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隨筆》數算髮絲 數算恩典

1989-large


◎李香瑩(高雄武昌教會會友)

小時候,一直很擔心頭髮會掉光。

每回洗頭,總是掉一大撮頭髮,髮絲纏繞糾結成團,堵住排水孔。我拾起這一坨既理不清,也回不了我頭上的髮絲,心裡是驚恐的,因為那些頭髮再也不屬於我了。那曾經美麗有溫度的髮絲,現在美感盡失,生命全無。

我抓起它們時心裡不免緊張害怕,總是小心而急切地將它們丟進垃圾桶。每次洗頭之後擦乾頭髮,梳開糾結的髮絲,我便開始擔心:頭髮長得那麼慢,每天掉落的頭髮卻那麼多,會不會有一天,我的頭髮全離開我的腦袋,頂上成了濯濯童山,那該怎麼辦?

增髮計劃試出好酒量
我自小髮量就少,聽母親提起她對我的「髮量增生計畫」,不由莞爾,心裡也一陣溫暖。那段故事,總像一盞亮著黃暈的燈,照著我的生命。

母親說我自小頭髮細少,髮色又黃。大約在我六歲時,不知從哪兒聽來的偏方,說是吃米酒煮溪蝦可以刺激生髮,母親便買來好多溪蝦,用米酒燉煮一大碗香的醉人的醉蝦給我吃,要我就著蝦殼吃下,連燉煮的米酒也必須全喝下肚。不管有用無用,是真是假,米酒燉溪蝦,這樣好吃的食物當然要吃,長不長頭髮都無所謂了。我不知道母親的增髮計畫是否成功,我只知道,這一吃,吃出了我的酒量。

記得父親在電子公司任職時,總喜歡找同事到家裡聊天吃飯,每次喝酒時,不忘倒一杯給我,然後跟同事誇耀她女兒會喝酒。父親的同事笑瞇瞇地看著才念幼稚園的我,等著看我的「表演」,就這樣,我成了在筵席上陪父親同事喝酒的小女孩,只要啜一口小酒,熱烈的掌聲就會將家裡裝飾的熱鬧富麗。我喜歡熱鬧,喜歡掌聲,所以便喝得更起勁了,甚至連平常家裡不宴客時,我都要向母親討一杯米酒來喝,而且,母親從不拒絕我。

父母離異 心靈蒙塵

增髮計畫意外地增了我的酒量。只是,後來父親外遇,曾經大宴賓客的客廳自此安靜了下來,父親不曾再請同事到家裡品嚐母親的手藝,我自然也不必再陪父親的同事喝酒,我這「酒量」變得無用武之地,之後便滴酒不沾了。

在我小學的最後一年,童年的最後階段,父親跟母親離婚,昔日的繁華盛宴早已不再,酒的滋味跟著我的童年一起落幕了。那時,我的髮量自然比兒時多,只是,才小學六年級的我,在這樣的花樣年華,不知為何,頭髮白了好多,黑色的髮絲間,夾雜著絲絲白髮,掉落地上的髮絲,隱約透顯老者的滄桑。

當時的我,依然繼續擔心著有一天,我的頭髮會掉光;更擔心著,若有一天走在路上,遇上不歸家的父親,他還會認得我嗎?

所幸,大學時,我的頭髮還是盡責地遮蓋我的腦袋瓜兒,讓我在攬鏡自照時,可以學學廣告中那個最寶貝頭髮的可人兒,撥撥頭髮,搔首弄姿一番。而神也看顧我們這個沒有父親的單親家庭,兄弟姊妹四人相繼信主,母親也開始到教會聚會,日子雖不富裕,但生活平安踏實,心靈滿足。

上帝恩典藏於髮絲中
信主後,有一回翻閱聖經時,赫然看見路加福音十二章6-7節寫著:「五個麻雀不是賣二分銀子嗎?但在神面前,一個也不忘記;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乍見此節經文,我立時驚訝歡呼,心裡也忽然雪亮了起來:原來,上帝早已數過了我的頭髮,我有幾根頭髮,每天會掉幾根頭髮,早在上帝的估算中,我不必擔心有一天頭髮會全數離我而去,因為沒有上帝的允許,它們不准離開我的腦袋;若上帝允許我的頭髮掉光,我也相信祂會為我負責,在生命中給我另一番美麗境界。

說頭髮是三千煩惱絲,自從認識上帝後,我常在洗頭和梳頭時思想上帝,頭髮竟成了我和上帝的媒介,是我信心的源頭。如今,生命走到了「偶有幾莖白髮」的中年,髮絲依舊穩穩地蓋著我的腦袋,只是,一掀開外層的黑髮,白髮便跳竄眼前。此時,上帝又安慰我:「白髮是榮耀的冠冕。」原來,上帝在每一個時期,都為我的頭髮做了最好的預備,祂那數算不盡的恩典,就藏在髮絲中,天天與我同在。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