讓他們復合的婚姻分別為聖,可以成為兒女的祝福!上帝以祂對北國百姓的心,不僅教導了何西阿和當時的百姓,也教導了今天的你我,在紛擾多變,情慾橫流的世代,如何重新省思與上帝,以及與配偶之間的關係。

原來父母的決定,不會因為自行負責擔當,就不會轉嫁到兒女身上。相反的,兒女常常成為概括承受的受害者。

歌篾的背叛傷害了她的配偶,也虧損了兒女。上帝以受傷的戀者作為痛徹心扉的圖畫,讓我們知道祂多麼看重盟約的價值與意義,因此祂以身示範,帶著創傷向我們表達那堅定不移的愛。當我們覺得愛不下去、無能為力時,是否願意繼續求告祂的幫助呢?

相關閱讀:
《從舊約看家庭》拿俄米這一家
《從舊約看家庭》俄陀聶這一家
《從舊約看家庭》大衛這一家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