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羅得這一家

2218-large
羅得長期陪伴在叔叔亞伯拉罕的身邊,卻沒有效法亞伯拉罕信靠上帝。雖然聖經稱他是一個義人,他卻是沒有影響力的義人。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羅得原本是一個幸福的人,直到他搬到所多瑪,他的人生開始變調!

羅得的父親哈蘭,是亞伯拉罕的兄弟,但他比父親他拉早逝(創世記十一章28節),這也是為何亞伯拉罕在出吾珥之後,一直把羅得帶在身邊照顧的原因(創世記十二章4-5節)。

叔父是羅得的遮蓋
羅得的名字有「遮蓋」的含義。確實,他雖失怙,可是亞伯拉罕成為他的遮蓋,時刻保護這位侄兒。

羅得是幸運的,因為他有一位勇敢且敬畏上帝的親人,他從亞伯拉罕那裡獲得慷慨的對待,擁有無數的牛羊牲畜。然而,雙方的牧人卻發生爭執。在攸關財物權益的當下,身為長輩的亞伯拉罕,竟然主動讓羅得先選土地肥沃之地,好讓彼此的牲畜能有一段距離分隔,減少牧人之間的衝突發生。

亞伯拉罕大方的舉動,卻換來羅得毫不禮讓的回應。

根據創世記十三章10節記載,羅得看到約旦河平原牧草肥美,其上的城所多瑪與蛾摩拉好像是伊甸園的園子,又像是埃及被河灌溉的地方,於是決定住在平原地區。創世記十三章12節提到:「亞伯蘭住在迦南地,羅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

對比羅得只憑眼目選擇居住地的行為,亞伯拉罕卻是屢屢在上帝的指示下進行遷移(創世記十三章17節)。而這兩位叔侄最大的不同,莫過於亞伯拉罕常在所到之處築壇獻祭、求告上帝的名(創世記十三章18節)。但羅得卻是「漸漸」挪移帳棚,最後乾脆搬進所多瑪城!聖經提到:「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創世記十三章13節)。

某次,所多瑪的國王與其他迦南地的君主,一起聯合攻打四王。後者大獲全勝,把包括所多瑪在內的居民及財物一併擄去(創世記十四章11-12節)。當亞伯拉罕獲知此訊,馬上集結318名壯丁連夜趕到迦南地的北邊,順利搶救羅得一家(創世記十四章14-16節)。

亞伯拉罕曾為保命否認自己跟妻子撒拉之間的夫妻關係,卻為了搶救羅得而拚命。若比照撒拉的光景,羅得實在是幸福至極(創世記十二章13節,廿章2節)。亞伯拉罕是他生命中的「厝頂」,任何事都有亞伯拉罕頂著。

然而,羅得的幸福並沒有為他帶來幸運的人生。或許正確地說,是他把幸運的人生給斷送了。他長期陪伴在叔叔亞伯拉罕的身邊,卻沒有效法亞伯拉罕信靠上帝。雖然聖經稱他是一個義人,他卻是沒有影響力的義人。

說起來,羅得應該被視為所多瑪的榮譽公民。要不是亞伯拉罕為了搶救羅得,順道打敗了四王的聯軍,使所多瑪人獲釋、得回財物,所多瑪人根本不可能還可以安居樂業在約旦平原上。但是,所多瑪並沒有因此善待羅得一家,包括這家所接待的上賓。

天使是羅得的遮蓋
某天晚上,羅得看到兩位客人來到所多瑪的城門口。羅得以近東殷勤的待客之道,邀請兩位陌生人進到他家洗腳、過夜。羅得為他們預備吃喝,豈料門外卻傳來所多瑪人的敲門聲。這城無分男女老幼的人高喊著:「今日晚上到你這裏來的人在哪裏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創世記十九章5節)。

「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原文的意思是指:「我們要跟他們發生性行為。」羅得雖不知兩位陌生人是天使,卻充份發揮仁義精神。他護衛客人,卻在以下的回答當中,顯出他早已受到當地文化的影響。羅得說:「眾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們做甚麼。」(創世記十九章7-8節)

羅得與所多瑪人之間的對話是不是讓我們覺得似曾相識呢?沒錯,在士師記十九章24節中,那位把妾找回家的利未男子,在基比亞城投靠的那晚,接待他的老翁正是這麼回答一群衝上門來的暴徒。所不同的是,那個利未人真把妾丟出去任他們強暴;而羅得卻幸運地得到天使的遮蓋,讓他與他兩個女兒都倖免於所多瑪人的蹂躝。

親人失去了遮蓋
曾有人認為,上帝毀滅所多瑪是因為他們不懂待客之道,但真正的導火線乃是所多瑪人想要跟兩位陌生客發生交合行為。羅得為此央求所多瑪人:「請不要做這惡事。」(創世記十九章7節)。

羅得的態度看來正義凜然,但是接下來的回答,卻曝露出他已漸受所多瑪文化的影響─羅得不惜將兩位女兒的貞潔送給外面的暴徒玷污。

從這點我們就不難想像,羅得的兩個女兒雖然未婚,對性卻看得很隨便。甚至在所多瑪與蛾摩拉被毀,母親成為鹽柱後,決定灌醉父親,與他同寢,為父親留後。她們的理由看來振振有辭,卻是夾雜所多瑪與蛾摩拉的不倫性道德觀。

羅得是毫無影響力的義人,也可從他自天使口中獲知這兩座城即將毀滅,他及時勸告女兒及女婿後所得到的反應中看到。

上帝的使者也想遮蓋羅得的家人。但是他們嘲笑,並嗤之以鼻。等到毀滅時刻來臨,兩個未來的女婿葬身當地,而羅得一家逃離亡城時,悲劇也沒有離開他們。

母親因戀戀不捨而成為一根鹽柱,女兒灌醉父親與他亂倫,生下摩押與亞捫。從朦朧被灌醉的事上,也顯出他是一個在世俗價值觀的影響下,信仰朦朦朧朧的信徒。他徒有一個敬拜獨一上帝的外貌,靈性卻不是儆醒。

羅得之所以能在所多瑪與蛾摩拉被毀的事件中全身而退,是因耶和華上帝的憐憫(創世記十九章16節);而羅得原本是一個幸福的人,因為連上帝都派了天使來「遮蓋」他,拉著他的手出城,保護他的平安。

可惜,他卻在關鍵時刻無法成為他們全家人的「遮蓋」;他無法像挪亞把全家帶入方舟,而是眼睜睜看著他們墮落與滅亡!

羅得原是一個幸福的人,但他的子孫摩押與亞捫卻是為他的叔父亞伯拉罕的子孫帶來莫大不幸的外患。他們重金聘僱巴蘭來咒詛以色列民不成,就採用巴蘭的計謀色誘以色列男子,讓他們犯淫亂的罪。摩押與亞捫起源於羅得女兒淫亂的詐騙行為,他們的後代子孫也如法炮製,去引誘以色列百姓得罪上帝。

羅得失落了親人
比起以東人的子孫過三代仍可入耶和華的會,申命記廿三章3節卻直陳:「亞捫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他們的子孫,雖過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華的會。」西番雅書二章9-10節也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摩押必像所多瑪,亞捫人必像蛾摩拉,都變為刺草、鹽坑、永遠荒廢之地。…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驕傲,自誇自大,毀謗萬軍之耶和華的百姓。」

當年一起出吾珥,邁向迦南美地的亞伯拉罕與羅得,他們子孫的命運卻有了天壤之別。彼得後書二章曾把羅得與挪亞做為末世警戒的例證,提到上帝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彼得後書二章5節);但是「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彼得後書二章7-8節)。

對照挪亞,羅得的信仰只留在他一人的身上,而沒有傳承。這位起初生命有遮蓋,卻向世俗低頭的羅得,無形之中把生命裡最重要的遮蓋從妻兒的身上挪走。

中國古代有孟母三遷的故事,為讓兒子在良好的生長環境中接受薰染。然而,羅得竟是「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創世記十三章12節),容許孩子們在一個淫蕩的社會氛圍中耳濡目染。即使最後「義心傷痛」,但無力挽回孩子們早已失根的信仰。

羅得曾享有亞伯拉罕與天使的保護,卻無力遮蓋他的子孫。對照今日,羅得這一家,或許是另一樁上帝在末世對我們每個父母做提醒的鑑戒!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