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俄陀聶這一家

1778-large
對迦勒來說,約書亞將希伯崙賜他為產業,不僅是尊榮,也映照出他與亞伯拉罕一樣對上帝專心跟隨的信心。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以色列人呼求耶和華的時候,耶和華就為他們興起一位拯救者救他們,就是迦勒兄弟基納斯的兒子俄陀聶。(士師記三章9節)

舊約中的士師記,記載了許多士師的故事。士師之意,原為審判。但在士師記當中,我們除了看到唯一一位女士師底波拉按上帝的律法在棕樹下審判百姓之外,大多的男士師都是被神興起,擔任軍事領袖,拯救以色列百姓脫離仇敵之手。這些為人所熟知的士師,包括了基甸、耶弗他、參孫等人。

被人遺忘的英雄
基甸後來讓以色列民陷入拜偶像的網羅裡;耶弗他似乎是在宗教混合主義的影響下把獨生女獻上為祭。至於參孫更是情慾橫流,觸犯拿細耳人條例中所有的禁忌。這些士師的家庭生活與品格靈性毫無見證可言,但他們竟然成為我們最為熟知的士師代表,實在非常諷刺!

如果士師記只是讓我們看到這幾位眾生相,可能令我們失望與不解。士師記的眾士師反映出大時代的小縮影─那時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連士師都不例外。不過,聖經也讓我們看到,士師時期的首位士師跟末代士師均是敬畏上帝、高風亮節之輩。他們分別是俄陀聶及撒母耳。後者為大家熟知,但前者到底是誰呢?

俄陀聶,不少基督徒對他感到陌生,許多人甚至不知道他是第一位被上帝興起的士師。他的故事在士師記中平鋪直述,以致精采不如基甸,腥羶不如參孫,悲情不如耶弗他。但若提到他的岳父大人迦勒,大家可能對這號人物就一點兒都不陌生了。

名氣響亮的岳父
迦勒是卓越的信心勇士。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的時候,他就參與其中。在窺探迦南地,準備攻城掠地的那次,他被推派為猶大支派的代表。
當十個探子看見亞衲族人又高又大,自己如同蚱蜢一般,開始灰心喪志時,迦勒比約書亞早一步站出來,直陳:「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們足能得勝。」(民數記十三章30節)接著,約書亞站出來與迦勒異口同聲的勸誡以色列會眾(參民數記十四章6-8節)。

然而,情勢已在十個探子的鼓噪中一發不可收拾,直到耶和華上帝親自顯現,嚴懲了言語誇大不實、態度負面惡劣的十個探子。而那些發怨言的群眾,也受到嚴厲的懲罰,凡廿歲以上的男丁,都不得進入迦南地,唯有約書亞跟迦勒才能進去。上帝還特別提到:「惟獨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個心志,專一跟從我,我就把他領進他所去過的那地;他的後裔也必得那地為業。」(民數記十四章24節)

如此這般的迦勒,縱然時光荏苒,雙腳已踏應許之地,年逾八十五歲的他還是面不改色的告訴約書亞:「當日摩西起誓說:『你腳所踏之地定要歸你和你的子孫永遠為業,因為你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神。』自從耶和華對摩西說這話的時候,耶和華照他所應許的使我存活這四十五年;其間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約書亞記十四章9-11節)

比武招親的獎賞
對約書亞及迦勒來說,他們兩人恐怕是全體以色列會眾當中最熟知當年窺探應許之地的見證人。其他相仿年齡的人早已凋零,而迦勒重申當年上帝給他的應許,對約書亞無疑也是一場鼓舞。

雖然年紀老邁,迦勒可不願老戰友約書亞特許他免除爭戰。他在關鍵時刻,站在兒孫輩面前力陳自己得地為業的決心。當年十個探子望之喪膽的亞衲族人,正是他急欲展示身手的囊中物。這一刻,他已經等待45年了。

於是約書亞將希伯崙賜給了他(參約書亞記十四章13-14節),這對迦勒來說,實在是意義非凡。因為聖經首次記載亞伯拉罕築壇獻祭的地方就是希伯崙,那應該是亞伯拉罕進入應許之地後首先築壇,求告耶和華上帝之名的見證地。對迦勒來說,約書亞將希伯崙賜他為產業,不僅是一項尊榮,也映照出他那與亞伯拉罕一樣對上帝專心一致的順服與單純跟隨的信心。

果然,迦勒成功趕出亞衲族的三個族長,就是示篩、亞希幔、撻買(約書亞記十五章14節),但是在攻取基列‧西弗(底璧)之戰中,迦勒卻舉行了一場「比武招親」。他說:「誰能攻打基列•西弗將城奪取,我就把我女兒押撒給他為妻。」(約書亞記十五章16節,士師記一章12節)。

俄陀聶的傾城戀
迦勒奪地為業時,已經85歲。押撒極有可能是他步入晚年之後才生的女兒。對以色列會眾來說,迦勒是他們當中的偉人,因為他是約書亞的同工,當年派去窺探迦南地的探子。他還見過上帝如何藉由十災叫埃及法老鬆手,目睹摩西帶他們過紅海,聽過米利暗唱過的敬拜詩歌,見證亞倫受膏為大祭司。

迦勒是歷史的見證人。而當迦勒登高一呼,誰能攻打基列‧西弗,將城奪取,就把女兒押撒賜他為妻時,相信不少勇士都躍躍欲試。畢竟,能成為迦勒的女婿,實在是一件很光榮的事;而押撒看似在這場戰役成為犒賞英雄的「贈品」,但實則迦勒是在為自己的心肝寶貝物色如意郎君。

對風骨偉岸的迦勒來說,他的女婿不僅要具備膽識驍勇,更是拔尖卓越的領袖人物。果然,俄陀聶就在這場戰役中脫穎而出(約書亞記十五章17節,士師記一章13節)。

俄陀聶名字的意思是「上帝的獅子」。他是迦勒的侄子,押撒的堂兄,兩人或許早已熟識。是否因為鍾情押撒,而使俄陀聶更加果敢克敵,我們不得而知。但這場「傾城之戀」確實為俄陀聶攻取基列‧西弗之役平添了浪漫綺旎的色彩。

南地的上泉下泉
俄陀聶與押撒的結合,在聖經中竟然重覆出現過兩次。幾乎一模一樣的記載,讓我們得以一瞥驚鴻於迦勒的女兒,這位不尋常的女子。她深具遠見,靈巧聰明。也難怪迦勒可以自豪的以女兒作為獎賞勇士的珍寶,並且要求以攻取基列‧西弗城,作為「聘禮」。押撒價值連城,豈是一般等閒之輩可以娶得?而俄陀聶竟喜獲這才德女子!

當押撒與俄陀聶成親時,她勸丈夫跟父親迦勒求田,原文中的「勸」是指慫恿。感覺上,押撒好像是在父權社會裡被支配的角色。但在經文中我們看到她在被動的角色上積極主動。這也顯出她看重上帝的應許,在乎神所賜的產業。押撒先是鼓勵丈夫跟父親要田,接著由她出面請求父親賞給她泉源:「求你賜福給我,你既將我安置在南地,求你也給我水泉。」(約書亞記十五章19節,士師記一章15節)

迦勒貴為猶大支派的族長,理當負責分派產業。但他似乎毫不循私給了女婿俄陀聶一塊乾旱之地。因為「南地」是瀕曠野之地,終年乾旱、雨水稀少,如果沒有泉水澆灌,農作物根本很難生長。對這對新婚夫婦而言,迦勒贈送的禮物似乎不太令人滿意。但這難不倒押撒。她主動爭取水泉,迦勒不僅給了,而且還給了上泉與下泉,完全超過押撒所求所想!經文中提到的上泉與下泉,有可能是指地下水井,或是水窖。

押撒果然有乃父之風!她的父親本來就不是一個懼怕艱險的人,即使是亞衲族人的地盤,他也敢攻城克敵。而押撒則是有見識的女人,她沒有因為被安置南地而抱怨連連,反而放膽開口請求泉源供應,願意埋首旱地開墾。

相較於耶弗他女兒的順命無為,大利拉對參孫的再三誘騙,押撒「勸」俄陀聶與「求」迦勒之舉,更顯出她聰慧伶俐,謀定後動。她的靈巧才幹,定能使俄陀聶在蒙召成為士師之後,勇往直前的保衛應許之地,帶領以色列人脫離敵人的轄制。押撒的名字,特別被載明在歷代志上二章49節中,這顯出她是被紀念的女子。

拔得頭籌俄陀聶
猶大支派被立為十二支派之首,而隸屬猶大支派的俄陀聶則成了士師記記載的第一位士師。士師俄陀聶與押撒的婚姻記載在士師記第一章,與接下來以色列人跟迦南人雜婚並敬拜偶像的行徑形成強烈對比。押撒求到了父親的祝福,得到上泉與下泉;反之,以色列人卻落在米索不達米亞王古珊‧利薩田的手中被蹂躝了八年。

古珊‧利薩田名字是指「雙倍邪惡的古珊」,這或許是受他壓迫的百姓對他的泛稱。按原文的意思,他是來自兩河流域的亞蘭,但也有聖經學者指他應該是以東王。不管古珊‧利薩田是何方神聖,住在南地的俄陀聶被上帝興起成為拯救者(士師記三章9節)。原本,以色列人是被「交在」古珊‧利薩田的手中,現在他們反過來被上帝「交在」俄陀聶的手中(參士師記三章10節)。就這樣以色列太平了四十年。

在士師記當中,有三位士師都被記載「耶和華的靈降在他身上」,分別是:俄陀聶、基甸及耶弗他(士師記三章10節,六章34節,十一章29節),相似的寫法也曾應用在參孫的身上(士師記十四章6、19節,十五章14節)

然而,成名立萬後的基甸妻妾無數,生養七十個兒子,而且幾乎全死於殘殺;妓女之子耶弗他力爭上游,卻讓獨生女成為許願下的犧牲品;風流成性的參孫又嫖又同居,竟沒有後代子孫。反之,俄陀聶的名字在歷代志上的家譜中被人紀念,他生有一子名為哈塔,意思是指「敬畏」(歷代志上四章13節)。

從約書亞記十五章及士師記第一章的記載,看到押撒求泉源成為他們居住之地的滋潤;而士師記三章描述耶和華的靈降在俄陀聶的身上,使他成為拯救人的士師。他們的結合成為士師記最樸實無華的溫馨小品,讓人在紛擾的世代中,可以啜取一口清泉沁涼人的心靈。

相關閱讀:

《從舊約看家庭》拿俄米這一家

《從舊約看家庭》何西阿這一家

《從舊約看家庭》大衛這一家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