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蒙恩》All is well一切安好

2098-large


◎以撒

“All is well.”(一切安好)是電影《三個傻瓜》裡面,男主角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也是上帝在生命中給我的領受與見證。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人生的終極意義是什麼?常看到許多優秀的朋友、同學,他們的學業、事業有成,卻不一定有固定的信仰,讓我覺得很可惜,因為我們能夠掌控的人生,實在非常有限。而這個體會是在我生了一場重病後,深深刻在心版上的事。

小時候,我常會被問到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受堅信禮了嗎?」感謝神賜給我一個好母親,她總是告訴我在信仰上不要有壓力,要等自己經歷上帝後,再受洗與祂有份。但隨著時間過去,我一直覺得對神沒有特別經歷,甚至一度對弟弟說:「我相信這個世界一定有個造物者,但不一定是上帝。」

有一天,我竟對著自己說:「上帝如果真的存在,我倒是想要經歷看看。」說完這句話之後,我自己也沒有多在意,便將它忘了,但是這句話卻被上帝聽進去了。

升學壓力導致「落枕」?
由於就讀雄中,我高三的時候,全班同學們都籠罩在分秒必爭的升學壓力下,我也不例外。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後覺得脖子有些不舒服,倒也沒特別在意便上學去了。到學校後,我仍感到不適,有個同學在閒聊時聽到我的狀況,馬上信心滿滿的說:「你這是『落枕』啦!相信我,我超有經驗的!」於是他便陪我到保健室,準備向護士阿姨求助。

護士阿姨看了看我的脖子,本來想要拿冰塊讓我冰敷,待她按了按我的脖子後,卻發現不對勁,說:「等等,你的脖子好像有點腫腫的喔!這應該不是落枕,你要不要放學後去看醫生?」

於是那天放學後,母親陪我到離家不遠的一家耳鼻喉科診所掛號,但是醫生檢查了半天,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便把我的情況當做俗稱的「豬頭皮」處理,開了一些抗生素給我吃,希望可以好起來。

過了三天,醫生開的藥吃完了,我的脖子仍然沒有好轉,反倒更加疼痛,於是爸媽又帶我到另一家診所,那裡的醫生同樣沒辦法說出確切病因,因此開了更多的藥給我。

藥量攀升 疼痛卻未減

兩週後,我大概已看了五個醫生,每次看完藥量便向上增加。但隨著藥量增加,脖子的腫脹程度卻未減,到最後竟在脖子左邊長了一顆雞蛋般大小的硬塊,只要輕微碰觸便異常疼痛。

父母見狀,除了不住地向神禱告,也帶我到大醫院求助,但連大醫院的醫生都無能為力。那陣子的我,每天狀況都十分不穩定,平時到了學校,大部分時間都趴在桌上休息,因為我的脖子幾乎無法轉動。

又過了一個禮拜,那時我的藥量已增加到一餐得吞十幾顆抗生素藥丸及止痛藥。即使天氣已稍稍轉涼,我卻每天都洗冷水澡,藉以降低脖子的疼痛。每到平時喜愛的體育課,我只能看著同學去打球,無奈地與擔任值日生的同學留守教室,更不用說能面對什麼課業壓力。

看著同學拼命念書,我只能趴在桌上什麼也不能做,且半夜都會因為疼痛而醒來。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我只能咬牙忍耐疼痛,默默掉眼淚,不住地向上帝禱告,直到哭累了才睡去。

疑似罹癌 對神心存怨懟

在這段期間,我也試著看一點書,但身體不適讓我完全無法吸收課堂內容,只能在課本上反覆寫著對神的控訴。我常問上帝:「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你一定要我這樣才開心嗎?」

這樣的情形持續到了第三週末。當時我回到大醫院看診,醫生匯出那陣子所有的檢查報告,包括X光、抽血、超音波、磁振造影等,語氣凝重地表示,他們仍然無法找到真正原因,與血液腫瘤科醫師會診後,不排除有罹癌的可能性。

我與父母聽到這段話,心中涼了一大半。還記得那晚回家時,天空下著小雨,母親到醫院附近買粥,我與父親坐在車上,他對我說了一句話:「以撒,沒關係,凡事都有上帝的安排,就算真是最壞的情況,休學也沒關係,我們一起回老家好好養病,爸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聽見爸爸哽咽的聲音,我的眼淚不斷流出,心中充滿對上帝的不解,對家人的不捨,以及對自己的不甘。

老醫生及時解明病因
那時我最常看的一段經文,是詩篇廿三篇,其中有一段大衛對神的認識:「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我心中常問著:「上帝,你不是與我同在嗎?你在哪裡?」這段期間也有許多教會朋友來探望我,也為我禱告。

有一天,神的恩典出現了,當我在學校上完第一節課,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要我向老師請假,因為她將我先前的X光片,給一位曾向她學習日文的老醫生看,這位有經驗的老醫生要她把我帶去看診。經過一些檢查後,老醫生診斷出我患了嚴重的蜂窩性組織炎,還好母親及時拿了X光片給他看,否則再晚個兩天,發炎的組織液往肺或腦中擴散,後果就不堪設想。

當天下午爸媽就為我辦理住院,隔天一早由老醫生親自為我開刀。要進手術房時,說不害怕是騙人的,我擔心是否從此不會再醒來,想到家人便覺得不捨。

換上動手術的專用服,加上開刀房空調很冷之故,我看著如電影般場景的手術室,一群穿著手術服的醫護人員忙碌準備,身體不停地發抖;雖知道上帝開了醫治的門,但仍問著:「你在哪裡?」

當醫生問明我的狀況,為我注射麻醉藥後,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彷彿是上帝將我抱住。接著是一道手術室的強光向我照來,我便沉沉睡去。待我醒來,一聽到護士叫我的名字,才發現手術已經結束。

認識生命源頭更勝考場爭勝

之後我在醫院住了十天,等待脖子中剩餘的組織液排出,便順利地出院了。那次對神的親身經歷,讓我真知道那醫治我的,是又真又活的上帝,我的生命也從此改變,不再對祂半信半疑,而是深信不疑。神也改變了我的眼光,讓我知道凡事要感恩,懂得生命氣息其實是祂賞賜的恩典。

我不再為了考試考不贏同學,便自怨自艾,而是感謝神給了我一次又一次調整自己的機會。當我因為一些事情煩心或沮喪時,只要想起神賜下救恩,讓我有生命繼續活在世上,便覺得先前的煩惱與擔憂都算不上什麼。

“All is well.”這句話是上帝給我的一個安慰,只要深深的倚靠祂,人生再多風浪,總會有神奇妙帶領、雨過天晴的一天。

若你也跟當年生病的我一樣,還陷在烏雲中,千萬不要對上帝失去信心,因為祂總是守護著你,會賜給你出人意外的恩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