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狐獴學愛家 早中晚Family Time擁抱家人

428-large


非洲沙漠裡一種原始生活的迷你動物─狐獴(Meerkat),可以讓21世紀的華人家庭重新學一門生命功課─愛家。

 

去年出版的《遇見狐獴學會愛》,是華人世界第一位狐獴攝影師溫芳玲(Lisa Wen),記錄自己從生活在南非喀拉哈里沙漠的狐獴家族身上,尋回從小在原生家庭所缺乏的「愛」,每每看見狐獴願意犧牲自己來保護家人,內心總是激盪感動不已。

 

2011年至今已五度前往非洲與狐獴相會的溫芳玲,去年開始應邀在各級學校及少輔院演講,與年輕人分享狐獴的生命故事與特質,引導年輕一代有盼望去尋回家庭與手足緊密關係的美好。

 

溫芳玲是一位基督徒,因為看到華人家庭觀念正面臨崩解危機,職場上的她,將本業所賺的錢投入在製作狐獴動畫與文創,盡己之力希望與台灣、中國等地更多華人家庭分享:上帝創造狐獴,正在教導人類學習很多「愛家」的功課。

 

一夫一妻、長幼有序、生養眾多

溫芳玲跟隨國外研究團隊在沙漠觀察至今,看見狐獴一定是生活在家庭團隊中,沙漠險惡環境若一落單就有生命危險。特別的是,狐獴家族完全是一夫一妻制,近親不交配。她與研究員曾討論過,這五年一直追蹤的狐獴家族,幾乎沒看過有外遇事件。

 

母系社會的狐獴更是長幼有序、非常順服,家族裡發號司令者是媽媽。狐獴哥哥姊姊在覓食過程中,如果還有更年幼的弟弟妹妹要餵養,就會優先去哺育下一代。溫芳玲說,這幾年乾旱饑荒嚴重,狐獴好不容易找到食物時,還願意先給更小的弟弟妹妹,這很難ㄟ!因為人類大多是自己有餘才會給其他人,但狐獴一定是先給最小的弟弟妹妹,是很有神性的動物。

 

狐獴以家族為單位,過去一個家族約20-30隻,但氣候暖化造成喀拉哈里沙漠自2012年後嚴重乾旱,現在狐獴家族平均規模只剩10隻左右。她提到,狐獴媽媽一年可以生3-4次,一次生1-4隻,只是現在沙漠存活率大概要腰斬,整個保護區從鼎盛的600多隻,現在只剩150隻。

 

「人類過度消耗、破壞,造成環境變為惡劣,所以狐獴現在是面臨存活率低的問題。」她指出,但狐獴媽媽還是會努力生產,與人類有少子化現象不同,狐獴真的是「生養眾多」,她就親眼看過大型狐獴家族,裡頭超過20隻兄弟姊妹都是親手足。

 

親密擁抱、角色分工、無私傳承

狐獴是典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沙漠夜裡非常寒冷,所以狐獴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曬太陽暖身體,接著就出門展開一整天的覓食之旅。中午氣溫高達38-40度,牠們就在樹蔭下休息。傍晚太陽下山前會回到洞穴聚集,這時就是狐獴全家族的「Family Time」,家人會窩在一起互相理毛、挑寄生蟲。溫芳玲說,事實上,狐獴早上出門前及中午午休,也都是全家族玩在一起的相聚時光,等於早中晚各有一次「Family Time」。

 

讓她感到溫馨的是,狐獴從一早曬太陽就會抱在一起,擁抱對牠們來說是一種依存關係,確認家族成員彼此關係。狐獴常常抱在一起,小狐獴走一走累了,哥哥姊姊也會給予擁抱鼓勵,所以溫芳玲稱狐獴為世界上最愛抱抱的動物,並暱稱為「抱抱獴」。

 

而且狐獴很樂觀,縱使面對生活環境很多挑戰(如饑荒),但牠們每天不可少的就是「擁抱家人」。溫芳玲反省說,擁抱應該是人類家庭要有的親密行為,可是家人間是不是已經慢慢沒了呢?

 

令研究員們想不透的是,狐獴家族角色分工非常清楚,媽媽負責發號司令管理一家生活,爸爸是衛兵長保護一家安全,另外有保母、餵食員(6-8周狐獴寶寶需餵食)、衛兵、訓練員(教寶寶覓食)及清潔員(洞穴通道打掃),由哥哥姊姊輪流擔任。

 

溫芳玲曾跟英國劍橋大學教授Tim分享,教授談到自己觀察不下上百種動物,坦白講狐獴的家庭結構跟彼此的關係,是他觀察20年還無法解密。例如剛出生2-3周狐獴寶寶不能離開洞穴,需要有保母留下來照顧(因沒出去覓食,保母要餓一天),到現在不能解密狐獴的「排班表」是怎麼排的,哥哥姊姊誰當保母或保鏢、衛兵。溫芳玲開玩笑說,「狐獴晚上在洞穴一定有秘密會議,討論隔天誰做什麼」。

 

溫芳玲很欣賞狐獴的「無私」,一切都以家族目標及下一代優先。牠們身上也看到很清楚的「傳承」,爸爸媽媽教哥哥姊姊,哥哥姊姊就會再去教弟弟妹妹,學會整個生活次序與規則方法,在傳承中也凝聚家族力量,使牠們更加彼此相愛。

 

面對挑戰、守衛家人、為愛犧牲

溫芳玲在觀察狐獴過程中,也看見牠們很樂觀地面對挑戰。例如沙漠大乾旱,狐獴扒土覓食許久都沒收穫,但滿臉泥土的牠們抖一抖就繼續向前尋找下一個機會,一旁的溫芳玲看到覓食徒勞無功,心中的失望可能比狐獴還大,但牠們就是容忍挫折、拋下錯誤向前。狐獴手足間玩耍有時跟人類一樣會吵架,互咬尾巴,但牠們總能夠立刻和好。

 

當狐獴家族面對掠食者時,一有危險第一件事就是保護狐獴寶寶。例如當蛇靠近時,狐獴爸爸媽媽、哥哥姊妹會群起包圍蛇,讓寶寶先走,其中有隻會趁勢咬蛇一下去轉變方向,但這舉動也可能犧牲自己的性命。但無論如何,狐獴為了家人絕對「不會落跑」。

 

狐獴爸爸擔任家族衛兵長,通常會帶最大的哥哥或姊姊,在家人覓食時擔任衛兵隨時警戒,有任何狀況就發出警報,讓大家可以逃命。擔任衛兵或保母都要餓肚子,只為了守護家人。有次溫芳玲遇到一隻衛兵連站4小時,她刻意趕牠去吃飯,衛兵還是不要,繼續站好好,不會擅離職守。

 

溫芳玲也曾遇到一隻擔任保母的狐獴「蜜糖」,家人因附近沒東西吃必須到很遠地方覓食,蜜糖就連續三天餓肚子留下來守護寶寶。她說,小傢伙三天沒進食等於預告死亡,尤其第三天傍晚家人還沒回來,她們於傍晚六點聯絡另一位研究員,得知蜜糖的家族往另一方向跑去,因太陽下山狐獴就不會移動,一切都大勢已去,大家坐在那就哭了。

 

溫芳玲當下有個感動要「繞境禱告」,把整個結果交託給神。她繞著蜜糖家族的領土一直禱告,繞了超過半小時,心中感到絕望就呼喊神。沒想到七點一到最後一刻,整個家族都衝回來,蜜糖與三個寶寶都安全了!「這真是神蹟!」溫芳玲感動地說,隔天有趣的是,三隻幼狐獴一直黏著爸爸,在洞口抱著一起睡覺,享受家人的保護。

 

溫芳玲將這段真實見證拍成影片,可上YouTube搜尋「屋客貓幫Uberkat ~ 保母蜜糖的奮鬥」。現在被稱為「狐獴麻麻」的她,也在臉書成立「I Love Meerkat 我愛狐獴」粉絲團,與更多人分享牠們彼此相愛的故事。

 

相關報導

狐獴麻麻溫芳玲 走進非洲曠野遇見神

在台灣狐獴不該是家庭寵物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