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拿俄米這一家

1916-large
路得記一開始清晰勾勒出三位老少寡婦之間的關係,比起富貴之家的勾心鬥角,她們反倒在困蹇處境中顯露出高貴的情誼,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


◎劉幸枝 (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 「路得說:『…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路得記一章16-17節)

在傳統社會中,婆媳之間不乏衝突、張力與輸贏的較勁,少有津津樂道的典範,更不用談婆視媳如己出,媳視婆如生母的情誼。然而,路得記卻顛覆了傳統印象中的婆媳關係。當婆媳全變成寡婦,當她們所愛的全都逝去,留給她們的是空虛?寂寞?抑或是信仰中堅韌的相扶相攜?

任意而行的時代
「當士師秉政的時候,國中遭遇饑荒。在猶大的伯利恆,有一個人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往摩押地去寄居。」(路得記一章1節)「士師秉政」交代了這段故事的歷史背景。在舊約聖經當中,士師秉政時期橫跨了三四百年。

根據這段故事的敘述,這個家庭應該是置身在士師秉政的晚期,那時的士師在道德與靈性上每況愈下,除了勉強扮演驅逐外敵的軍事領袖這個身份,他們在屬靈上的影響力可說是乏善可陳。「那時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是大時代的寫照。但是仍有一群平凡的老百姓相信並渴望實踐神的話,因而讓他們的社會變得不太一樣。

伯利恆到摩押地
「國中遭遇饑荒」對應了當時他們靈性貧乏的光景。有一個生活在被喻為「糧食之倉」的伯利恆男子,只能無奈地做出遷移的決定。為養活家人,他選擇離開本族本家,往摩押地尋求生存。聖經提到他只想去寄居,沒想到此趟一去,就再也沒有返鄉的機會。這人名叫以利米勒,意思是「我的上帝是王」。他的兩個兒子,一位叫瑪倫,另一位叫基連。前者名字的意思是「生病」,後者意指「虛弱」。

從以利米勒為兒子們取的名字,我們幾乎可以感受到當時饑荒造成的悲慘光景。新生兒沒有足夠的營養來維繫生命,即使勉強苟活,也是體質孱弱,骨瘦如材。瑪倫與基連就是士師時代晚期飽受社會波動、戰火波及的小人物。他們弱小卑微地隨著父母到摩押地討生活。

申命記廿三章3節曾說:「亞捫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他們的子孫,雖過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亞捫及摩押是羅得與女兒亂倫生下的後代,他們曾僱用巴蘭咒詛以色列人。

曾幾何時,以利米勒這位名字是宣告耶和華是王的以色列男子,竟然出此下策,去投靠律法書嚴嚴指責的民族。摩押人的子孫雖過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華的會,這是多麼叫人顫慄的宣告。然而,以利米勒還是選擇了摩押這條路,作為改變他們家庭命運的賭注。事實證明,結果並沒有更好,反而是更糟!

患難才見真情義
以利米勒客死異鄉,留下了妻兒獨自面對人生困窘的光景。兩個兒子各娶了摩押女子為妻,卻無法留下一子半女,隨後也溘然長逝。在當時的社會中,一家都是寡婦的現象可謂相當悽慘。她們是極弱勢的族群,沒有男人保護,沒有社會地位,也很難拋頭露面賺錢養生。

以利米勒的未亡人是拿俄米,說到她的名字,那真是諷刺至極。她的名字原意是「甜」,如今她的人生遭遇卻跟她甜美的名字格格不入。這群寡婦雖然生活貧賤,卻流露出彼此體諒的感性。兩位兒婦願意為了照顧婆婆而離鄉背景;婆婆卻因顧念媳婦年輕,仍有第二春的希望,因而堅辭兒婦的同行,寧可孤寂獨過晚年。

路得記一開始清晰勾勒出這三位老少寡婦之間的關係,比起富貴之家的勾心鬥角,她們反倒在困蹇處境中顯露出情誼,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這點可以從拿俄米對兒婦的話當中看到:「我女兒們哪,回去吧!為何要跟我去呢?我還能生子作你們的丈夫嗎?…我年紀老邁,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說,我還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們豈能等著他們長大呢?你們豈能等著他們不嫁別人呢?…我為你們的緣故甚是愁苦,因為耶和華伸手攻擊我。」(路得記一章11-13節)

人的盡頭神起頭
我們從拿俄米的話語當中感受到一種對未來的悲觀,以致她無法用信心的聲音來告訴兒婦:「讓咱們一起來投靠耶和華翅膀的蔭下吧!祂必定養活我們。」反之,她跟兒婦表露她是一個背負厄運的不祥之輩,「因為─耶和華伸手攻擊我!」根據猶太他珥根的希伯來文聖經註釋,傳統上認為基連與瑪倫的早逝與他們娶了「不潔淨」的摩押女子有關。

確實,他們不僅無力留後,他們的遺孀也是處境淒涼。也許拿俄米就是把她人生的苦境歸咎在她與丈夫當年錯誤的決定。畢竟,上帝確實禁止以色列百姓與外邦人通婚(參出埃及記卅四章16節;申命記七章3節),而他們夫妻不僅離開應許之地,並且還允許孩子與摩押人結親。

但不管拿俄米是否將她現今的不幸跟她當年的決定劃上等號,此刻她堅決婉拒兒婦的跟隨。她對自己的抉擇已經沒有把握,對兒婦將來的幸福無法掛保證。她在困苦的環境中看著自己的無能為力,只能吩咐兒婦回到她們的摩押地!

不如歸回應許地
對未來毫無把握的拿俄米,把自己的困境告訴了兒婦。俄珥巴理解拿俄米完全合乎邏輯的判斷,接受了婆婆的勸誡返回摩押;可是路得卻選擇將自己未知的將來交託給拿俄米所信的神。她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你在哪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路得記一章16-17節)

在人看來,俄珥巴是識時務的俊傑,路得卻顯得不諳人情世故。畢竟,安全感應該是人性優先的考量,但後者卻選擇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然而,一股堅韌的執拗在這位柔弱的女人內心生發。為了留在婆婆身邊,她不惜發下重誓。路得明明知道婆婆提到的那位上帝,是充滿公義的神,祂會「降罰」在人的身上。奇特的是,她卻選擇相信這位上帝,並且執意要住在祂的應許之地。

為何路得會有這股堅持呢?或許是因為她把婆婆視為生命至親,她深信共患難的情誼可以勝過一切考驗;也有可能是她目睹這位疼愛她的婆婆,雖然口裡宣稱耶和華伸手擊打她,卻仍義無反顧的要投靠這位會審判人的神。

從婆婆的身上,路得看到拿俄米不是快快的遠離神的公義;而是切切的要回歸祂的慈愛。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懼怕而不敢投靠祂呢?於是路得隨著婆婆來到伯利恆。十多年前,她的公公與夫婿走出這座被喻為「糧倉」的小城,而今她陪著婆婆走入這座再次經歷上帝賜恩的小鎮。

這位就著屬靈血統被摩西律法判為不潔的女子,在無能為力改變自己不良出身的光景中,選擇投靠頒賜律法的主。按著律法,摩押女子路得的血統應該是讓她無翻身之地,但是故事的結局卻讓我們看到,她竟然成為律法的受益人。因著律法,她得到生活的供應;因著律法,她經歷幸福的第二春。

陳列於巴黎奧塞美術館的世界名畫《拾穗》,是米勒根據摩西律法所繪製的作品。原來利未記記載:「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未記廿三章22節)這條溫情律法的受惠者不僅止於以色列民,也包括所有的寄居者。

這個在今日工商社會看來已經脫離時代的律法,卻在原本命運無法逆轉的窮寡人身上帶來珍貴的權益,米勒獲此靈感而畫下了拾穗者美麗的身影。一個看來被律法隔絕的外人路得,從神的律法上受惠,在地主波阿斯的田地拾取麥穗,此舉如同是在神的應許之地上掇拾恩典。而粒粒的麥穗為她鋪了一條走近波阿斯的路徑,奇異的恩典把她引入了彌賽亞的家譜(馬太福音一章5節)。

代贖律法的恩情
申命記廿五章5-6節說:「弟兄同居,若死了一個,沒有兒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嫁外人,她丈夫的兄弟當盡弟兄的本分,娶她為妻,與她同房。婦人生的長子必歸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塗抹了。」「兄終弟及」是摩西律法中的一項保障寡嫂為亡夫留後的條例,亡兄的弟弟若尚未娶親的狀況下,必須按照律法迎娶寡嫂為妻。此等條例在今日看來怪異,但在古代卻是既可解決年輕寡婦無法自食其力的困境,又可兼顧產業繼承的命脈。

律法固然有其溫馨的條例,但是人的抉擇卻可以拒絕這些要求。上述的代贖律法相當考驗人性的自我。果然,某位仁兄雖然符合至近親屬的贖回條例,卻拒絕迎娶路得。因為一旦路得懷孕生子,孩子卻是屬路得亡夫,更不划算的是,這位仁兄贖回的那份路得亡夫的產業,還要讓這個孩子繼承,讓她的亡夫在產業上留名。

然而,律法並不會因為人的拒絕而使上帝的作為戛然中止。在路得記的故事鋪陳中,我們看到兩次的「恰巧」,成為路得與波阿斯相遇的伏筆。第一次的「恰巧」把路得帶到以利米勒的親屬波阿斯的身邊(路得記二章3節);第二次的「恰巧」,讓波阿斯即時地處理代贖的問題,讓他可以光明正大遞補至近親屬的順位(路得記四章1-10節)。

脆弱信心作見證
波阿斯與路得的結合,生下了俄備得。悲情的拿俄米一掃陰霾,作了孩子的養母;波阿斯與路得成了大衛王的祖先(路得記四章22節)。這群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上帝律法的穿針引線中,逐漸交織出一幅彌賽亞族譜的畫面。拿俄米這一家或許只是救恩圖像中的點綴,但是少了她們的顏色,就無法看到原來神救恩的計劃是如此精心深刻。

表面看來嚴峻的律法,竟讓拿俄米一家經歷起死回生。拿俄米當年回歸伯利恆之初,信心固然脆弱,內心也仍悲苦,但她回歸的行動成了兒婦路得眼中的見證。

在今天,我們常以為只有剛強、有信心的基督徒才可以為主作見證。豈知大衛先祖母路得是在一個貧乏人的身上遇見神。拿俄米沒有高深的知識,但她尋求神在律法中的應許;拿俄米也沒有偉大的信仰,但她知道走投無路時要回去尋找耶和華上帝。拿俄米只是把路得帶到伯利恆,其他的都交給神。拿俄米的舉動,無形之中一直牽引路得一路跟隨,直到她們進入了上帝的應許之地,也進入到祂話語的恩典之中。

 

相關閱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