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舊約看家庭》撒母耳這一家

3402-large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撒母耳年紀老邁,就立他兒子作以色列的士師。長子名叫約珥,次子名叫亞比亞;他們在別是巴作士師。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撒母耳記上八章1-3節)

撒母耳是終結士師時期,開創以色列聯合王國的劃時代領袖。他集士師、先知、祭司三重職份於一身。他是把以色列全體會眾帶向耶和華上帝的屬靈巨人,也是膏抹掃羅與大衛兩任君王的國族耆老。如此偉岸的人物,生平竟然也重蹈其師尊以利的覆轍,落入兒子不肖、惹人閒話的光景之中…。

父親典範的失落
「撒母耳」的意思是:「祂的名是上帝。」這個由母親哈拿所取的名字極富巧思,名字的希伯來發音聽起來就像是指「上帝聽見」。確實,年幼的撒母耳從小就聽見上帝的聲音,而上帝也垂聽了他母親的禱告,讓他終生成為事奉上帝的拿細耳人。

以利是撒母耳自幼效法的屬靈導師。以利雖然本身有兩個兒子,但他仍以恩慈善待撒母耳,耐心教導撒母耳回應上帝的呼召,讓他承繼屬靈衣缽,接替他成為士師與祭司。

撒母耳自幼被帶到示羅的會幕操練事奉,論到「為人父母的榜樣」,他的學習對象也只有祭司以利一人。以利教導撒母耳辨識從神而來的聲音,並且心存敬畏地回應神的呼喚;然而,以利本身卻是一個完全無法對兩個兒子產生影響力的父親!

以利到了58歲才開始蒙召擔任以色列的士師。據推算,當撒母耳被送來示羅接受以利的教養時,這位前輩的年紀早已老到可以當撒母耳的爺爺,而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跟腓尼哈的年齡也足以成為撒母耳的父執輩。

以利內斂低調,他的兩個兒子則是囂張輕慢,撒母耳應該都看在眼裡。撒母耳雖然無法從這個缺乏好榜樣的祭司家庭學習如何扮演好稱職父親的角色;但是,上帝卻早已在撒母耳幼年領受神諭之初,藉由警告以利這一家,來警戒撒母耳的心,耶和華說:「我曾告訴他必永遠降罰與他的家,因他知道兒子作孽,自招咒詛,卻不禁止他們。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說:『以利家的罪孽,雖獻祭奉禮物,永不能得贖去。』」(撒母耳記上三章13-14節)

忽略教養的責任
長大成人後的撒母耳,果然不負眾望,承挑牧養以色列民的重責大任。

撒母耳記上七章15-17節記載:「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師。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這幾處審判以色列人。隨後回到拉瑪,因為他的家在那裏;也在那裏審判以色列人,且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

撒母耳有兩個兒子,長子叫約珥,次子叫亞比亞,名字的意思分別是「耶和華是神」,以及「耶和華是父親」。我們由此可知,撒母耳對上帝心存敬畏之意。他不僅高舉上帝的神權,也尊榮上帝是他們的一家之主。

可是,長期在外服事的撒母耳,居然也開始像當年的以利一樣,疏忽了教養兒女的責任。長達廿年的時間,他經常在外巡行,把以色列子民的心帶回到上帝的面前;在不知不覺當中,他兩個兒子的心卻是離上帝愈來愈遠。隨著撒母耳的聲望如日中天、成就非凡,兒子們卻也開始收受賄賂、靈性衰竭。

不行父道曲枉正直
從撒母耳為兩個兒子的命名中,我們看到他為父的心腸。他渴望兒子尊主為大,並且以上帝為他們永在的父和全能的神。於是,他立他們為士師,協助仲裁以色列人。他們被差到以色列南境的別是巴,那裡曾是族長亞伯拉罕與以撒築壇的地方,又稱為「盟約之井」。可惜的是,撒母耳的兒子們卻行為背道,做出羞辱父親名聲的醜事。

聖經直言撒母耳的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撒母耳記上八章3節),導致以色列的長老聚集到拉瑪見撒母耳,毫不留情地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撒母耳記上八章4-5節)。

這是何等悲哀的事!一位忠心服事上帝的好牧人,最後是親耳聽見自己的羊群告訴他:「你兒子不行你的道」。這對撒母耳來說,不僅顏面盡失,也的確是莫大的打擊。

不知撒母耳聽到長老們的陳請時,是否想到他當年領受耶和華的默示,聽見上帝對以利的警告:「因他知道兒子作孽,自招咒詛,卻不禁止他們。」(撒母耳記上三章13節);不知他是否也回憶起:當年以利兩個兒子曾如何威風八面地抬著約櫃出去迎戰非利士人,卻落得一敗塗地,慘死沙場!(撒母耳記上四章10-11節)。

此時此地親耳聽聞長老們訴願的撒母耳,若遙想當年的事件,再對比今日光景,想必是不勝唏噓,愴然無語。他只能默認自己的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至終在上帝的子民當中留下臭名。

將兒子們領回上帝面前
撒母耳生前,曾為著以色列百姓不要得罪上帝切切代求(參撒母耳記上十二章23節)。在詩篇九十九篇6節,以及耶利米書十五章1節當中,我們都可以看到先知撒母耳被列為代求者的典範。

然而,身為百姓中保的撒母耳,在他有生之年,試問:有誰是屬靈領袖的代求者呢?

屬靈領袖通常被賦予重任、被過度神化,但他們其實也是凡夫俗子,仍需料理家務、教養兒女。只是,他們肩挑更沉重的託付,既要照管自己的家,又要照管神的家。雙重的壓力加諸在他們身上,有誰為他們守望呢?領袖的孤寂與重擔不外乎此。

感謝信實的上帝,祂親自出手保守了撒母耳一家!詩篇一四七篇11-13節說:「耶和華喜愛敬畏他和盼望他慈愛的人。耶路撒冷啊,你要頌讚耶和華!錫安哪,你要讚美你的上帝!因為他堅固了你的門閂,賜福給你中間的兒女。」

雖然,我們不知道撒母耳的代求者在哪裡,但神確實親自堅固了他的門閂,賜福給他的子孫。筆者也堅信,當撒母耳從長老那兒聽到他們指責他的兒子不行他的道時,他即時力挽狂瀾,將兒子們領回上帝的面前。

聖經記載:「撒母耳對以色列眾人說:『你們向我所求的,我已應允了,為你們立了一個王;現在有這王在你們前面行。我已年老髮白,我的兒子都在你們這裡。我從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們前面行。我在這裡,你們要在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給我作見證。我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裡受過賄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償還。』眾人說:『你未曾欺負我們,虐待我們,也未曾從誰手裡受過甚麼。』撒母耳對他們說:『你們在我手裡沒有找著甚麼,有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今日為證。』他們說:『願他為證』。」(撒母耳記上十二章1-5節)

年老髮白的撒母耳,敢帶著兒子站在會眾面前接受挑戰,並且聲明他若虧負過誰,都願意立即償還。此等擔當,是我們在以利身上未曾看見的。

兩任祭司後代結局大相逕庭

對照以利的兩個兒子掠奪祭物,與會幕前事奉的女同工苟合,在戰事中順應民情、扛抬約櫃出巡上陣之舉,我們可知以利早已無力阻止兩個兒子的為所欲為(參撒母耳記上二章13、22節;撒母耳記上四章3-4節)。

可是,撒母耳卻把兩個兒子領到會眾面前接受面質,誠實且毫無遮掩地接受眾人的檢驗。若有任何行事不正,他都願究其責、扛其任。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撒母耳與以利都曾犯下疏於管教兒子的過失,但兩個祭司家庭的最終結局卻是大相逕庭。

我們可以從歷代志上的利未人族譜中發現,大衛時期的詩班領唱希幔正是撒母耳的孫子。歷代志上六章33節記載:「供職的人和他們的子孫記在下面:哥轄的子孫中有歌唱的希幔。希幔是約珥的兒子;約珥是撒母耳的兒子。」

子孫活躍的事奉

希幔是大衛時期聖殿詩班的領袖之一(歷代志上廿五章1節),他本身也是先知。歷代志上廿五章4-6節特別記載:「希幔的兒子布基雅、瑪探雅、烏薛、細布業、耶利摩、哈拿尼雅、哈拿尼、以利亞他、基大利提、羅幔提以謝、約施比加沙、瑪羅提、何提、瑪哈秀;這都是希幔的兒子,吹角頌讚。希幔奉神之命作王的先見。神賜給希幔十四個兒子,三個女兒。都歸他們父親指教,在耶和華的殿唱歌、敲鈸、彈琴、鼓瑟,辦神殿的事務。」

「七」這個數字按希伯來的傳統被視為完全。而希幔卻擁有七的倍數,也就是14個兒子。聖經還一反常例地記載希幔擁有三個女兒,這表示他的女兒也同樣大有恩賜。這個家族都是事奉上帝的人,好一幅「金玉滿堂」的闔樂景象!

希幔的名字是「信實的」。上帝果真對撒母耳一家顯出信實,讓他的子孫希幔承續祖父對上帝所擺上的忠誠事奉,全家來到聖殿前事奉永生神。以利一家被剝奪的,都歸給了悔改的撒母耳這一家(參撒母耳記上二章35節)。唯願所有事奉上帝的家庭也都如同撒母耳這般蒙福,後裔得以繼續手潔心清的事奉主。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