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古遊今》一小片光

2292-large


◎張朴

接連兩天都在船上,憑欄遠眺,除了海便是天,海平線永遠是一條破折號,像一列沒有終站的列車緩緩與我們平行而前。它是筆直的,卻奇妙地把我們圈住了,船永遠在它的中央。

若不是看到船尾拖開泡沫,在海面招展著長長的白手帕,還以為世界停了下來。偶爾看到幾隻白色水鳥,放眼過去茫茫無盡,也不知牠們從哪裡鑽出來,本領可真大。浮雲則是另一些會變動的符號,有時一列長長地拖行,高高低低起伏,活像一列載著不同風景的火車。

有些雲顯得特別笨重,貼著海面,彷彿就要落在水裡。然而要是我們行駛在那裹,自然會看見真相。海是一處教人謙卑的地方。

保羅被解往羅馬之路
這個中午,我終於看到了陸地,綿延的蒼墨取代了海平線,與我們的距離好像很近,可是後來慢慢出現了些建築群,才發現只是一種錯覺。那些樓房只像點點星宿的大小,由海岸灑向山頭,好像碎砂遍滿了一個小灘。樓房是高是低,是大是小,華麗與否,從這個距離看都沒兩樣,要不是密密匝匝的一大群,很可能不為所見,誤以為是些小石塊而已。

翻過一個山頭,城市的規模越來越明顯,樓群密的連成大片,像一塊灰灰白白的布鋪在山坡。在海上兩天,這突如其來的熱鬧引來不少人的興趣,大家提著相機紛紛走向船邊。

這個城市甚具規模,綿延幾處山頭,但從這個距離卻能盡收眼簾,細心察看還隱隱看到海岸一隅有飛機升降。我推斷這是義大利內陸與西西里島之間的海峽,也是由希臘前往拿坡里必經之路。保羅當年被押解往羅馬,便是從這個海峽穿過,望著茫茫山頭,不知他是何感受。

天光遍照渺小你我
這天烏雲密佈,偶爾還有些許毛毛雨,但這時剛好有一小片光穿過雲層的隙縫飛向對岸的城市,小小的光像傘一樣張開,灑落到城市時,竟然就能看顧城內每個角落。

在餐廳用餐的,在路上行走的,在學校上課的,在公司辦公的,在商業王國發號施令的,在政府部門日理萬機的,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角落,若這時抬頭上望,看到的光其實都是來自同一條縫隙。我站在這遠離岸邊的海上,看到了他們的光怎樣由同一處灑下,最是清楚不過,原來那片光只是這麼小。

我忽然有個想法,不知這城市的市長是誰?城裹可有些顯赫的人?我們這些過客自然連他們的名字也不知曉。城裡的人可能覺得我們太過孤陋寡聞,連這樣的大人物也不曉得,然而不曉得卻是多麼的理所當然。

這個城市像翻開的一封信,小片的光讓人彷彿明白了什麼。環看歷史,多少帝皇領袖不就是將自己媲美上帝?然而人看到的光,從這遠遠的海上看,才能看到真相。只這麼的一小片,已經足夠照遍了每個角落。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