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基甸這一家

2662-large
當我們全家蒙上帝之恩,得享祝福的同時也當自省:我們是否逐漸將祝福看得比賜福的上帝還來得重要?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基甸以此製造了一個以弗得,設立在本城俄弗拉。後來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這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網羅。」(士師記八章27節)
基甸是大家所熟知的士師,其實他的父家原本是經營神壇的!
耶和華的使者初次向基甸顯現的地方稱作「約阿施的橡樹下」。約阿施是基甸的父親(參士師記六章11節),根據舊約記載,隨從敬拜迦南神明的以色列人常在高崗或樹下築壇獻祭給偶像(參列王紀上十四章23節、列王紀下十七章10節;耶利米書二章20節,十七章2節;以西結書六章13節)。「約阿施的橡樹」一詞已透露,基甸的父親本是個不認識耶和華的人。
家中經營神壇的基甸
士師記六章25節也清楚提到:「當那夜,耶和華吩咐基甸說:『你取你父親的牛來,就是(或譯:和)那七歲的第二隻牛,並拆毀你父親為巴力所築的壇,砍下壇旁的木偶。』」
這段經文更清楚指出,基甸的父親約阿施極有可能是巴力神壇的祭司。但上帝是何等有恩慈,竟然揀選並使用了家裡在經營神壇的基甸!
初次遇見上帝的使者時,基甸正在打麥屯糧,防備米甸人的劫掠。在那個時代,上帝似乎已經被整個社會遺忘許久,以致當使者向基甸顯現,稱他為有神同在的大能勇士時,他非但沒有欣喜,還反而問道:「主啊,耶和華若與我們同在,我們何致遭遇這一切事呢?我們的列祖不是向我們說『耶和華領我們從埃及上來』嗎?他那樣奇妙的作為在哪裏呢?現在他卻丟棄我們,將我們交在米甸人手裏。」(士師記六章13節)
基甸的詢問可能反映出許多以色列百姓的心聲,他們在迦南地受到仇敵的蹂躪,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他們雖聽聞耶和華上帝曾帶領先祖出埃及入迦南,對為何淪落到飽受外患侵擾的下場卻是滿腹疑惑。
但這也意味,當時的以色列民徒有宗教儀式的外貌,卻對認識上帝的道,明白罪會使人失去上帝的同在等基本真理是一片無知懵懂。然而,上帝並沒有責備基甸,反而一步步引導基甸來經歷祂。
無法為自己雪恥伸冤的巴力
不安的基甸開始求印證。他隨從當時異教獻祭的風俗,預備了無酵餅、一筐肉與湯汁,以此做為款待耶和華使者的見面禮。豈料有火從磐石出來燒掉了餅和肉,基甸見狀,驚覺自己乃是與真神相遇。上帝及時安撫基甸,基甸則在震驚之餘,將那個地點取名為「耶和華沙龍」,意指耶和華賜平安(士師記六章20-24節)。
基甸經歷了上帝的大能,也知道耶和華沙龍。上帝緊接著命令基甸,要他毀壞父親所築的神壇,改為向耶和華築壇,又要砍下原先神壇上的木偶當柴燒,甚至要將父親圈裡的牛牽來獻給祂。
基甸雖知耶和華的真實,卻對這種大破大立之舉所會引發的後果甚感懼怕,因此選擇趁夜摸黑行事,免得招來逼迫(參士師記六章27節)。這些小細節可以讓我們一窺基甸內心的怯弱與不安。但是,上帝依然給他機會,並且定意使用他成為士師。
基甸的父親約阿施在隔天發現兒子幹的好事!
村民圍住約阿施,要他交出兒子讓眾民嚴懲。約阿施反應十分靈敏,他很技巧地回答:「你們是為巴力爭論嗎?你們要救他嗎?誰為他爭論,趁早將誰治死!巴力若果是神,有人拆毀他的壇,讓他為自己爭論吧!」(士師記六章31節)。從此,基甸被冠上「耶路‧巴力」這個別名,意指「讓巴力與他爭論」。
該不該禱告求印證?
約阿施的回答讓人感覺他護子心切,但也許他從基甸的行動也體悟到,若巴力真是神明,那麼若有人拆牠的房子,肢解牠的身體,牠理當要自己站出來雪恥伸冤;或許,約阿施這一刻也明白了真神與偶像之間的不同。
約阿施的一番話也可能點醒了亞比以謝族的百姓。之後當米甸人來進犯時,基甸登高一呼,立時就有三萬兩千人跟隨了他,其中包括瑪拿西支派、亞設支派、西布倫支派,以及拿弗他利支派(參士師記六章34-35節)。
只是,一看到大敵當前,基甸的信心又開始軟弱了。
「上帝啊,如果你用我拯救以色列人,就讓我看到露水僅沾溼羊毛,其他地方卻都是乾地。」上帝應允了基甸的禱告;有了這個印證,基甸卻還是不放心,他又再次求印證:「上帝啊,如果你用我拯救以色列人,就讓我看到露水溼潤地面,唯有羊毛是乾的。」上帝再次應允他的祈求。
如果加上基甸先前想驗明上帝正身的作法,基甸算是前後求了三次的印證。我們是否可以禱告求印證呢?從基甸的身上來看,答案應該是肯定的,畢竟上帝也沒有責備他這些舉動。
只是我們看到,基甸在尋求印證的過程前後顯出,他是個習慣眼見為憑的人。非但如此,眼見了都好像還不能證明一切,使得他必須要反覆再三地求「看見」才能放心。這樣的心性成了之後故事發展的伏筆,預告基甸將來的信仰變節,而那應該都與他喜歡尋求「眼見」的習慣有關。
米甸人的異夢
在上帝的要求下,基甸最後是帶著三百名志願軍攻打米甸軍營。行前,上帝主動給基甸一個印證:「起來,下到米甸營裏去,因我已將他們交在你手中。倘若你怕下去,就帶你的僕人普拉下到那營裏去。」(士師記七章9-10節)這段描述透露,處於大戰前夕的基甸內心是一片的軟弱懼怕。不管擁有多少的印證,對基甸而言似乎都還不夠。
於是,上帝這次不只是讓他眼見,而且還讓他「聽聞」。上帝吩咐基甸窺探米甸軍營,如果他感到害怕,可以把僕人普拉帶在身邊,普拉可能是他的隨行使者,在他身旁幫忙攜帶兵器的人。
就在這場行動中,上帝讓一個米甸士兵親口說出他作的異夢,讓基甸毫不含糊地知道,上帝已經把敵人交在他的手中(士師記七章13節)。基甸在接下來的戰役成功地擊潰米甸人。還正浸沐在大獲全勝的喜悅中,基甸的怪異舉止卻馬上露餡。
首先,在他手刃米甸二王西巴和撒慕拿之後,他摘下了駱駝身上配戴的月牙圈(參士師記八章21節)。這種東西是彎月造型的金製飾物,一般被用作異教的物品。
接著,基甸拒絕眾人立他為王的請願,卻開口索求百姓從米甸人所搶奪來的金耳環,這些金耳環總重可能多達廿、卅公斤(參士師記八章26節)。很顯然,基甸的索求是在昭告眾人他居功厥偉,因此理當得到饋贈。
之後,基甸用米甸王戴的月環、耳墜、所穿的紫色衣服,以及駱駝項上的金鍊子製作以弗得,立在故鄉俄弗拉,以此作為尋求神諭的聖器。這樣的行為不啻是在另築一座異教神壇,讓自己成為新壇主!(士師記八章27節)。
驕傲之心起 自恃己為王
基甸喜歡憑眼見的心態,在他製作以弗得的事上赤裸顯露。
即或上帝的使者曾向他顯現,但基甸至終還是喜歡「可見」與「可摸」的神像。到頭來,他效法的是父親當年的作風,在自己家中樹立神壇,甘願當起求問惡靈的祭司!
基甸雖然表面上拒絕被立為王,但按故事的發展來看,他實則以退為進,先故作謙恭,再接受君王一般的待遇。比如,他仿傚近東君主那樣地當起君王祭司,而以弗得就成了他故弄玄虛的法器。他又大方地索求戰利品,全盤接收米甸王的遺物。他家中妻妾無數,如同君王一般擁有後宮佳麗。
基甸剛打敗米甸二王時,他的長子益帖還是個童子。轉瞬幾年,基甸的兒女已排列成行;光是正娶與側室所生的兒子就有七十名(士師記八章30節),這還不包含私生子在內!
其中一個由婢女所生的兒子叫亞比米勒(士師記九章18節),意思是「我父親是王」。我們從這兒子的命名可以預見基甸餘生的寫照,亞比米勒的名字已經讓基甸想自恃為王的動機昭然若揭!
對比基甸當年對上帝的使者說:「我家在瑪拿西支派中是至貧窮的。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此時的他簡直是暴發戶。然而,基甸家族的風光隨著他一過世就很快消褪。以色列人早已繼續淪回拜偶像之路,也開始對基甸一家子不以為然(士師記八章35節)。
陷溺私慾終成亡者之家
基甸在成功之後私慾發作,但是他為家族帶來的丰采也只是曇花一現。其妾所生的兒子亞比米勒慫恿示劍娘家的人一起擁立他當王,這些人從偶像廟裡取出金子,亞比米勒用這錢僱用地痞流氓,在一塊大磐石上處決了基甸的七十個兒子,事發當時只有基甸的小兒子約坦逃脫成功(士師記九章3-5節)。
由此看到,基甸為家族所積攢的財富以及君王般的富貴,都只是在誘惑那位叫「我父親是王」的亞比米勒,讓陷溺私慾的他一心一意地只想當王。為達目的,他不擇手段剷除同父異母的眾兄弟,然後在血泊中洋洋得意地被示劍人擁立為王!
但是這位邀請眾樹來投身其蔭下的荊棘王(參士師記九章8-15節)並沒有風光太久。示劍城不旋踵就背叛亞比米勒,讓他陷入一場又一場的苦戰。就在亞比米勒瘋狂圍剿某座城池時,該城中的一位無名婦人從城樓上砸下一塊推磨石,哪知它就不偏不倚地擊破了亞比米勒的頭顱。亞比米勒在自尊心的作祟下,催促拿兵器的少年人殺了他,免得他被人恥笑是死於婦人之手(參士師記九章53-54節)。
就這樣,基甸家族在後續荒誕不經的歷史發展中驟然劃上句點。基甸生前為自己家族汲營的一切不僅付諸東風,子孫也消逝在歷史長河裡,叫人悲嘆唏噓不已。
只要祝福不要主的終局
「功名利祿」是何等大的試探!用王者之尊所興起的家室多麼容易忘記耶和華的恩惠與聖潔,失去起初的單純及謙卑心志!
基甸的崛起跟掃羅很相似,一開始蒙召時,兩人都認為自己是至卑至微(士師記六章15節,撒母耳記上九章21節),都對所要承受的天命感到猶疑或膽怯(士師記六章36-39節,撒母耳記上十章22節)。一旦得勢,他們卻變得驕矜乖戾,不可一世地張狂膨脹。
基甸用所取的金銀在故鄉俄弗拉塑造以弗得,讓自己全家與以色列民陷入拜偶像的網羅。他又妻妾無數,聲色淫佚,埋下子嗣遭受殘殺的惡因。掃羅則是討好百姓,得罪上帝,進而魔慾攻心,無所不用其極地追殺下一位受膏者。
這兩位被耶和華上帝拉拔到高位的卑微人,最後都迷失在權位跟富貴之中。或許他們認為自己「配得」尊貴與權位,到最後他們在乎的是家族的榮耀與地位,而不是自己與家人有沒有上帝的同在。
基甸這一家無疑對我們是很好的提醒。當我們全家蒙上帝之恩,得享祝福的同時也當自省,我們是否逐漸將祝福看得比賜福的上帝還來得重要,以致顧此失彼,到最後不僅失去表面的平安,連上帝的同在也遠離無蹤?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